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画堂归 > 第一百零五章 府里的天要变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黑得浓稠似墨。

    雨声密集如羯鼓,一声声敲在人心头。

    这样的夜人们都在屋子里躲雨,除了有急事非出门不可的人,这种天气,是没人肯到外面去的。

    卫宜宁静静守在朱太夫人身边,老太太吃了药已经睡下了,可她却不放心,执意留在这边。

    室内昏昏然,风声夹着雨声,摇撼着窗棂。卫宜宁坐在那里,静得如同雕塑。

    “五姑娘,”如意悄悄叫她到外间来,说道:“里头暗,咱们在外间边说话边做活儿也是一样的。”

    如意手里拿着针线,是一幅鞋面,上头绣着五彩云头,鲜灵灵地惹人爱。

    朱太夫人从不穿外人做的衣服鞋袜,就是每年过寿有不少人送,她也从不上身,压个一年半载的都赏人了。

    卫宜宁正在给老太太缝制过寿要穿的衣裳,虽说还有差不多一个月,可也得紧着做了。

    光绣花就得两三个人不落手地忙上二十几天,她和如意算是快的,两个人能顶三个人,但也要日夜的忙。

    “我把灯再拨亮些,”如意含笑说道:“姑娘也不用太着急,可别累坏了眼睛。”

    “这时候有活可做比什么都强,”卫宜宁低头浅笑:“不然靠什么打发时间?”

    夜雨敲窗,便是睡也睡不踏实的。

    卫宜宁手里的绣绷上已经有了半幅流云蝙蝠的团花,绣活精细,一针一线丝毫都不马虎。

    卫宜宁就是有这份耐性,在她这里几乎看不到不耐烦是什么样子。

    如意自认耐性不错,也还是跟卫宜宁比不了。

    “今天韦家下帖子请姑娘去做客,姑娘怎么不去呢?”如意问:“白天去逛逛也没什么,天这么长,消遣消遣也好。”

    “论理该去走走,看看义母去,可现在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卫宜宁答道:“府里头闹得沸反盈天,我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吧!何况祖母这些天身体不好,我便是出去了心里也总是惦记。”

    “后晌姑奶奶回去了,听说是老爷开口叫她回去的,”如意压低声音对卫宜宁说:“看来老爷是不准备叫外人过问这件事了。”

    如意并不爱说主子们的闲话,只是和卫宜宁例外,知道她是最稳重的,不会走露半个字。

    本来姑奶奶就是大小姐请来的,老爷本意也是不让外人插手。

    卫宜宁轻轻地应了一声,说道:“不管他们怎么闹,咱们两个只守好祖母就够了。”

    如意听了点头说:“可是呢!那边的事咱们左右也插不进手去,干脆就离得远一些。”

    大家族谁家没出过丑事?这种“私了”的勾当家家都曾上演。

    左不过是伪装成病死或意外,大家心知肚明,只是不说破。

    若是把京城里的这些隐私秘事编辑成书,只怕比《宏文大典》还要厚。

    只是卫家这回是主母偷人,和一般人家小妾、丫鬟比起来更耸人听闻罢了。

    但最终的处理也不过是大同小异,换汤不换药。

    卫宗镛再怎样也不可能容下包氏,私通下人,还有六小姐一条人命,哪能落得干净?

    “这府里的天要变了吗?”如意有些忐忑地说:“只求雨点别落到老太太身上。”

    她管不了别人的死活,只想着朱太夫人能够平安。

    “放心,祖母不会有事的。”卫宜宁一丝不苟的绣花,语气沉稳令人心安。

    如意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她总是莫名觉得卫宜宁值得信任。

    明明她还不如自己年纪大,可只要和她在一起就会觉得特别安全。

    雨势不见稍歇,到处都湿冷冷寒凄凄的。

    二管家卫升带着几个仆人穿过密密的雨幕来到软禁包氏的地方。

    他们一行人只提了一只灯笼,为的是不引人注目。

    该说的事先已经都详细的嘱咐过了,到了这里卫升只是比了两个手势,跟随他的人便会意,将手里的灯笼吹灭,悄悄走进了院里。

    负责看守的人在他们到来之后,都悄悄的退出了院子。

    有些事情,不知情才安全,所以他们走的很快,并且头也不回。

    雨似乎下得更急了,急切而嘈杂,像是要织成一张大网,把一切都网进去。

    门被推开,带进一阵夹着湿气的冷风。

    尽管有屏风遮挡,屋子里的蜡烛还是被风吹动,摇摆了几下,却没有灭掉。

    烛光映照下能看到床帐低垂,绛绡纱帐里头有个朦胧的人影躺在床上背对着外头。

    曾几何时,这里是他们绝不可能到的地方。

    里头的那个人让他们又怕又敬,在她身边连喘气都要小心翼翼。

    而如今,他们却成了结束她生命的人,这种反转令人心底最隐秘的念头变得活泛起来,颠覆了原有的认知。

    然而床上的人似乎睡得很沉,一动也不动。

    进来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打破这沉默。

    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把视线投向了领头的二管家。

    “夫人,老爷叫小的们伺候你上路!”卫升走到近前小声说道。

    床上的人似乎抖了一下,像是怕冷打了个激灵。

    她慢慢地坐起来并转过身。

    卫升此时也已经揭开了帐子,看到里面的人不禁愣住了。

    尽管她身上穿的是包氏的衣裳但却不是包氏,那是一张比包氏年轻很多的脸,带着惶恐不安的神色。

    “春草?!”卫升失声叫道:“怎么会是你?!夫人呢?!”

    春草是大小姐卫宜宓的贴身丫鬟,如果细一想她的身材和包氏的确有几分相似。

    “夫人呢?!”卫升预感到大事不妙,忍不住粗暴的呵斥春草。

    “我,我不知道。”春草狠命的摇着头:“是大小姐让我假扮夫人躺在这里的!已经一整天了。”

    “这下糟了!”卫升忍不住后背发凉:“快!赶紧四处找找!”

    跟随的人慌忙四散,没头苍蝇似的乱撞。

    卫升明知这样根本于事无补,包氏一定早就溜出府去了。

    “没有啊,二管家!”随从们寻了一圈,没有找到。

    卫升攒紧眉头,呐呐地骂了句娘。

    “带上这个丫头,去见老爷!”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