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都市之至尊军主 > 第174章 我不能躺,再痛也必须站着(一更)

第174章 我不能躺,再痛也必须站着(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崔万三如此张狂肆无忌惮的贬低西境军团,嘲讽他这位赫赫威名的西境军主,简直士可忍孰不可忍。

    但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

    沈天君就与崔万三赌一把,看看帝都的民众是否真的从来都没记起过他们这些军人为这片锦秀山河的繁荣安定所作出的贡献与付出。

    镇守国门,驰骋战场,每一战都是无往而不胜!

    看似风光无限!

    可其中包含了多少英雄血泪?!

    又有多少人看得到那一个个青春年茂、血气方刚的好男儿战死疆场,万箭穿心而亡?!

    战场上血流成河,累累白骨,又怎会全是异国战士所留下的呢?!

    留下这句话,沈天君转身便返回别墅大厅,若帝都民众真的尽是崔万三之流,那他就真的可以率领西境军团返回西境。

    什么十字军军团,什么九阀战乱都与他无关。

    他西境百万热血军人战士,用生命和血泪守护这片山河,慷慨激昂,不图回报,帝都民众过着挥金如土,荣华富贵的安定日子。

    也不需要你们看到疆场上的战士们流血牺牲,但至少心里应该知道,你如今过的优越生活是何人在守护?是用怎样的代价在守护?

    沈天君的背影高大伟岸,但在此刻却看起来十分落寞,他一身正气,坚信人性本善,所行之事无愧天地,上对得起父母宗亲,下对得起黎民百姓。

    他嗜杀,但他所杀之人都是大奸大恶之辈,从不滥杀无辜!

    江南市一行,虽说处决了一些普通人,却也是无奈之举。

    为人子女,子欲养而亲不待,本就是世间最无奈之痛,又得知父亲和大哥死因有异。

    谁能不怒?谁又能做到不怒?

    沈天君贵为西境军主,集万千瞩目于一身,荣耀无双,但说到底他也终究逃不开,人情世故,恩怨情仇!

    “滚吧,今日先不取你狗命!”

    任野察觉到沈天君的情绪,愤怒的冲崔万三大喝一声。

    “你……”

    崔万三被众人的气度吓到了,难道真的是西境军主?

    “还不走?想动手是不是!”

    卫军拳头紧紧握起,阴沉着脸看向崔万三凶神恶煞的喝道。

    “好好好,今日暂且让你等嚣张一阵。”

    崔万三目光闪烁,迟疑了片刻后,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给自己找了台阶下,随后大手一挥带着人离开,只是在离开的时候他的目光还不忘恶狠狠的瞪一眼颜如锦。

    “天君他……他的性格与妹妹真像,大公无私,事事都想着他人。”

    颜如锦看着沈天君的背影,忍不住眼眶泛红:“如今的天君更是心系天下,忧国忧民,若是帝都民众真的那般绝情,就真的令人寒心啊。”

    “军主虽贵为我西境军主,但他身上所受之伤不会比其他军人少,只是他比我们任何人都坚强,即使伤得再重,他也会咬牙坚挺的站着,我询问他:军主痛就躺下养伤。”

    任野对于沈天君是打心底佩服,目光出神的盯着沈天君的背影回忆道:“但他只是摇摇头,依旧笑着开口:我不能躺,再痛也必须站着,因为我是你们的旗帜,我倒下了就意味着西境军团的战旗倒了,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只要有我沈天君在一天,西境不败天军就不会倒。”

    “公道自在人心,我相信还是有很多明事理的民众,若非如此,我们的确该回西境了。”

    鬼叔挥挥手一笑:“好了,先休息吧,唐阀之人不知何时会来……”

    嗡嗡嗡——

    就在这时,一阵汽车的轰鸣之声响彻而起,没想到崔万三一行人前脚刚走,后脚又来了一辆车。

    “这回该是唐阀的人来了。”

    卫军正准备跟着鬼叔一同朝里面走去,正好这时又开过来一辆车。

    “鬼叔,直接杀了,没兴趣跟他废话!”

    房间里面传来沈天君平淡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显然他有点累了,不想再去跟唐阀来人废话半句,直接将其杀了来得快点。

    “好的,明白了。”

    闻言,鬼叔轻应了一声,目光森然的等待着。

    “颜如锦,唐世杰少爷和詹金先生呢?”

    唐仁单枪匹马从车上走下来,手中提着一口漆黑的手枪,气势汹汹的走来,目光直接看向颜如锦质问:“我不希望听到什么废话,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我直接带你去唐阀,可就没现在这么好说话了。”

    “我……”

    颜如锦刚想说什么时。

    “你来晚了,他们都死了。”

    鬼叔直接站出来,目光中闪烁着玩味的笑容:“不过,我很快送你上路,应该能找到他们。”

    “什么?”

    唐仁听到这话,脸色唰的大变,他仿佛已经能联想到唐永林暴怒之下,将颜家满门灭尽的场面,想到这里他愤怒道:“你们完了,唐世杰你们都敢说杀就杀,所有人都得死,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唐阀的人你们都敢杀?疯了吗?”

    “唐阀的人很了不起嘛?正好杀的九叔你们唐阀的人。”

    鬼叔耸耸肩,一脸轻描淡写的表情开口道。

    “大管家,直接宰了吧,困了!”

    卫军打了哈欠,一脸睡意道。

    “好,我杀,你收尸!”

    鬼叔笑吟吟的说了一声,随后他的身子如同鬼魅一般,等他再出现之时,他那只如鹰爪般枯瘦的右手已然抓在唐仁的脖子口位置。

    “你……你们是什么人?难不成你们没听过唐阀?颜如锦告诉他们所谓的唐阀是何等强势无敌的不朽门阀。”

    唐仁被鬼叔抓在喉咙口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大惊,太强了吧?怎么会这么快,死亡阴影笼罩而来,他知道自己只能用唐阀的名头吓唬一下:“敢杀不朽门阀唐阀的人,你和你所有的家人都会被千刀万剐而死,你可要想清楚了。”

    “我在来的时候就想得很清楚,唐阀的人我们之前便说好了,见一个杀一个。”

    鬼叔笑了笑手上也跟着开始用力起来。

    “颜如锦你……你疯了,与……与他们狼狈为奸,你会死得很惨。”

    唐仁目光恶狠狠的瞪着颜如锦。

    “不好意思,西境军团来到帝都为的便是将唐阀拉下神坛。”

    颜如锦冷笑着看着垂死挣扎的唐仁,突然间他感觉整个人仿佛被释放了般,完全被这种霸道强势感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