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修仙游戏满级后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抓星星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三月回头看着叶抚,眼里充满了探求与询问。

    叶抚一边看着那陨星雨之中的气机鼓点,一边说:“来自天外的陨星雨裹挟着虚空的力量,虽然强大,但并不是无法面对。”

    “老师你能拦截陨星吗?”

    叶抚笑笑,“应该可以。”

    秦三月眨眨眼,然后笑着说:“真厉害。”

    陨星雨中拦截陨星的人并没有被多少人看见,他们不能像秦三月一般可以凭借气息感知去捕捉,也不能像叶抚一样,单靠一对眼睛就能看到,也不能像这二楼的其他人可以用特殊的法宝是看到。

    “你们看到了什么?我也想看!”胡兰看不到,见姐姐和先生都看得到不由得心里不岔。

    叶抚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一缕气息附着在她的眼睛上,那陨星雨中场景便一览无遗。她震撼了,震撼于那般对抗自然奇迹的伟力。

    一楼的人看陨星雨的美与震撼,二楼的大多看陨星雨所带来的虚空力量,少部分人看到是那拦截陨星的人。

    在他们眼里,无数道火点在那男人身周爆发,如同成千上万人在毫无克制地施放神通法术。高速的拖着长长光尾的陨星呼啸而过,虚空与空气冲击碰撞所倾泻出的力量肆意地席卷周围的一切,切割着那男人身周的一圈光晕。但即便是面对着这般狂暴的力量,那男人也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稳稳地立于星空之下。

    空气的爆涨、炙热的火光、蛮横的冲击都无法突破他的防线,无法击溃他身周的那一圈光晕。

    叶抚比所有人都看得更加清晰,他清晰地看到那男人嘴角洋溢着的自信危险,双眼里没有丝毫的警惕和担心,尽数是定然可以拦截下陨星的自信。

    他对自己很有自信。叶抚也知道,他的确有这个资本去自信,他很强大,已然不再是先前所碰到过的年轻一辈。

    二楼的其他一些房间,此刻充满了对那男人的讨论。

    “那人是谁?”

    “看不太清楚面貌,手段是专注力量,极大可能是仙武同修的人。”

    “境界如何?能够凭借肉身拦截陨星,普通的洞虚都做不到吧。”

    “又没有在那样的境界里呆过,哪里知道到底有多厉害啊。”

    他们猜测那人的身份,猜测那人的境界,但到最后都只得到个“很厉害、招惹不起”的结论。

    却在飞艇最底层的某一间房里,穿着简单便服的头发斑白之人皱着眉,他面前站着一个面貌成熟的女人。

    “他实在是太乱来了!”老人的语气明显实在压抑愤怒。

    女人安慰道:“天官大人莫要置气,他本事很大,也不至于是乱来。”

    老人闷哼一声,“简直愚蠢!这次神秀湖之行不知道多少人关注着,他这就露面了,这不明摆着告诉别人这次大玄王朝里来的是位皇子吗!”

    女人一笑,挽了挽头发,“总要知道的,早知道也没什么影响。”

    老人说着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他还是太莽撞了,这么多年不见长进啊!以他的本事,要是有太子一半稳重,帝位都坐稳了!”

    女人挑起嘴角,语气古怪地说:“天官大人,这般话可不能乱说啊。”

    老人双眼陷入深沉,撇过头去看着远处地陨星群。他岔开话题,“你同他走得近,知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要去拦截陨星。”

    女人一笑,“大概是试一下自己的本事吧。”

    老人闷哼一声,如雷般在她心头炸响,“不要高估我的脾气。”

    女人脸色微白,气息稍稍乱了些,不过脸上的笑意还是不变,“大人真是开不起玩笑啊。”接着她又说:“三皇子三个月前在君安府拜访何家家主和居老先生的时间里,遇见了一名女子,升起了一些兴趣,恰好那名女子也要到神秀湖去,三皇子就和她碰到一起了,我猜啊,拦截陨星这件事或许和她有关。”

    “女子?恰好?”老人皱眉沉思,想了想后问:“他是玩玩而已,还是怎样?”

    女人摇头,“这一点我不太知道。”

    “哼,当初你差点把帝后的位置哄到手,小孩子的情情爱爱还看不出来吗?”

    “我老了嘛。”女人温声一笑。

    老人沉思片刻后说:“这段时间不能出岔子,不管他是玩还是认真的,想办法把那女子和他隔开。”

    “你是要我处理掉她?”

