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只有我会超能力 > 第11章 超能暴走(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1月13日,阴云厚载。

    苏乞儿身影一闪,出现在人迹寥寥的怀江江岸边,大前方是形影单离的顾无忌。

    作为第一颗超能力初始种子选中者,难免会受到一些额外关注。

    因为这颗初始种子很有纪念意义,所以苏乞儿在制造完毕后进行了优化与升级,使它不再是普通的火焰初始种子,而是更高数级的原初之火初始种子。

    目前来看,种子结出了幼芽且长势良好,尽管反哺己身的营养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可却证明计划着实有效。

    奈何顾无忌这崽儿无所畏惧,一上来直接开罪仲夏帝国,怕是会被当做出头鸟打掉。

    毕竟枪打出头鸟,刀砍地头蛇。

    顺便一提,仲夏帝国是世界最强的三大主权国之一,另外两强分别是苏埃尔社会主义共和国和白金联盟。

    其他小国为了保证不被大国欺压或吞并,自发组成联邦共进共退。

    其中较为著名的有东方以樱国为首的东邦,以及西方英兰格为首的西邦,整体世界格局可用‘三国两邦’来概括。

    “嘛,作为原初之火,可不能随便就被灭喽。”苏乞儿轻笑道,伸出食指虚空一点,指尖窜出一缕星芒拐着弯没入顾无忌胸前佩戴的平安扣之中。

    “快快成长吧,小苹果们。”

    他感觉自己像极一名辛勤的园工,小心翼翼照料着一棵棵茁壮成长的果树小幼苗。

    此间事了,苏乞儿踏前一步,消失得无影无踪

    ————

    厚重的阴云遮天蔽日,天空慢慢跳下一粒粒小雨滴。

    顾无忌独自走在怀江边岸,肚子有点饿。

    浑浑噩噩了好久,他突然想起一件事:用来打发时间的‘后患’还未彻底斩除呢。

    他告诉自己做人不能半途而废,必须续上未完成的事业。

    在此之前,要先填饱肚子。

    顾无忌拉低黑色兜帽遮掩容貌,沿着江边一直往西走,周围慢慢有了人气,而有人气的地方自然少不了小摊小贩。

    他探目四望,选了一处无人光顾的小吃摊,点上两份杂粮煎饼与一杯酸梅汁告慰肚皮。

    吃饱喝足,开工。

    奇怪的是,生死仇敌们好似约好了一样,尽皆销声匿迹,也不知道躲哪去了。

    “所以,他们是收到消息,并且联合起来了吗?”顾无忌不傻,相反十分聪明,一下子猜到某种可能性。

    “麻烦。”

    这群人估计会藏在哪个阴暗的角落,随时准备暗搓搓来一下阴的吧。

    不过顾无忌无所畏惧,他实在想不到害怕的理由。

    接下来权当是一场躲猫猫游戏。

    我找,你们躲。

    被我找到了,就GAME·OVER了。

    哦,对,这场游戏还有第三方参与者——警察。

    暂且忽略吧,麻烦。

    说到找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情报。

    收集情报的最佳地点是在网上,碍于全网通缉的限制,顾无忌没法继续使用证件,所以去网吧也有被发现的风险。

    他不会随意滥杀无辜。

    这是最后的底线。

    好在一些黑吧绝不在乎别人有没有证件,他们只在乎钱。

    顾无忌钻往极其偏僻的地方,费了一些功夫,找到一处店主用自己家改造成的黑吧。

    他包了一个厢,每当夜深人静时便悄悄登进地下世界的专用网络,托人查找仇家们的行踪。

    至于钱哪里来,当然是黑进一些非法彩票网站,劫富济贫了。

    转瞬间,三天晃眼即逝。

    三天来,唯一的收获便是在地下世界查到几个仇人走私武器的交易记录了。

    交易地点在乱哄哄的西港码头,三教九流混杂,没有追查的价值。

    况且不用想,那批武器肯定是用来对付他顾无忌的。

    “是准备主动出击吗?”顾无忌推测道,决定耐心等待仇敌们下一步行动。

    只是不知道这群人要以什么渠道,用什么诱饵引他现身?

