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重生日本捉妖怪 > -95- 那你杀了我好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井上,你说,如果当年国家的泡沫经济没有崩溃,我没有背上那么多的外债,现在咱们的孙子是不是就该和这小子年纪差不多大了?”田中贵史砸了砸嘴,回味了一下寿喜烧鲜美的味道,有些感慨的说道。

    “如果是我的亲孙子,那应该有这么大了。”井上航生沉默了片刻,忽然问道,“可是田中你不是光棍吗,一辈子没谈过恋爱,哪儿来的孙子?”

    “你这人!我就打个比方!如果我没成现在这样子,肯定能娶到老婆的,那当然会有孙子了!难道你觉得我往后那么多年,连个老婆都娶不到?”田中贵史老脸一红。

    随后他干咳一声,端起了碗筷向着人群那边走去。

    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这份寿喜烧确实称得上是他记忆里迄今为止吃过的最美味的一顿晚餐了,迟疑了一下后,他在从西野莲音身旁经过的时候还是停下了脚步,没有过分亲近但也不算冷淡的说道:“西野君……是吧?”

    “啊,是的,老先生。”西野莲音正在把娃娃菜往锅子里丢,冷不丁听到身后像鬼一样的响起了这样幽幽的一句话,心中一惊,赶忙回道。

    “你这份寿喜烧,做得很不错。”田中贵史的老脸上挤出了一个僵硬的微笑。

    他刚刚没有给这年轻人好脸色看,现在稍微有些惭愧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刚刚那份火锅仿佛消除了他心中的所有阴霾,连带着对外人抗拒抵触的情绪也一起消失不见了,要问他现在是什么想法,那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不过面对一个后辈,他也拉不下脸来道歉,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表示善意了。

    “哦,谢谢,您太客气了。”西野莲音微笑道,他刚刚其实压根儿没注意到这老人家,也不清楚这老人心里正后悔着什么,只以为是普通的赞美,也没放在心上。

    随后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中中正端着个盛满了菜的小碗坐在角落里吃得正香,小脸上都是满足的神情,井上航生坐在不远处的一张桌子边上,手里拿了个碗在喝火锅汤底,桌上还摆着他那留了三分之一没喝的酒瓶,而锅子边上则齐刷刷坐了一圈的老流浪汉,毫不客气的互相争抢着锅里的食材,到最后几个老年组歌神还举着棍子当麦克风唱起了歌,同时其他人也很配合的给几位高龄歌神打起了拍子,气氛极好。

    流浪汉营地的娱乐手段自然是很少的,除了吹牛和阅读一些捡来的杂志报纸,剩下也就唱唱歌了。西野莲音在旁边坐了一会儿,感觉眼下的气氛和KTV差不多,不过这里的歌和时下的KTV流行曲不太一样,老头子们一开腔,满满的昭和风便扑面而来,除了几首中岛美雪和玉置浩二的歌,外加一首樱花大战里的帝国华击团他勉强可以分辨出来之外,其他的歌他一首都没听过。

    又过了一刻钟左右,西野莲音准备告辞走人了——这群老头子们兴致来了,一时半会儿大概结束不了这场歌会,他总不能一直呆下去。而一旁的中中立即小跑了过来说道:“我送送你。”

    “好。”西野莲音点点头,二人从角落里悄悄离开,也没有打扰众多老人们的雅兴。

    送着西野莲音走到了河畔公园的门口,中中冲他挥了挥手,又忍不住认真的鞠了一躬,并说道:“今天实在是谢谢你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营地里的爷爷们心情那么好了,以往营地的气氛都比较安静,偶尔会交谈两句白天的见闻,哪里像今天这样,十来个人围着大锅吃肉喝汤,吃完了还有心情高歌一曲,简直跟开聚会一样。

    察觉到小付丧神的好感度正在提高,西野莲音心情愉快了起来,虽然他灵机一动做这份火锅不全是为了好感度,但能收获好感度那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随后他便微笑着告辞离去,并表示过两天还会来找他——这小付丧神的剑术十分了得,拿着一柄竹剑能追着一群成年人乱砍,让西野莲音对此也产生了一定兴趣,打算有空过来观摩一下,看能不能学到点什么。不过他这份兴趣和三分钟热度没什么差别,他也没觉得自己能坚持下去。

    反正收服了多半就能共享到了,自己何必费心费力的去从头开始学。

    目送着西野莲音的身影消失在了漆黑的小路尽头,井上中中拎着竹剑便打算回流浪汉营地了——这竹剑是他捡来的,但也是他最珍贵东西之一,平日里通常剑不离身。他的毕生梦想就是成为能够斩妖除魔的大剑豪,像几百年前曾经拥有过他的那些历代剑主一样。

    不过,扭过头刚走了没两步,他的脸色忽然一变,感知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杀机。下一秒,一只有些虚幻的黑色鬼手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举了起来。

    脖子被掐住,中中开始奋力挣扎了起来,虽然作为付丧神不会窒息而死,但痛苦的感觉却是实打实的。不过这只鬼手是凭空出现的,到手腕处就是断面了,他无论如何挥舞竹剑也没有办法打到鬼手的主人,同时鬼手本身又像是没有实体一样,用竹剑敲打会直接穿过去,他拼命在挣扎了,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你是谁?”脖子被掐住,憋了半天,中中只能无比艰难的问出这句话。而鬼手的主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马上发出了一串银铃般清脆的笑声。这笑声回荡在河畔公园的上空,让人无法分清楚来自于什么方向,只能从音色判断出对方似乎是个小女孩。