    “随你如何处置,只要不让她影响到三崽就是。”

    女人一笑,“嘴上说得狠,但还不是一口一个三崽的叫。”

    老人面色一沉。

    女人见状连忙推门而出。

    陨星群中。

    庾合目光不断游走在每一颗向他冲过来的陨星。他在寻找着让他感到满意的。

    这里四处都是爆亮的火光,每一颗陨星都像是一条火龙,呼啸而来。不过对他没有丝毫影响,甚至连他的衣角头发都损伤不了分毫。

    忽地,在群星耀火之间,如同惊鸿一瞥,一道极其特殊的光闪烁而过。那是分明的柔和银白色,在耀眼的火白色之中显得格格不入,就像一群糙汉子里混进了一个娇柔的小女孩。

    庾合眼神里的光同那爆亮的火光一般,炽热而耀眼。几乎是看到那颗陨星的瞬间,他就不由分说地决定要将它给拦截下来。他没有选择去同那颗陨星正面冲撞,当然,他不是怕承受不住,是怕那陨星承受不住。他选择的是同他的气息完全相反的,一种柔和的神通进行拦截。一股灵潮在他丹田之内涌起,然后顺着经脉四处游荡,最终汇聚成河水波纹一般的屏障,径直地面对上那颗陨星。

    那颗散发柔和银白光芒的陨星在远处看上去或许是慢慢地拖长着尾巴前进,但在庾合这个位置看来,则是瞬息万里一般的存在。

    撞击!

    那颗陨星撞在水纹般的屏障上,没有想象中的火花飞溅,更没有刺耳的摩擦声,像是巨人的拳头砸进厚重的棉花一般,没有爆发出任何力量来。陨星涌入水纹的瞬间,水纹便如同流沙一般聚拢,然后翻开,然后聚拢,如此往复好几次后,灼热的高温同蒸腾的水雾一起消散。

    庾合伸手一招,将那由水纹裹挟着的陨星抓了过来,他放到眼前,用欣赏的目光去看待。

    “漂亮!”

    不是说自己的手段漂亮,而是赞美这颗陨星。

    虽然说着是陨星的名字,但实际上只有一个指节那般大。这颗陨星如同夜明珠,十分圆润,也散发着同样柔和的光芒,只不过光芒是银白色的,在柔和之中贯穿了一种无言的冷意,面对这般冷意便像是在面对冰冷的虚空。

    陨星上有着看似规则但又让人无法理解的纹路,像是精心雕刻的,又像是无数次碰撞后留下的。

    虽然的确是漂亮,但庾合在意的并不是其漂亮的外貌,在意的是其中蕴含着的神奇力量。

    这颗在陨星群中,独一无二的陨星有着一个具有诗意的名字——星辰之眼。它不同一般陨星,是游荡在虚空中的陨星体,它是死亡的星辰内核的一部分,承载着星辰永恒一般的生命之光,是珍贵的存在。

    庾合身临这陨星群也只是试着找一找有没有这样的存在,倒没想到还真的有。

    这一颗陨星被他捕捉到后,也就宣告着这一次的陨星雨到此结束了。

    一楼的人们欣赏了壮美的陨星雨,很满足,二楼的人们见到了了不得的手段,同样也很满足。庾合收获了一颗星辰之眼,是最为满足的。

    庾合将这颗星辰之眼收好后,摇身一动,便如同利箭一般穿透空气朝着飞艇这边飞来。

    像是提前安排好了一般,在庾合临近飞艇的时候,笼罩在飞艇外面的那一层保护屏障张开一点,待他进来后便关上。

    等候在飞艇甲板上的是一个身穿雕花铜衣的中年人和一个体态成熟的女人。

    庾合落在甲板上,将整个甲板踩得嘎吱作响,这让那中年人听来不由得心疼。

    “恭喜庾公子!”那中年人率先开口,笑着说。

    庾合将头发收拢甩在后面,然后回道:“感谢宁管事配合我。”

    那中年人名宁安匣,是这飞艇的最大管事。

    宁安匣摇头笑着说:“哪里哪里,这般小事不算什么。”

    庾合点点头,转而面向那成熟女人,略显歉意地说:“窦娘,没有提前和你说,怪我。”

    女人名窦问璇,是随他一起来东土的长辈,按照吩咐,是要他听从她的安排。

    窦问璇呵斥道:“你这太不像话了,麻烦了宁管事不说,还凭空地让我好一场担心,下次再这般,我就要同你父皇说了。”虽说是呵斥,但语气反倒是对晚辈的宠爱。

    庾合双手合拢,像佛家弟子行李一般,连声说:“下次不敢了,下次不敢了。”