    等待中,第四天平静度过。

    次日一大早,顾无忌看见一条早间新闻,内容是冯运集团董事长高调现身,邀请业内人士参加一场救助血癌患者的慈善晚会。

    这是明目张胆的挑衅,顾小雨死于血癌。

    顾无忌拉低兜帽,面无表情。

    慈善晚会的举办时间为明晚八点,受邀人士大多属于鸽城事业有为的企业家,警察督长王飞同样在受邀范围内。

    举办地点是修整完毕,重新开张的源球会所。

    嗯,很有寓意的地方,始于此而终于此?

    他们已经布好天罗地网了吧?

    兜帽下,顾无忌一双黑瞳微微泛红。

    无所谓呢。

    ======

    另一头,正在前往鸽城路上的卫可雅与小男孩两人同样注意到这条早间新闻。

    “呐呐,姐姐,我记得这个冯荣光是冯明的爸爸,对吧?”

    “嗯。”卫可雅手捧一本书籍细细品读,随口应道。

    “资料中,冯明与我们要找的那个人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但是那个人最后却杀了他,并以此为引搞出后面一系列事情。”

    “是什么原因,让那个人做出这么不明智的行为呢?”

    “呐呐呐,肯定是为了复仇吧。”

    “可是仇恨来自于哪里?”

    “父母血仇?不对,那个人的父母的确是死于意外,所以肯定是另一个喽,因为那个名为顾小雨的女孩吗?”

    “资料说顾小雨死于血癌,如此说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小男孩单手拄着下巴,思维快速运转起来,模拟出一个个过程,最后得出最贴近现实的答案:“顾小雨的病应该属于人为导致。”

    “毕竟”血癌的本质是白细胞与造血干细胞突然大幅度衰减导致免疫力系统失调引发的雪崩式病变,人为制造血癌的手段并不少,而且杀人于无形之中。”

    “所以冯明是顾小雨病死的幕后黑手吗?”自顾自说到这,小男孩眉头一皱:“不对,那个人怎么知道是冯明害死了顾小雨?”

    “因为冯明白痴到自己说出来?”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这里面肯定有一个至关重要的环节。”

    想了想,小男孩决定跳过这个环节,再从脑海过滤几个无关紧要的环节:“所以恩怨相承,失去继承人的冯荣光和那个人是死敌关系。”

    “所以说,冯荣光宣布举办慈善晚会是借口,暗地里其实是在对那个人下达战书,这点从源球会所,血癌等字眼可以看出。”

    “吖,姐姐,我们也去参加明晚那场慈善晚会好不好?”

    “嗯。”卫可雅淡然的点点头。

    “唔......”小男孩嘴巴一鼓,自己说了那么一大堆,换来的却是姐姐近乎无视的反应,本宝宝不开心了!

    “姐姐,我分析得棒不棒,快点夸我!”

    “......”卫可雅抬起头,对上小男孩认真的小眼神,不禁莞尔一笑。

    她合上了书,轻轻抚摸小男孩的脑袋,眼神温柔似水道:“阿空,我从未怀疑过,你的才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没有人能比得上你。”

    “呃嘿嘿嘿,也没那么好啦。”小男孩脸蛋一红,颇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蓦然,他跳起惊呼:“啊,对了,那个人,那个人对顾小雨的感情,一定和我对姐姐的感情一样吧?!”

    “嗯?”卫可雅微微歪头。

    “吖,没什么,我知道怎么劝服那个人加入我们了,一定百分百可以成功!”

    “嗯。”卫可雅轻轻点头。

    有时候她无法理解弟弟的思维与行动,但并妨碍她全力去支持他。

    如果非要问为什么的话,大概是因为她与他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彼此依靠的亲人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