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听说,他还爱我 > 第二十七章 父亲的撮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芷蓝不敢动,像是一只温顺的野猫就那样被高旻朗搂在怀里,他的心跳近在咫尺,发出的砰砰声彻底的扰乱了芷蓝的心智。

    她闭上眼,十年前的一切似乎又在重演,回荡在她耳边的是那句她至今都无法接受的嘲讽:你就是杀人犯的女儿,你有什么资格跟高旻朗在一起?

    芷蓝猛的推开高旻朗:“你让我再想想!”

    看出了芷蓝的心烦意乱,高旻朗没有继续追要结果,他比芷蓝更明白,他们都需要时间。

    “好,那我送你上楼。”

    “不用了,这么晚了,你回去吧!”芷蓝把西装上衣送还给他,然后下了车。

    房间里是一股清香,芷蓝知道那是空气清新剂的味道,也是刘卓的习惯,她总觉得这边的天气跟兰州的比起来,总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客厅的角落里是运行着一个加湿器,刘卓说,虽然这样并不能真正改善环境,但是最起码有个心理安慰。

    “刘卓?”芷蓝看到卧室的灯还亮着,想着刘卓应该还没睡:“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芷蓝换了拖鞋,就进了卧室!

    虽然卧室灯光昏暗,可是芷蓝依旧能看到,刘卓哭过了。她走过去,坐在床边,小心的问道:“怎么了?想家了吗?”

    刘卓摇摇头:“不是,今早我已经打电话回去了,爸爸妈妈都很好!”

    “那你怎么了?”芷蓝抓过刘卓的手放在手心里:“要我猜,是不是陈智阳那小子找你麻烦了?”

    刘卓轻轻点了点头:“他说他要来这里找我!”

    “他疯了吗?”芷蓝生气:“好不容易你才放下他开始新的生活,他还死缠烂打不松手吗?到底想怎样?”

    芷蓝诚然是担心好友,可是对于陈智阳那种偷吃还不抹嘴的渣男,她更是恨之入骨。

    “他也就随口一说吧!”刘卓反倒安慰起芷蓝:“他从小到大都是妈宝男,什么事情都听他妈妈的,他要想来找我,他妈那一关他就过不了。”

    “那你也当心,千万别把在这里的任何信息透露给他!”

    刘卓点点头:“知道了!赶紧上床睡觉,顺便跟我说说你们今晚的进展。”

    芷蓝看着闺蜜心情变好,刚刚在车里的阴霾也一扫而光,她从刘卓的身上爬到床的另一侧,钻进自己的被窝,看着刘卓,嘴角扯动了一下,脸上是一抹阴柔的笑意:“还不错,都在按照我的计划走!”

    刘卓自然不能理解芷蓝这话的含义!虽然疑惑,但是也没继续追问,两个人很快进入了梦乡。

    高旻朗在洗澡的时候还哼着歌,心情真是大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想起芷蓝提到他胡子的事,立马找出剃胡刀。想想年少时的青皮胡,高旻朗又不自觉的笑了,原来芷蓝记得他们之间的每一件事情!

    睡觉之前,高旻朗特意给俊秋发了信息,因为太开心了,但是他又不想把和芷蓝之间的开心事分享给另外一个男人,于是只简单的发了两个字:晚安!不大一会,俊秋也回了两个字:有病!

    高旻朗哈哈大笑。

    第二天刚到公司,俊秋就揪着他不放,非要问清楚昨晚的信息是怎么回事!以前别说高旻朗这么谄媚的跟他说晚安,就算他打电话给高旻朗,接不接的还要看人家的他老人家的心情,昨晚倒好,竟然主动跟他说晚安,这小子肯定有什么猫腻!

    高旻朗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昨晚给你发了消息?我怎么不记得了?”

    “我也不必把证据拿出来给你看了!”俊秋早有预料:“你手机里的信息估计早就删掉了吧!精明的很呢你,不过据我猜测,你昨晚是不是跟人家莫小姐见过面了?”

    说起这个,高旻朗倒是有一事想请教俊秋,于是他冲俊秋勾勾手,待俊秋来到他身边,他小声的说道:“你说女孩子如果说考虑考虑,那是不是就代表有戏?”

    “当然了!成功率百分之五十嘛。”俊秋鼓掌。

    “五十?那不行,太少了。”高旻朗皱眉。

    “要我说,你现在当务之急就是一步一步来,不能急于求成!”俊秋摆事实,讲证据:“你现在就是那只小马,要想过河,你得自己亲自去试那河水的深浅,明白我的意思吗?”

    高旻朗嫌弃的不要不要的:“前两天是谁说要帮我?转眼就要让我自己单枪匹马的上阵,不够意思啊!”

