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家有傻夫:有屋有田有娇妻 > 第158章 孟婆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戚若如今是痛苦,但她更舍不得,舍不得过去种种,舍不得新认得的朋友、亲人们,不论是自家娘亲,还是初初识得的父亲,还有……她最不愿忘的,带给自己那么多欢笑和幸福的祁陌。

    她如今不知该如何面对祁陌,就像祁陌不知该如何面对她一样,他们只是需要些时间,若是忘了就什么都没了。

    其实她能跳下去也不是说真的不想活了,只是因着她方才往外瞧了眼,她住的这屋子下面是有个小摊贩的帐篷支在那里的,跳下去也死不了,顶多受伤,她这才毫不犹豫地跳下楼了。

    就在她闭眼准备接受落地的痛苦时,却是被人一把搂住了腰,预想中的疼痛没有来,她顺利地落了地。

    她慌忙睁开眼来,见是莫四,她微微安下心来。

    “莫四,快带我走。”

    莫四得了令,拉着戚若的手就往前奔去。

    就在这时,莫大等人骑着马而来,莫大手上还牵着匹空马,显是给莫四和戚若的。

    戚若不会骑马,莫四就在马下将人小心翼翼地扶上了马,这才干净利落地坐到了她的身后。

    “还望夫人见谅,是莫四僭越了,但夫人不会骑马,莫四只有这样才能护着您。”

    戚若哪里管得了那般多?摇摇头道:“现今逃过他们去才是首要的。”

    他们动静闹得有些大,不多会儿就引来城中许多守卫边疆的士兵的注意,好在他们是出了城,可他们识不得路,只能估摸着往大漠的方向行去。

    后面有大乾的追兵还有丹侬等人的追踪,他们不敢耽搁,一直往前行去,待得走进沙漠他们才停了下来。

    戚若怕人追上来,忧心忡忡地问道:“怎么不走了?”

    莫四垂首道:“回禀夫人,前面便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我们没有向导,进去怕是寻不到路,而且我们带的水和干粮也不知够不够。”

    戚若懂他们的意思了:“我们还是得回去?”

    莫大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往夫人恕罪,属下们都不熟悉这儿的地形,现下看来也唯有如此了。”

    戚若想,那她还折腾这番做什么呢?回去要么被大乾的士兵抓到,要么被熟悉地界的丹侬他们寻到。

    她抬眼看着一望无际的沙漠,除了天上飞的老鹰和秃鹫,是一丝活物的气息也无,他们往前走是必死无疑了。

    她暗叹了口气:“罢了,我们往回走吧,丹侬他们该会来寻我们的,到时候跟他们谈谈,我们这么多人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不出戚若所料,他们往回走的路上正巧就遇上了急吼吼来寻他们的丹侬等人。

    丹芷见了她,大松了口气:“夫人,您可吓死我了,这里不比大乾,出了城走不了多久就是沙漠,你们又不熟悉地形,要是出了差池我们该如何是好啊?”

    “丹芷!”丹侬抿嘴摇了摇头,“不得对夫人无礼。”

    丹芷点了点头,颇为委屈地垂下了头。

    戚若见状,温声道:“无碍。只是……”她话锋一转,“那药我是断断不会吃的,我不会影响你们的计划的。”

    她想起了莫忘留给自己的那封信,开门见山道:“是女王还是大祭司要我服药?”

    丹侬也毫不隐瞒:“女王怕您伤心过度,大祭司亦然。”

    丹侬这话是毫无破绽,让戚若分辨不出丹侬到底是哪边的人,该说她自己是哪边的人她都不大清楚,但她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大祭司野心勃勃,她是站在大祭司的对立面的。

    只是她的阿嬷是谁?是大漠的女王吗?她隐隐有些猜测却迟迟不敢下定论。

    她干脆又问道:“我有些没懂你的意思。”

    丹侬不知如今该不该将戚若的身世及他们将要面对的敌人同她说,女王还未下令,她只能含蓄道:“女王很是敬重大祭司。”

    戚若明白了,原来这是大祭司想要的结果。

    “我可以装作忘了一切,但我不能真的忘了过往种种。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丹芷听得这话眼神闪了闪,急急看向一旁的丹侬,却是被丹侬给瞪得收回了眼神。

    “夫人,那位不是那般好骗的,她不单单因着她的身份在大漠人心中有着不一样的地位,更因着她的医术造诣在大漠无人能及。”

    戚若腰板挺得笔直,胸有成竹道:“我可以。”

    丹侬在马上同戚若行了个礼:“如夫人所愿,一切等到得大漠再说。”

    戚若虽说不大信丹侬的话,但再向她确认一遍也是无用,她要真的想在路上动手她也没法,只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丹侬给丹芷使了个眼色,丹芷这才又挂上笑脸问道:“夫人,不若您来跟我同乘一骑吧。”

    戚若虽说感动于丹芷之前的维护,但毕竟丹芷在此事上也有过犹豫,她不得不防。

    “不用了,我就同莫四骑一匹马就好了,换来换去的也浪费时间,不若早早赶路到得大漠才是。”

    “行。”丹芷答得爽朗,甚而还有些欣喜,只是她一回头瞧见丹侬的神色整个人就恹下去了,垂着头专心骑着马。

    这段路上没甚城镇,到得夜里几人也只能在荒漠将就一二。

    戚若仰躺在铺了被子的地上,睁着双眼看着漫天繁星的夜空,看着看着禁不住痴迷地伸出了右手,像是想要抓住天上一闪一烁的星子般。

    “我们这儿的星星比大乾的多吧?”

