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光之隐曜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被打散

第一百五十九章 被打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次的有点多啊!”

    穷凌话音刚落,拖着残影的身体已闪现到远方,犹如钢铁之躯的神兽体质让他能用自己的小腿直接和弯月形刀刃对碰,一脚将其踢飞,带动其后数十片刀刃一同破碎。

    在穷凌冲出去时,星则渊将匕首重新插回自己小腿边的刀鞘。墨星转移到右手,一颗大星团和一颗小星团的力量尽数使用,身体猛地向前,一拳打碎一片弯月铁刀。这种刀在每天锻炼的他们手中并没有特别坚硬!

    但星则渊还是面对着实力的挑战,一拳击飞眼前的两片刀刃,四周二十米高的刀片划开厚重的土地,像切面包一样轻松的快速朝他而来。身体一闪,催动咒文,身体倒飞冲出,身边甘索转目,正准备过来,星则渊却说:

    “没事!”

    不管什么东西,用的时间越久越熟悉!墨星似乎有了灵魂,本来缠在右手的墨星一瞬间又顺着星则渊的心意换到左手,而星则渊的右手上,森白色的光冲破苍穹。

    “团长就是帅!”

    罗天说着,扯下胸前锁链上的神农鼎和幼龙点金捣。

    “神农鼎,大!”

    高三十九厘米的坚定大鼎被罗天猛地放在地上,挡在段琴三女身前。

    “小心一点!”

    “嗯!”

    将幼龙点金捣插在她们身后,罗天的身体下一刻冲了出去。

    帝族中有祖传的五式,每一招都是战斗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这五种招式很难修行,只有帝族主族,也就是“摩西斯”姓的少数人才能将其完全学会。罗天没有战师的星团,但服用巫丸后可以将自身提升到极限程度,这时,他可以施展出“气厘”和“伤”!

    身体一闪而逝,罗天手中的铁棍每一次和刀片触碰都会留下或浅或深的豁口,但他战的很欢,帝族的血脉让他渴望证明自己!这么多的攻击就算穷凌都不能完全挡下来,不过他们所有人加起来可以!

    沫收起花剑福伊尔,这些刀片虽然不如钢铁坚硬,但怎么说也有二十多米高,花剑不适合这种战斗。沫的反应速度很快,一剑挡住,将其挑飞后,沫起身冲上五十多米的天空,随后一脚将其踢向另外两片刀刃。

    他修炼踢技,不仅仅是练剑。

    “咒文——掣风速!”

    右手持佩剑福伊尔,身体闪出一道黄色的雷电之光,沫消失在原地,高速移动的他可以将自己佩剑的砍击强化数倍。一片片刀刃破碎时,他停下的身体挡住一片朝着凡奥而去的刀刃。

    凡奥和辟宁站在神农鼎和幼龙点金捣两侧,等于将绛旋三女保护在中间。凡奥和沫对视,刀刃马上就要触及他的身体,锋利的二十米刀刃和沫对碰就像鬼神和普通人一样没有可比性!一个太高,一个不过两米!

    “沫!”

    凡奥大喊时,一道青色的气浪令刀片破碎。

    “别分神!注意保护自己!”

    甘索说着,身体前冲,挡在幼幽面前。

    “你干嘛?”

    “啊?”

    幼幽呆呆的拿着自己的匕首。

    “我去帮忙啊!”

    “要想帮忙就回去!”

    甘索说时,穷凌过来一把将其扔到段琴身边。

    六个人站在中间,其余五个*在五个方向阻拦它们。

    星则渊手中的元魂剑撕开空气,凛冽的寒冰色气浪锋利无比。

    甘索就站在凡奥斜面数十米处,站在原地挥动手中的刀,每一道气浪都撕裂刀片。穷凌的身体相比之下潇洒许多,他的身体不断穿梭,他阻挡的面积很多,帮身边两侧的星则渊和罗天承担了很多压力。

    罗天不断挥动的铁棍因为承受了太多次冲击,豁口越来越大,最后终于断裂,他的身体和移动的刀刃擦肩而过,锋利的气浪将他的面孔撕开一道口子,流出的血顺着刀刃的气浪飘走。

    辟宁和凡奥的箭矢全部用完了,举起幼龙点金捣,将其扔给罗天。

    “罗天,接着!”

    心跳一直在加速,难道你以为战斗是完美的艺术品吗?任何一个疏忽就有可能让你丧失世界上最宝贵的生命,接过幼龙点金捣,这可是七带铭文器。只是罗天和星则渊一样,不能完全催动它们的力量。

    幼龙点金捣像极了铁棍,它和神农鼎一样可大可小,只是有所限度,最大就现在这摸样,最小就如指甲盖。抡起幼龙点金捣,一片横扫的气浪如同罗天头顶冒起的热气,无数刀片当空破碎。

    沫的身体很快,他们铭刻的咒文质量很高,虽然咒文没有像铭文器一样以带记级,但“掣风速”是速度咒文里最高级的一种!

    在五人的联手下,没有一片刀刃能靠近他们背后三十米的六人。

    辟宁和凡奥手持一米铁剑冲了出去,幼幽在一边挥着拳头也想去帮忙,但又害怕帮倒忙。

    “到底有多少啊?”

    “五万多个!”

    穷凌说着,一脚令数百刀刃破碎。

    “我也好想去战斗!”

    每当这个时候小符都很无助,她看着大家都在奋战,她也想战斗!但无论她较小的身体还是手中的武器都不够她帮助大家。

    段琴坐在地上。

    “不让他们担心也是一种战斗!”

