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画堂归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儿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喝吧!不逗你玩儿了!”吴六姐掩口而笑:“我该看我儿子去了!”

    “你什么时候有了儿子?”钟野奇道:“你是最近养了猫还是养了狗?”

    吴六娘是不能生育的,多少名医都诊断过了。

    她十几岁时嫁去了外地,一开始婆家对着她还不错,丈夫更是对她百依百顺。

    毕竟吴六娘生的貌美,且有酿酒的手艺,她婆家日子并不富裕,寡母守着独子过活,其貧可知。

    吴六娘嫁过去后靠着酿酒的手艺把日子过得越发红火,只是成婚好几年,她平坦的小腹依旧平坦,纤细的腰肢越发纤细。

    这个样子美虽然美了,可在盼孙心切的婆婆看来吴六娘这个样子就显然不合她的心意了。

    其实吴六娘心里也着急,但她天生好强,怕人笑话总是偷偷的去看大夫。

    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药下去,肚子依旧没有动静。

    时间长了,周围的人都说吴六娘不能生育,她婆婆也开始抱怨她是个不生蛋的母鸡。

    吴六娘一气之下回了娘家,特地到京城去找了名医诊治,但一连看了好几个,都告诉她不能生育。

    吴六娘心灰意冷回到婆家,却发现她婆婆和丈夫瞒着她买了一个外地逃荒来的十四岁丫头,就在她回娘家的这两个月,那丫头已然怀上了。

    她婆婆心满意足,丈夫也眉开眼笑。

    吴六娘却大怒,她不是不同意纳妾,而是就算纳妾也应该她这个正室点头。

    自己负气回了娘家,丈夫和婆婆非但没去接自己,反倒唱了这么一出儿,就那么等不及吗?

    但事情远不止如此,吴六娘回到自己房中,发现原本用来放置自己陪嫁东西和积蓄的柜子被撬开,里头除了两件粗布衣裳几只破烂头花之外,其他值钱的东西都已经不见了。

    婆婆振振有词的说,以后这个家她来当,吴六娘既然不能生育,不休她就已经仁至义尽了。

    丈夫虽然不说话,但显然不可能违背他的母亲。

    吴六娘又痛又悲又怒,把院子里的上百坛酒砸了个稀烂,之后找了文书先生写了一纸和离书和婆家断绝了关系。

    她的父母既担心她的前途,又生气她如此莽撞,还觉得和离丢脸,两位老人郁郁寡欢,最终一个死在年头一个死在年尾。

    吴六娘破罐子破摔,自己把家里的几间茅草房改成了酒馆,收留了一对老人帮她做杂物,就是那个哑婆婆和驼背老头。

    钟野因为每年都会来这里喝梨花酒,所以也就比较清楚吴六娘的遭遇,知道她没有生育能力,所以她说要去看儿子的时候,钟野就当她是在开玩笑。

    正在此时,又有两个人走进了酒馆儿。

    一个二十几岁,一个三十出头,都穿着青缎子裤褂,手里拿着马鞭,显然是赶车过来的。

    进来后拣靠门口的桌子坐了,直接要了两壶酒和两盘现成的熟牛肉。

    因为有客人来了,吴六娘便没往后头去,而是招呼这两个客人吃酒吃菜,不时地挑逗一两句,权当解闷。

    这两人似乎有急事,并不怎么招揽吴六娘,吴六娘知道没戏,索性到后面去了。

    好半天才回来。

    钟野笑道:“你儿子醒了?”

    吴六娘笑道:“刚才醒着,我逗他玩了一会儿又睡了。”

    钟野一笑继续喝酒,吴六娘这张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三句里有一句真的就不错了。

    另外一桌的两个客人似乎赶了很远的路,连吃带喝了不少后结算了酒菜钱,而后又问茅厕在哪里。

    吴六娘叫驼背老头:“老不死的,给这两位爷带个路。”

    吴六娘其实待这两个老人都不错,就是嘴头子上不饶人。

    那个老头子领着两个人去了后院,又过了片刻三个人回来,那两个客人从前门出去走了。

    钟野酒足饭饱就去竹林里头的躺椅上睡觉,吴六娘虽然知道他看不见,却还是忍不住狠狠剜了他一眼。

    之后也觉得有些倦了,就叫驼背老头照看着店里,她则去后头了。

    后院还有两间小屋,是她的卧室。

    钟野似睡非睡,忽然被哭声惊醒。

    吴六娘哭得撕心裂肺,跑过来一把抓住他道:“我儿子丢了!你快帮我找找!”

    “你儿子?”钟野眨眨眼:“你真有儿子?!”

    吴六娘的确有了个儿子,但不是她亲生的。

    去年五月里的一天,有个年纪不大的妇人到店里讨吃的,吴六娘见她穿的虽然破旧,但还算干净,不像是个乞丐,也许是遇到什么难事了,就好心给她煮了碗阳春面。

    那人吃完了面道了谢就走了,因为当时已经是黄昏,屋子里很暗。

    且没什么客人,吴六娘就想节省些,所以没点灯。

    那个人走了很久,吴六娘才发现她遗落了一个蓝花布包袱在桌子下面。

    拎起来就觉得不对劲,打开一看发现里头有个熟睡的婴儿,也不过一两个月大。

    等吴六娘再追出去的时候,哪里还有那个人的踪影?

    这个女人应该不是粗心遗落了孩子,想必是有意要把这孩子丢弃。

    这样的事情太多了,穷人家养不起孩子就会丢到路边或是别人家门口,想必那个女人也是贫穷无力抚养,才把孩子遗弃的。

    吴六娘于是收养了这个孩子,取名阿良。

    到现在这孩子已经差不多满一周岁了,还不会走路。平时很乖巧,也很少生病。

    吴六娘因为还要照顾生意,不能时时的照看他,把他单独关在卧室里,隔一个半个时辰就去看看,但也从未磕着碰着过。

    这个地方民风淳朴,从来没有发生过丢孩子的事情,所以吴六娘也就没怎么警惕。

    刚才她本想回房歇歇,却发现孩子不见了,门窗都关的好好的,孩子的小床都装了栏杆,绝不可能爬出来。

    再加上屋里地上有几个男子的脚印,这说明有人进来过。

    “钟爷!求求你替我找到我儿子。”吴六娘哭求道:“只要你能帮我找到他,我送你一百坛梨花酒,绝不失言!”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