    窦问璇哼了一声说:“走吧。”说完便转身朝着楼上走去,庾合脸上重新露出笑意来,然后跟了上去。

    留着管事宁安匣在后面,叫了个人来,让他招呼一下人好好检查一下刚刚庾合落脚的位置有没有出问题。虽然他知道这飞艇很结实,但他也知道那位来自大玄王朝的三皇子可以一脚踩踏一座小山。

    陨星雨结束后,还留下来的大多都是乘着还在这盛华之地,好好看一看星空的人。

    因为二楼中间的镜台能全方位地观赏星空,所以叶抚三人看了那陨星雨后便出了隔间在镜台这里找了个位置坐下来观看星空。

    镜台凸起的大半球形台毫无疑问地放大了人的视角,可以同时看到更宽阔的地方,这是一种别样的体验。秦三月最喜欢这种,所以看得最是沉迷,而胡兰则是从叶抚那里听说个大师姐喜欢看星星,便想好好看一看星星们有什么了不起的能让大师姐喜欢。

    叶抚没有欣赏壮美星空的情操,他更喜欢看的是形形色色的人与他们的事,因为这可比死气沉沉的星空要有趣得多。在镜台这里没坐多久,从二楼廊道那边走过来两个人吸引了叶抚的目光,为首的正是先前在那陨星裙中抓星星的男人,跟在他后面的是一个体态丰满的成熟女人。

    他们的出现并没有吸引多少目光,因为这二楼的人大多是身份尊贵实力不菲的人,像他们两人这般样态的人并不少。也只有叶抚一人认出来那男人是抓星星的人。

    叶抚留了一份心思在他们身上,他想看看后续的事。

    而在这边,一进了这二楼的廊道,窦问璇便问:“你又要去找那位姑娘?”

    庾合笑着说:“这是显然的事嘛,以窦娘的经验应该不用多问。”

    窦问璇哼了一声,“你这小子,倒是一点都不掩饰。”

    “在窦娘面前掩饰这种事,那不是自找难堪吗?哈哈。”

    庾合稍稍瞥了一眼镜台里欣赏星空的人,突然看到某一处,惊道:“十岁的金丹修士!居然还有一分四两神魂!厉害啊,想不到还能在这边儿见到这样的小天才。”

    窦问璇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是挺不错的,在中州那边儿也算是很厉害的了。”

    庾合笑笑,“兴许人家就是从中州来的。”

    窦问璇呵呵一笑,“如果真是中州来的,定然是有头有脸的门派出身,多半也是赶赴神秀湖的,你当人家那些门派弟子跟你一样没事要从东土南边着陆,然后再赶往北边儿吗?”

    “指不定就有啊!”

    “她身边的那两人看上去都是寻常人,不过也说不好是遮掩了气息的。”

    庾合看了看,没发现什么稀奇的,“算了算了不看了,我得去找她了。”

    窦问璇说:“我就到镜台那边儿去等你吧,免得你没把东西送出去说我是在打扰你。”

    庾合一笑,“还是窦娘懂我。”

    窦问璇瞪了他一眼,迈动步伐,走进了镜台,找了处地方坐下来。大概她的确是有着独特的成熟魅力吧,她出现在镜台这里后,把一些人的目光从那星空上扯了下来。

    庾合则是在廊道里走了一段距离,然后在一间房前停了下来,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了。

    窦问璇坐在镜台里,打量着周围的人。她对这片星空不感兴趣,也不愿意干巴巴地坐着等,便将主意落在了叶抚这边儿。她和庾合先前所说的十岁的金丹修士正是胡兰。她对胡兰这个小姑娘有些感兴趣,毕竟在她看来胡兰着实是个不得了的小天才。

    活到她这个年龄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身在江湖里,随意地打探别人是极大的失礼,所以她很直接,没有在一边儿偷偷摸摸地打量,而是正大光明地走到叶抚三人的旁边,问:“我能在这儿坐一坐吗?”

    叶抚是一大早就注意到这个女人和那个抓星星的人,也知道她到这儿来是冲着胡兰来的,便说:“旁边还有不少空位。”

    窦问璇轻声一笑,“我觉得这个地方欣赏星空最合适。”她是个成熟的人,如形容的这般,全身上下包括声音、笑容在内的每一个地方都是成熟的,尽管她的面容看上去也就临近三十的样子,但那股子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成熟韵味可不是这个年龄做得出来的。

    叶抚说:“单论最合适的话,应该是镜台最中央最合适,可以无死角的看到这片星空的每一处。”

    “这么说来,先生你是不愿意让我坐在这儿咯。”窦问璇稍稍看了看叶抚的打扮,便猜测他应该是个读书人。

    叶抚摇头说:“如果你真的想要在这个地方看星星,那么我们可以让给你,毕竟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窦问璇哪里是要看星星哦,她是要看胡兰。