    刚才一直在神农鼎后调弦的段琴一抹膝琴七根弦,琴弦颤动,一股无形的气令段琴湿漉漉的衣服慢慢变干。自从面对“炎神佣兵团”后,她就一直没在战斗中弹过琴,但这并不代表她的手法生疏了!

    于琴弦上游走,每一个弹动的音符都送给正在战斗的七人。

    “刚好累了!”

    罗天呼出一口气,三分钟早已过去,巫丸已使用三颗,他的反应速度还是变慢了,即便他平时也在锻炼,但他依旧不是战师。而突然间的力量令他心头一颤,肌肉的疲倦被甩到九霄云外。

    他们战斗的速度明显提高了,即便已展开十数分钟猛烈的战斗,但他们于此刻,气势还是一下子猛地提升。柴火上的火焰会随着时间慢慢变小,但油会令它更旺!

    绛旋吃惊的看着段琴,这支队伍好强啊!他们都有各自的责任,战斗起来虽然不像军队那么整齐,但很团结,特别是甘索帮沫挡住刀片、辟宁给罗天掷去幼龙点金捣捣的时候,她感觉有一帮彼此信任的人……真好啊!

    星则渊挺胸挥出手中的剑,他很少使用元魂剑,但还是偷偷研究过的,他现在只能打开它的三带铭文,和墨星一样。不过它的威力很强,虽然星则渊每次使用它都会带来一定反噬,但必须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

    “都趴下!”

    元魂剑没有墨星那么柔和,使用的时间越久,它越想和星则渊沟通,它的力量在沉淀。星则渊吼出一声后跃起,在离地面十几米高的地方,星则渊用手中的元魂剑挥出一个圆弧。所有的刀片都在其下受到波及,星则渊眼眶欲裂,收起元魂剑后站都站不稳。

    幼幽在星则渊刚落地时就从后面扶住他,将他扶到大家身边,穷凌一个人站在以段琴小符为中心的高空,他的攻势像爆发的火山,像流星一样冲出去。

    甘索他们退后时,罗天忍不住笑出了声。

    “被打傻了?”

    辟宁挠了挠头,罗天差点没喘过气。

    “不是!你忘了?穷凌当时也用这招对付过我。”

    “我记得!”

    凡奥忍不住微微一笑,那时候罗天从星则渊的他们手里逃了出来,穷凌在追他,她也在暗处。

    “现在还不是谈心的时候!”

    穷凌说着,在阴暗的天空下,四周的刀齿碎片开始愈合,像拼凑的积木一样合为一体。

    “段琴,快收琴!”

    罗天将幼龙点金捣和神农鼎收回挂在脖子上,辟宁捡起两支之前射出去的箭矢,给凡奥一根后,他们围成一圈。

    “这些刀齿既然还能愈合?”

    “准备往西侧走。”

    星则渊有些虚弱,但勉强还能跑。

    “准备好了吗?”

    “好了!”

    大家异口同声,绛旋没有战斗,但现在也很紧张。

    “穷凌,开路!”

    他们不能犹豫,要是这些刀齿完全愈合,他们之前的战斗就没有意义了。星则渊一直都是一个善于抓住机会的人,穷凌起身时,他们已开始往西侧跑去。一圈又一圈的刀齿像大鱼的鳞片,

    “混沌之炁!”

    覆盖三百多米的刀齿若不直接突破就等于会被包围,穷凌右脚上出现沙质的气息,星则渊此时在脑中计划着。

    穷凌使用“混沌之炁”肯定可以一招突破,随后他们就得赶紧冲出去。从天空的角度来看,此时一个圆形刀环中有十一个小点正在快速移动,穷凌一脚踢在空气中,挤压出的空气令三百米之内的刀刃尽数成为粉碎,在它们散为一地时,一帮人迅速从中穿过。

    但是突然间,四周无数的刀齿开始转动,星则渊跑在前面,罗天他们跟在后面,甘索和沫则在队伍末端断后。

    “喂!”

    在穷凌落下的那一刻,星则渊身后有无数刀刃前来,半月形的刀刃重合,欲要斩断身后的所有人。

    “不!”

    一个队伍瞬间被断开,星则渊催动咒文挡住刀刃,不过几秒就被冲飞。身后的人被刀刃包围,只有幼幽一个人在扬起的发丝被斩断时冲了过来。猛地跌倒在地,星则渊去扶她时,她还傻傻的。不知道她是没刹住,还是故意要冲过来找星则渊。

    “笨蛋!要是被砍伤了怎么办?”

    “没事儿。”

    突如其来的刀刃隔断他们,刀刃闪出火花,四周还有很多继续朝着星则渊而来。它们的数量越来越多,星则渊吼道:

    “不要浪费力气,分开走!先保存实力!”

    穷凌冲出重围,先带着段琴四女一起离开,甘索紧随其后。罗天和辟宁被打散了只能往另一个方向走,星则渊这边的刀刃实在是太多了。在星则渊拉着幼幽走时,辟宁吼道:

    “沫!”

    一把拉住倒在地上的沫,三人朝着之前来的南部海岸而去,穷凌则带着四女前往漆黑的看不到任何东西的东部海岸。

    星则渊拉着幼幽。

    “快,跑!一直跑!”

    将幼幽推出几米,星则渊身体一停,“钢铁堡垒”被催动,虽然挡住了刀刃,但下一刻还是被击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