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她软玉温香 > 第十七章 依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来人是阮琅。

    此时此刻,阮琅的心情非常复杂。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妹妹会直接当着他的面逃跑。

    马车连人,没一会儿就跑的没影了。

    服气。

    阮瑜也被马夫这一波操作搞得很紧张,一开始还以为是碰上了劫匪,看清是阮琅之后,便劝马夫掉头回去。

    “回去?不行不行。侯爷吩咐了,一定要把公主安全带回府,拦路的都不能见。”

    阮瑜哭笑不得:“可那是我哥哥。”

    “侯爷说,就算是太子殿下也不行。”马夫答的振振有词。

    阮瑜:“……”

    阮琅此行特地带了禁军,按照萧晚晴的意思,就算阮瑜不愿意回来也得抓她回去,没有商量的余地。可是现在人都跑了,跟这些侯府侍卫刀兵相向也没什么意思。

    于是打道回府。

    *

    马车一路疾行,横冲直撞的进了西凉侯府。阮瑜晕乎乎的从马车上下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跟命犯逃命似的。

    阮瑜脚踩到地,还觉得不真实,无奈的看了马夫一眼。

    马夫憨憨的笑了。

    既然已经落荒而逃逃了回来,阮瑜也没那个闲心思去找阮琅。反正阮琅找她无非就是一件事。

    要带她回去。

    她暂时是不会回去的,但总觉得跟家里人讲清楚比较好——为什么不回去,什么时候回去,让他们有个数。就这么逃了回来,难保他们不多想。

    皇家的人心思总是弯弯绕绕的,一件简单的事总能给你制造出复杂的动机背景来。你解释了,他们还不相信,觉得你欲盖弥彰。

    刚好是正午,陆野正在吃饭。屋里除了他还有两个丫鬟,一个丫鬟捧着红漆盘,盘子上有粥有菜。陆野右手摔的比较严重,左手伤势轻一点儿,就用左手拿着勺子吃饭,一口一口。

    阮瑜看着都费劲儿。

    “你们怎么让侯爷自己动手吃饭?”阮瑜走进来问。

    一丫鬟解释道:“侯爷非要自己吃,我们也没办法。”

    阮瑜走到陆野床前,“是吗?”

    陆野笑了下,“你回来了。”

    “嗯。”阮瑜说:“让丫鬟喂你不好么?这样多累。”

    陆野看了她一眼,目光转回去,声音有点儿淡:

    “算了,我不习惯。”他舀了一口粥吃着,“你吃过了?”

    “没。”阮瑜顿了顿,看着他说:“我哥哥来找我了。”

    陆野捏着勺子的手指一紧,若无其事的舀了口汤,“然后呢?”

    “然后,”阮瑜说起来就想笑,“绕了条远路逃了回来,我跟哥哥连面都没见着。”

    陆野没说话。

    “真是你叫马夫无论如何要把我带回来的?”阮瑜接过明珠递来的茶,抿了一口,有点儿好笑的看着他,“我还能跑了不成?我都答应了等你伤好……”

    陆野突然打断她:“等我伤好怎么样?”

    阮瑜愣了下,没继续往下说。

    等你伤好,以后就用不着见面了。

    阮瑜知道他不想听这些,他现在是伤病人士,肯定得迁就他一点,于是就笑笑,敷衍过去:“没什么,等你伤好我就该回去了。”

    陆野眯了眯眼睛。

    “我去吃饭了,你慢慢吃。”阮瑜站起来。

    “把饭菜端过来吧。”陆野看了明珠一眼。

    明珠立即会意,笑眯眯的去厨房拿饭菜。

    中午的菜比之前精致不少,鸡肉鲜笋汤、清蒸鱼还有几样时蔬,味道也不错,阮瑜惊讶问:“你真的换了个厨子?”

    陆野点点头,“换了个掌勺的,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的。”阮瑜真诚肯定。

    吃完饭,太医就过来了,帮陆野处理伤口。阮瑜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忽然门开了,丫鬟请她进去。

    “让太医为你诊下脉。”陆野笑笑,“你昨天没有喝药吧。让太医开了方子,把药抓来在这里煎也一样。”

    阮瑜愣了一下,下意识往后退:“不用。”

    陆野看着她。

    阮瑜勉强笑笑,说:“我这病不打紧,少吃几天药也无碍的。太医,你请回吧。”

    “额……”太医为难的看看陆野,又看看阮瑜。

    陆野“啧”了一声,话明明是对太医说的,眼睛却盯着阮瑜,

    “龚太医,那就如公主所言。”