    戚若回过神来,慌忙收回手来,看着已半坐起来的丹芷。

    “在大乾的那几年我真的很想大漠,可是大人在那里啊,女王让我要去保护他,那我就必须去。”

    半晌,戚若才不确定地问道:“丹芷,你该会遵守我父亲去世前的遗言吧?”

    丹芷狠狠地点了点头:“会的,属下会遵守的,我们大漠人言出必行,而且属下看得出来,大人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戚若心头丝丝抽痛,没应她这话,而是看着天上的星星道:“你看啊,这里的星星多漂亮啊,像是伸手就能抓到似的。”

    丹芷看着戚若,有些于心不忍,可紧接着又想起了丹侬对她说的话。

    “这是大祭司的意思,说是传递了神的旨意,女王也没有法子,何况那些个记忆对于小公主来说也是痛苦,父亲是夫君的杀父仇人,你让她以后如何自处?吃了孟婆泪她就会忘记一切,人生也能重新开始了,又何乐而不为呢?”

    她捏紧拳头,到底是下定了决心。

    就在她准备动手时,却听有什么声音正向他们逐渐靠近。

    戚若也听见了:“是什么声音?”

    丹芷很是警觉,将戚若护在了自己身后:“有人来了,快护住夫人。”

    大伙儿尽皆醒来,背靠背形成了个圆,将戚若、丹芷和丹侬三个女子护在了里面。

    丹芷和丹侬都会武功,跟在戚若身边刚好,若是来的人使用弓箭她们也能抵挡一二。

    就在这时,那群人已到了近前,二话不说双方就打了起来。

    “是匈奴人,匈奴人善战,我们不易多留,速速脱身才是。”

    丹侬一下便认清了形势。

    戚若不会武功,只能丹芷将她往哪边拉她就往哪边走,就怕自己给他们添麻烦。

    他们的马儿离他们有些远,要打过去显然不大现实。

    丹芷紧蹙眉头,将食指曲起放在了自己嘴边吹了个口哨,其中好几匹马应声向他们跑来。

    丹芷边拿着手中的弯刀砍杀着欲袭上前来的匈奴人,边道:“不是我们驯养出来的马儿我没法子驱使,两人一匹马,快走!”

    奔向他们的马有些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匈奴人斩断了腿,好在丹芷得了匹好马,护着戚若将她送上了马,砍杀了又一敌人后自己也翻身上马坐在了戚若后面。

    随着她一喝声,她们直接往前奔去。

    戚若往回看了眼:“他们……”

    丹芷一门心思往前,利落回道:“他们自有法子脱身,而且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夫人去大漠,夫人好好爱惜自己才是。”

    戚若自知跟着他们她一不会武功的也是拖累,点点头便没再多说什么了。

    他们一刻也不敢耽搁,马不停蹄地往云水城去。

    “去云水城后他们就不敢乱来了吗?”戚若还是有些不放心。

    “云水城是一部族的,匈奴人不会轻易动干戈的,除非他们想与这部族也为敌。”丹芷温声道,“夫人再忍忍,还有半个时辰我们大抵就能到了。”

    戚若不常骑马,因着昨儿到今日的奔袭双腿的肉已磨得生疼,但她都忍着没吭声,她不是个娇气的人,没必要在逃命的时候计较这些。

    两人到得云水城后已是晌午,丹芷径直将人带到了大漠位于这边的一暗中联络点。

    甫一进得那客栈那小二就径直给他们要了一上房,又给他们送了些饭来。

    戚若是又累又饿又渴,虽说尚还吃不惯这儿的东西也是塞了不少进自己肚里。

    丹芷看着戚若全副心思都在吃食上,心思活络了起来。

    昨夜的刺伤想必有大祭司的手笔,她不能再优柔寡断下去了,不然她将成为大漠的千古罪人。

    “夫人,对不住了。”

    戚若没听清她在说什么,下意识抬头就要问,却觉自己脖颈间传来了一道细微的刺痛,她难以置信地看着丹芷:“你……”

    她强撑着一把伸手捏住了丹芷的手臂:“你……不能这么做,我……不要忘了……”

    她脑子愈发迷糊,终于支撑不住栽倒在了桌上。

    丹芷见状,从自己衣袖中掏出了那枚孟婆泪:“对不住了,小公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