    被窦问璇一番打扰,胡兰和秦三月也从观想之中醒了过来,带着疑惑看向叶抚。

    窦问璇见叶抚执意不愿,并没有再去强求,毕竟出门在外,最忌讳的便是莫名其妙地得罪人。她就挑了个离胡兰近一点的地方坐下来,然后尝试着去同胡兰搭话。叶抚没有去管这个,毕竟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

    窦问璇那股子成熟的气质很独特,好似有着能够轻而易举地同人走近关系的力量。而且她人声音又好听,聊天的本领也不错,很快便引起了胡兰的话题。窦问璇想从胡兰这边儿知道一些关于她的来历,而胡兰想从她那里听一些有趣的风土人情事。她们说着说着,窦问璇很快就发现似乎话题的主动权并没有落在自己这边儿,而是这个十岁的小姑娘身上,她总是极富求知欲地向自己索取,而自己却没有从她那里问到丝毫有用的信息。她没理由相信自己一个活了几百岁的人,会在说话上被一个十岁的小姑娘引来引去,想方设法地去夺回话语权,简单的聊天不敢随意动用神通秘法之类的东西,但凭借着自己一张嘴又夺不回话语权,这让她很是郁闷。

    这明摆着的感觉就是,自己莫名其妙地成了胡兰的一本“故事书”。

    这看在叶抚眼里,看得他想笑,他打心底地喜爱胡兰的古灵精怪,总是有着让人猜不到的奇妙小心思,所以他先前一点都不担心窦问璇同胡兰搭话,因为他知道小丫头有分寸有思想。有些时候,叶抚同她讲课都会被她其妙的思想给搞得头大。

    窦问璇则是郁闷得不行,她真不知道这个十岁的小姑娘脑袋里面装的是什么,怎么说起话来跟个几千年的人精一样,滴水不漏,让人钻不了空子。虽然说实在的,她有些喜爱这个可爱的姑娘,但这根本不符合她一开始过来搭话的目的,让她有一种挫败感。人人都说她窦娘会说话,甜言蜜语讨得朝廷上下里里外外的人的欢心,只是凭借着说话的本事就可改变王朝半分局势,但在这一个小孩子身上碰壁了,如何让她没有挫败感。若不是清清楚楚地察觉到胡兰的骨龄是十年,她定然要以为这是个老妖精在装小老虎。

    郁闷归郁闷,也不是什么多打紧的事,窦问璇还不至于在心里记了仇。

    正当她打算再次跟胡兰绕一绕的时候,忽然从廊道那边传来一声巨大的碰撞声。她当即抬头望去,只见庾合被人一脚从隔间里踹了出来,撞在了一旁的墙壁上,将那墙壁撞出了些许裂痕。见到这番状况,她不由得咧了咧嘴,知道这家伙失败了,没讨到人家的欢心。她一想着这位大玄王朝尊贵无比的三皇子被人用脚踹出房间,而后他还将面不红心不跳地又顶着张大脸去对着那姑娘,就不由得感到丢脸。

    她顾不上同胡兰说话了,连忙起身感到庾合身边去,然后朝着隔间里看去,看着那位姑娘面若冰霜一脸恼火。她歉意地冲着那位姑娘一笑,然后对着庾合呵斥道:“你这小子,又做了什么!”她并不担心庾合别踹出个问题来。

    庾合站了起来,没有理会窦问璇,对着隔间里的姑娘说:“我说真的,我并不是为了别的,那颗星辰之眼可以替代你不见的金丹。”

    从隔间里传来一道冷冽的声音:“庾合,你做这么多,是因为喜欢我?”

    “对啊!”

    “那我现在告诉你,我不喜欢男人,你死心吧!”

    庾合当即一愣,然后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下半身。

    一旁的窦问璇顿了一下,然后惊道:“使不得啊!”

    感受到围观群众的异样眼光,庾合尴尬一笑,“我看看而已,窦娘你别瞎想。”转而,他对着那位姑娘说:“你不喜欢男人没关系,但这不妨碍我喜欢你。”

    “哼!”

    一声冷哼传出,然后一道身影从那隔间里走了出来。是一位美丽的姑娘。她看也不看庾合,转身便朝着二楼的出口走去。

    却走到某一处,心里忽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悸动,她下意识地转过身,朝那镜台看去——

    然后,她的目光里全是那个短头发的男人。她目光颤抖,不受控制地呢喃:“先生……”

    叶抚看着她,笑着说:“好久不见。”

    这位美丽的姑娘是当初以三关一生为代价求叶抚帮忙的周若生。叶抚那个时候收了她的金丹。

    顶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