    阮瑜心虚的垂下眼。

    *

    下午陆野把头发洗了下,湿湿的搭在肩上,一时半会儿上不了床。阮瑜便陪他到外面走走。

    陆野的腿伤的不重,就是从马上摔下来的时候磕到了膝盖,没多大关系。主要是腰上有伤,需要人扶着。

    阮瑜叫了个小厮过来,结果人家不要。自己捂着腰慢吞吞的走下台阶。

    阮瑜看不过去。

    “小心点。”阮瑜两只手挽住他胳膊,提醒道。

    小姑娘手指有些凉,隔着一层衣服贴着他的手臂,若即若离的触感。

    陆野转过头来看她。

    阮瑜低头看着台阶,头发在后脑上盘成一个小攥,光洁的后颈露出来,白的有些晃眼。

    薄薄的耳垂,细长的颈线。

    陆野别过目光,仰头,手指勾住衣领,朝下拉了拉。

    “怎么不走了?”阮瑜抬头问。

    陆野另一只手指了下自己腰上的伤,“疼。”

    “啊……”阮瑜为难的回头看了眼屋子,“你伤还没好,要不还是回去吧。”

    “我在那屋,待的闷死了。”陆野笑笑。

    “那这样,你靠着我。”阮瑜拍拍自己的肩膀,说:“你自己不用力气,应该就不疼了。”

    “是吗?”陆野笑。

    阮瑜点头,一脸认真,“你试试。”

    陆野慢慢的往左歪,阮瑜毕竟比他矮一截,陆野要把脑袋枕她肩膀上不太可能。于是他左手伸过去,直接绕过阮瑜的脖子,稍微倚着她,没敢太用劲。

    小姑娘太娇弱,正怕把她给压坏了。

    就这点儿程度,对阮瑜来说已经很吃力了。

    不过她没吭声,扶着陆野下台阶,问他:“还疼吗?”

    “不疼了。”说话的时候,他的气息似有若无的缠绕上来。

    阮瑜走神了片刻。

    耳朵尖抑制不住的冒红,一点点蔓延到整只耳朵。陆野盯着看了会儿,笑了下。

    “不许笑。”阮瑜炸毛的瞪了他一眼。

    “好,我不笑。”陆野点点头。

    阮瑜不自在的扭了扭头,盯着脚尖往下走。陆野把自己的湿头发拨了一下,问:“为什么不让太医给你看看?”

    “没必要。”阮瑜说。

    看她的样子是不打算多说。她越不想说,陆野就越想知道,但又怕盯着问会引起她的反感。

    陆野跟个藤条似的缠在阮瑜身上,阮瑜走一步他挪一步,没多久就把阮瑜给累喘了。阮瑜见前面有个亭子,便提议:“去坐坐?”

    “好。”

    亭子四面都是水,由一条平直的木桥延伸过去。两个人好不容易走到亭子中央,陆野捂着腰坐了下来。

    阮瑜也坐下,从袖子里取出玉扇,给自己扇风。

    陆野伸出一只手,把她的扇子夺了过去,“我看看。”

    他瞧了那扇子一会儿,笑笑,手臂搭在桌子上,给阮瑜扇风,“辛苦了。”

    “啊……”阮瑜有点儿懵,不自在的把头扭过去,看着平静的湖面。

    她有点儿苦恼的想:等会儿一定不能再扶着他了,找个丫鬟或者小厮来,他要是不肯……就随他去吧。

    “真打算我伤好之后就跟我分道扬镳?”陆野冷不丁问了句。

    阮瑜回头看他。

    陆野唇角微微勾着,表情挺惬意,眼睛深邃,微眯着,有些懒散恣意的味道。

    阮瑜“嗯”了一声,眼睫垂下来。

    是该说清楚了。

    “若我不同意呢?”陆野慢慢摇晃着手中的折扇,风带起她耳边的碎发。

    阮瑜垂眸笑笑:“我知道,西凉侯天不怕地不怕,自然不会将萧元吉放在眼里。但萧元吉背后便是萧家,便是我的母亲,还有我的父亲,你既是大昭子民,就不可与他们为敌。”

    “你自己呢?”陆野把折扇合起,上身微微前倾,“你是否在与他们为敌?”

    这话问的阮瑜心中一颤。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与任何人作对,她身为公主,自然也不可能去做这样的事。但事实上,她已经做了无数违背爹娘意愿的事情,也确实在违抗他们。

    阮瑜不知道说什么,便沉默下来。

    “若不遵循帝后的意见便是与他们为敌,那朝中那些言官岂不个个都是敌人?”陆野坐直,微微一笑,“傻瓜。”

    他嗓音沉缓,尾音带有笑意。阮瑜愕然看着他。

    傻瓜。

    不知为何,阮瑜并不生气,心里还有些莫名其妙的慌张。

    这声傻瓜,是带有亲昵意的。

    “我毕竟是他们的女儿,再怎么任性他们也不会对我做什么。你的话……”

    “你放心,我有自保的实力。”陆野的用扇子在桌上点了点。

    阮瑜看着他并不答话。

    她不清楚朝堂上那些事,也不清楚陆野的实力,但要她凭借这么一句话就相信他,也不太可能。

    “过几天你就知道了。”陆野又笑笑,“等着看。”

    “看什么?”阮瑜紧张起来。

    陆野看她一眼,猜到她在想什么,“你放心,不会对帝后做什么的。”陆野摸摸自己身上的伤,嘴角弯起一丝冷硬的弧度,“某人煞费苦心的对付我,我自然不能让他失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