    “我是谁,居然猜不到吗?”那个声音戏谑的问。

    “茨木童子?”中中的面色苍白了起来,在被井上航生收留之前,他和茨木童子已经有了很多次接触了,每次下场都十分惨淡,只能拼命逃跑方能获得一线生机——当然这里面也有茨木童子放水的成分在里面,她喜欢享受玩弄猎物的感觉,不会下死手,不然他早死了。

    “小破剑,我说你这两年藏到哪里去了,让我一直找不到,原来窝在这种鬼地方,怪不得。”茨木童子的声音回荡在公园内,充满嘲弄的问道,“明明是大名鼎鼎的鬼切,居然要躲在这种地方当乞丐,你不觉得丢人吗?”

    “这没什么好丢人的。”虽然仍然被掐住脖子双脚离地,中中的语气却很快平静了下来,似乎是认真思考后才进行回复的一样。

    “笑死我了,和一群流浪汉呆在一块,你竟然觉得不丢人?”小姑娘的声音愈发轻蔑了,“果然没有了主人,你就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随后,不等中中继续说话,她忽然意味深长的开口道:“按理来说,你这种没有意思的破铜烂铁就应该被我直接折成两断的,不过呢,最近我在人间呆久了,对打打杀杀什么的兴趣木有兴趣了,所以小破剑,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

    “什么选择?”中中警惕的说道,“我不会选的,你放弃吧。”

    以他对茨木童子的认知来看,对方给的这种选择绝对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多半是为了戏耍他,就像是猫在抓到耗子后会玩弄一番再杀掉一样。他好歹也是名剑鬼切,即便是死,也断然不会接受妖魔鬼怪的羞辱。

    “别着急呀。”茨木童子不满的嘟囔了一句,语气忽然像涂抹了二两蜂蜜一样甜美了起来,满是诱惑的酥声开口道,“这两个选项,一个是你被我杀掉,但是这个选项我相信你肯定不会选的,对不对啦?”

    “……”中中沉默不语,同时手上使了使劲儿,想要把鬼爪掰开,可惜他的力量不够,尽管手掌能摸到鬼爪而不是竹剑那样穿透过去,但根本掰不动,只能一直被对方像握着剑柄一样掐着脖子。

    “但是另一个选择就很好了呦,你直接认我为主,让我当你的新一任剑主,为我所用,这样你就可以活下来了哦,而且有了我这样强力的主人,你在全日本横着走都没有关系,这样一想,是不是很划算?”茨木童子笑嘻嘻的说道,声音里完全没了刚刚那种凶恶感,像是把吃奶的力气都拿来卖萌了一样,听上去甚至有些奶声奶气。

    这卖萌功力是她近年来对人类的电视偶像认真研究一番后吸纳到的经验,效果很好,每次把流氓混混腿给打断后她都是这样对着警察蜀黍卖萌的,迷惑效果一等一的棒。另外,若不是她性格放荡不羁爱自由,不喜欢被约束,她甚至都萌发过当偶像练习生的念头——主要是她觉得收获粉丝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而且她最崇拜的姐姐酒吞童子就是大江山鬼城的第一偶像——在她的鬼才逻辑中,“大江山鬼王”等于“统御万鬼”等于“拥有上万粉丝”等于“人气偶像”。所以,既然姐姐是被上万鬼族追捧的偶像,那她自己也理应以此为目标。

    不过,虽然她卖萌卖得很卖力,中中却不为所动,而是认真的回道:“我拒绝,与其被你所用,危害人间,我还不如选择去死。而且你我本就有仇,那你杀了我好了。”

    说完他就闭上了眼睛,一副等死的样子。

    “哈?你选择死,给你活命的机会你都不要吗?”茨木童子的声音里充满了难以置信,她根本无法理解这破剑说出的这番话——为了虚无缥缈的人间和平就宁愿去死?这小破剑和人类混迹久了,脑袋都不正常了吗?该不会和人类混迹在一起会被降智吧?

    同时,对方这果断的答复让她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当年斩她胳膊的人是渡边纲,只是渡边纲都死了那么久了,她没法报仇,才只能把恨意发泄在鬼切这柄剑身上,算是欺负了这小破剑好些年。但即便如此,她对这小破剑还真没恨到要杀了他的地步,更多的是在恐吓。

    结果井上中中这光棍的回应让她有些骑虎难下了——对方都一副求死的样子了,不杀他的话她鬼王的脸面有点挂不住,但真要杀了他,感觉又没到那个份上,作为永远十岁的美少女,她近年来已经很少在手上沾染性命了,通常都是很仁慈的打断双腿了事。

    “你动手吧。”中中闭着眼睛说道。

    “你,你,你……哼!你那么急着送死干什么!”茨木童子的声音冷了下去,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我再给你三天时间考虑好了!如果三天后你还是这个答案,我就杀了你!”

    说完,她的声音连同鬼手便一同消散了。中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迅速起了身,环顾四周打算找到茨木童子的踪迹,然而公园内静悄悄的,像是刚刚的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