    “其实我想了,这两个人的事情吧,不能掺和第三个人,很有可能会搞砸,为了以防万一,落人口实,我还是退出来比较好,你们自己解决!”

    “我看你就是为了让我请你吃饭!”

    俊秋嘿嘿的笑着,冲高旻朗举起大拇指,夸他后知后觉!

    医院里,芷蓝正陪爸爸在住院部旁边的一个小花园散步,许久没有这样近距离的在一起好好说说话了,父女俩都略显拘谨,毕竟十年前出了事故,他们就再也没有这样长时间的呆在一起,每次探监,除了问爸爸在里面过的怎样,就是嘱咐他照顾好身体。如今爸爸出来,芷蓝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提及往事,怕爸爸伤心难过,耿耿于怀,说起病情,又怕爸爸担心害怕,胡思乱想。所以芷蓝一路上都很闷。

    倒是爸爸先开了口:“你和旻朗不要总是别扭着,爸爸都没有怪过他,你又何必介怀呢?”

    芷蓝沉默着不说话,莫迪自是了解女儿性格的人,于是接着说:“那件事,要怪也只能怪我,不能牵扯他,事情已经过去十年了,你应该往前看!他既然有意与你再续前缘,你也不必端着。”

    芷蓝觉得爸爸这话一点都不中听,十年前爸爸入狱,他自然不知道出事以后的那段时间她是怎么过来的。她生不如死,受尽了周围同学的冷眼,谩骂和嘲讽,那段时间,她每天都不敢去学校,因为在学校,那些声音让她无所遁形,不管是去厕所,还是去食堂,亦或者班级里,走廊上,上学的途中,放学的路上,总之,全校上下都知道她是杀人犯的女儿。她走到哪里,那些声音就跟到哪里,甚至暴力的同学还会把她堵在厕所里,教训她一顿。

    芷蓝很早就知道,那些都是高旻朗的杰作,全校上下,谁能有他那样的号召力?他当年那样伤害她,凭什么如今他一句对不起,她就一定要说没关系?

    “爸,这事你就别管了,我自有分寸!”芷蓝扶着爸爸在木椅上坐下:“现在最要紧的就是你的病情!”

    莫迪看着女儿,唉声叹气了一会,继续说道:“好,爸爸不勉强你。其实,爸爸只是不放心你,将来有一天,爸爸不在了,我不希望,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这十年,你已经够痛苦了!”

    芷蓝红了眼睛,说来,这十年唯一支撑他走到现在的,爸爸是很重要的因素。可是如今真的十年过去了,爸爸却要面临着另一种痛苦。有时候,芷蓝不止一次愤慨命运的不公平,可是她却无力改变!

    “爸,你别担心,你会没事的!等你出院了,就回咱原来的家!”芷蓝蹲下去,手放在老父亲的膝盖上:“你还不知道吧,我把原来的老房子买回来了,我想着有一天,你回来了,妈妈也回来了,咱们还是一家人!”

    莫迪笑了,他不想女儿担心,于是拼命的点头:“好,爸爸出院就回去!不过...”

    “嗯?不过什么?”芷蓝隐约感觉爸爸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不过,你妈妈可能不会回来了!她已经嫁人了。”说完莫迪抬头,看向了别处,不敢直视女儿的眼睛!

    芷蓝心中一颤。然后呵呵一笑:“嫁人....嫁人好啊,妈妈还真是有远见...”

    坦白讲,这十年芷蓝不是没有四处打听过妈妈的下落。妈妈是一个胆小懦弱的人,爸爸出事了,她选择离开,芷蓝没有怪过她,人都是自私的!芷蓝想着如果有一天,妈妈还能回来,她定不计前嫌!可是如今看来,自己的想法该是多么幼稚,多么愚蠢,或许妈妈一早就想好了退路,只是那条路无论如何都退不到她这里来。

    “爸...”芷蓝开玩笑说:“没关系,只要你养好身体,我到时候也给你介绍老伴!”

    莫迪用手指点了点女儿的额头,嗔怪她:“真是没大没小!”

    其实芷蓝只是不想让爸爸难过,如今已嫁做人妇的那个女人,是他曾经爱过的女人,想必爸爸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应该才是最痛苦的人吧!

    芷蓝请了一上午的假,特意来陪着爸爸,时间流逝的很快,一上午,就这样结束了。

    莫迪催促着芷蓝:“快回去上班吧,爸爸手脚灵便,还没有到你伺候左右的地步,许多检查我自己一个人能应付!你就别担心了。”

    芷蓝不舍的点点头,然后嘱咐爸爸:“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打电话给我。我一有时间就会过来。您千万别自己扛着。”

    莫迪也点点头,催促着女儿离开,芷蓝一步三回头,刚走了几步,突然听见爸爸说:“丫头啊,别怪旻朗,他真的不得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