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闪婚厚爱:误惹天价老公 > 第四百九十二章:昨晚是墨尧

第四百九十二章:昨晚是墨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牧依然看着墨尧,“我进去看看!”

    墨尧沉着脸,“她刚打了镇定剂,现在应该睡着了。”

    牧依然闻言,当即惊了,“打镇定剂?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而一边的许尘,也是惊诧的看着老大。

    次奥……

    只知道,嫂子身上都是伤。

    可如今看样子,心理上也遭遇了创伤了?

    牧依然见墨尧不说话,也不再问了,直接就冲进了病房。

    只是……

    进入病房时,却没看到苏念。

    一时间,牧依然有些狐疑,刚才墨尧不是说,苏念打了镇定剂,现在应该是睡着了吗?

    可人呢?

    而这个时候,牧依然听到了,洗手间里面,是有“滴滴滴”的声音。

    牧依然走到了洗手间那边。

    敲了敲门,“苏念,你在里面吗?”

    可里面没人回应。

    牧依然隐约感觉不好,立即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在看到那洗手间里面的情况后,当即惊吓的大叫了,“苏念!”

    墨尧和许尘是在客厅那边的。

    在听到牧依然的大叫之后,也跑了进来,速度到了洗手间门口。

    苏念身上的衣服,已经染上了鲜红的血。

    而那张本就苍白的脸,因为失血过多,白的都开始发青了。

    牧依然此刻正手忙脚乱的摁着苏念的手腕。

    然而,即便如此,那血还是不停的在流。

    苏念割腕自杀了!

    ……

    苏念被送进了急诊室。

    牧依然在外面,着急无比。

    而后,看着墨尧,发怒道:“你到底对苏念做了什么!”

    真的只是因为,被下了药,和苏念发生了关系,那么简单吗?

    那为什么苏念要自杀?

    墨尧脸沉的发白。

    而面对牧依然的质问,面色冰冷的一言不发。

    牧依然心中实在是愤怒了!

    就觉得,墨尧这渣男,太可恶了。

    一而再的,伤害苏念!

    于是上前,狠狠的盯着墨尧,拉着他胸前的衬衫,“你这个渣男,你伤害苏念还不够吗?”

    语气愤怒吼道:“你一开始,口口声声说喜欢苏念,可是最后呢?就因为看到一张,苏念怀孕的照片,就认定她la

    交?你知道,苏念两年前,遭遇了什么嘛!”

    墨尧发沉的脸上,闪过了一缕疑色。

    听着牧依然这话,苏念怀了别人的孩子,另有隐情?

    墨尧目光死死的锁定牧依然,“你知道什么?”

    牧依然此刻愤怒的,将一些事情,脱口而出。

    “苏念当年是被人非礼了的!她根本就是受害者!可你呢?居然觉得她私生活混乱!”

    墨尧眸子沉了下去。

    小野猫当年是被人非礼的?

    墨尧沉沉的质问:“那她为什么要留下小孩!”

    牧依然咄咄道:“不错,那孩子是罪恶的种子,可对苏念来说,那是唯一和她血脉相连的存在!”

    一直稳重如山,情绪从不外露的墨尧,神色里终于闪过一抹慌乱。

    当初看到,苏念怀孕的照片时。

    他觉得被背叛了,认定了苏念的不洁!

    他们之前在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后,苏念曾多次表达,这六年来,她至始至终喜欢的只有“小黑老师”。

    可那张怀孕的照片让墨尧以为,苏念在国外的四年里,私下还和其他男人乱交在一起了。

    那她说的喜欢,对墨尧来说,就成了谎言!

    所以他认定,这是欺骗!

    可是如今……

    情况却和他想的不一样!

    墨尧薄凉的额头上,青筋暴跳。

    他误会了!

    许尘在一边,弱弱的嘀咕了一句,“我就觉得,嫂子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原来,嫂子真是从小惨到大。

    墨尧捏着手,低沉的质问:“为什么她不解释!”

    牧依然可笑的看了一眼墨尧,“解释了有什么用?”

    墨尧眸子发冷的盯着牧依然。

    牧依然可笑了一声,“不管她是被非礼,还是真有其他男人,可对你而言,不是一样吗?你在意的,只是她的不洁!你心里已经有了疙瘩,我的墨少爷!”

    墨尧手握成了拳头。

    ……

    而就在这时,急救室的门打开了。

    牧依然也没继续怼墨尧了,直接跑了过去,“她情况如何?”

    赵医生松了一口气,“幸好及时发现,脱离危险了!”

    就是失血有些过多……

    之前发现的时候,就已经陷入了休克的状态了。

    这也足见,苏念对自己下手有多狠。

    这是直接,就想要放干自己身体里的血啊!

    牧依然闻言,目光落在了苏念的脸上……

    此刻,苏念脸色还是苍白的发青。

    可是比刚才好了一点儿了。

    刚才脸色苍白好似,再稍微一碰,她就会碎掉一般。

    牧依然跟苏念进入了病房里面,一直陪着她。

    而墨尧则是在外面的客厅里,寸步不离!

    ……

    一直到下午,苏念从再次醒来。

    睁开眼睛,看到了四周的环境。

    脸上带着绝望的崩溃,“我……还没死……”

    苏念沙哑的说这话时,忽然手被人握住了。

    苏念下意识的就想抽开。

    只是,在看到牧依然那张关切的脸时,动作才停下。

    而后就听到,牧依然无比呵责声,“你不许死!”

    苏念的眸子里,尽是灰色。

    脑子里混混的。

    昨晚一些痛苦的画面,当即席卷而来。

    苏念手微微发抖了起来,眼泪不自觉的,就迷糊了眼睛,低喃道:“我……脏……”

    她本来就脏……

    而昨晚,让她身上的肮脏,再也洗不掉了。

    甚至……

    她那肮脏的一刻,还被墨尧看到了。

    估计现在墨尧看到她,都要反胃了吧?

    苏念遭遇了这些,人生灰暗的已经不想继续活了。

    她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牧依然听着苏念喃喃低语的话。

    又见苏念,眸子里死一般的灰色好似明白了什么。

    苏念难道,还不知道,昨晚非礼她的人,是墨尧?

    所以,才觉得自己又脏了?

    这才想要自杀的?

    牧依然想到这里,当即解释了一句,“昨晚和你发生关系的人,是墨尧!”

    ……

    墨尧刚听到房间里面有动静。

    当即条件反射的就站起来了,想要进病房里面看看苏念。

    只是,在要推开门的一瞬间……

    墨尧猛地想起来了。

    他如果冲进去看苏念的话,估计她情绪又会激动。

    于是,只能忍住推开门的冲动。

    而站在门口时,刚好听到了,苏念和牧依然的对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