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 > 第七十二章 天王补心丹

第七十二章 天王补心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妩并不认识眼前的黑衣男子,她凝神看着他并未接过他递来的锦盒。

    麻姑与赵婆子满目震惊的看着季妩,两个人脸上多少有些惊恐。

    寂寂深夜,一个陌生男子突然出现在季妩房中,不管这个男子是何目的,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对季妩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你家郎君是谁?”季妩垂眸看了一眼那个锦盒。

    她的反应全然在黑衣男子的意料之中,黑衣男子勾唇淡淡一笑:“我家郎君说了,娇娇纵然心有七窍,这般汲汲营营也难免力不从心,你可还欠着他的救命之恩,可不能轻易就英年早逝,该补的时候还是得补一补。”

    他这么一说,季妩瞬间明白他口中的郎君是谁了。

    高寅那厮,她除了欠着他救命之恩,便再不欠旁人了。

    她嘴角一抽,高寅这番话还真是刺耳的很,字字句句都在讽刺她。

    麻姑与赵婆子兀的一怔,两个人看着季妩的眼中满是疑惑不解,娇娇何时欠着旁人救命之恩了?

    那人又是谁?

    季妩有些戒备的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她并没有伸手接过那个锦盒,而是开口问道:“敢问郎君差你送来的是什么?”

    她如今囊肿羞涩的很,可不敢轻易收高寅的东西。

    她声音一落,那个黑衣男子一下便笑了,他看着季妩说道:“娇娇看了便知道,我家郎君说了这个是他赠送给娇娇,分文不取。”

    他有意咬重了后面的那四个字。

    季妩这才松了一口气,她伸手接过黑衣男子递来的锦盒。

    “告辞!”黑衣看着季妩双手一叉。

    季妩微微颔首。

    赵婆子准备去给他开门,顺便探查一下有没有旁人。

    怎料那个黑衣男子从窗户翻了过去,眨眼之间已融入夜色之中消失不见。

    麻姑一脸担忧的看着季妩问道:“娇娇,来人是谁?你又欠了谁的救命之恩。”

    赵婆子亦凝神看着季妩。

    在她们两个人的注视之下,季妩随口说道:“高寅!”

    她并未多言。

    麻姑一直在乡下,她不知高寅是谁,赵婆子却是知道的,赵婆子双目微睁的看着季妩,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季妩看着她柔柔一笑:“婆婆想说什么我都知道,婆婆只管放心,我自有分寸。”

    她既然这样说了,赵婆子也不便在开口。

    麻姑也不好再问。

    季妩伸手打开那个锦盒,锦盒里放着一个细白的瓷瓶,瓶身上写着几个秀娟的小字,天王补心丹。

    麻姑与赵婆子都是识字的。

    季妩面色一黑,她随手把那瓶天王补心丹放在桌案上。

    “娇娇,高家郎君这是何意?”赵婆子见她面色不佳,不由得开口问道。

    季妩淡淡的瞟了那瓶天王补心丹一眼,她凉凉说道:“高家郎君是怕我用心过度英年早逝,还不了他的救命之恩,故而送来天王补心丹让我补一补。”

    这个高寅着实可恨!

    可见她的一举一动他都一清二楚,这种感觉真是让人不爽。

    她怎么就招惹上了这么一个麻烦?

    打不得,骂不得也就算了,还得小心翼翼的哄着,供着。

    季妩越想心中越是烦闷,她看着麻姑与赵婆子说道:“把这瓶天王补心丹拿下去,你们两人回去歇息吧!明日一早我们还要去静慈庵。”

    “是。”麻姑与赵婆子对着季妩盈盈一福,麻姑把上前把那瓶天王补心丹给收了起来。

    两个人转身退了出去。

    房中只剩下季妩一个人。

    摇曳的烛火在她脸上投下浅浅的阴影,她闷闷不乐的上了榻。

    临睡的时候还在想,一定要尽快还了高寅的救命之恩,与他早早划清界限才是。

    不然她始终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踏实。

    秦氏这么折腾了一番,所有人都疲惫不堪的睡下。

    第二日,天还未亮季伯言便去上早朝了。

    季妩醒的格外早,她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季蔓,亲口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

    从今以后,她再不是季家高高在上的嫡女,而是被季家扫地出门的邪祟。

    想到这里季妩只觉得浑身畅快不已,身上的那点伤痛也就忽略不计了。

    她洗漱过后,用过早饭,特意去了秦氏房中一趟。

    昨晚闹腾了大半夜,秦氏服了安神药还未醒。

    宋婆子如临大敌一样守在门口,说什么也不让季妩进去。

    季妩也不恼怒,更没有如昨夜一样闯入秦氏房中。

    “母亲,父亲特许我去静慈庵看一看阿蔓姐姐,不知母亲有没有要交代的?”宋婆子虽然能当着不让她进,可挡不住她说话,她是来给秦氏请安的,有什么错处呢?她一副恭顺的模样对着门盈盈一福,礼数无可挑剔。

    宋婆子看着季妩的眼中几乎喷出火来,她冷冷说道:“娇娇请过安后就请离开吧!”

    她深怕季妩将秦氏惊醒,她不由得抬头朝里面张望了一眼。

    “你要去见阿蔓做什么?”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秦氏真的被季妩给惊醒了,她光着脚便从里面跑了出来。

    季妩柔柔一笑:“阿妩见过母亲!”

    “主母!”宋婆子上前想要去搀扶,怎料秦氏看都不看宋婆子一眼,她目赤欲裂的看着季妩大声吼道:“说你要去找阿蔓做什么?”

    季妩笑盈盈的看着秦氏,她也不多说,对着秦氏盈盈一福:“阿妩告退了。”

    语罢,她转身就走。

    秦氏疯了一样想去拉扯季妩,宋婆子一把拉住了秦氏,防止她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来。

    秦氏死死的盯着季妩的背影,撕心裂肺的吼道:“你回来,我不准你去见阿蔓。”

    被逐出家族是何等打击,若是阿蔓知道怎么受得了!

    季妩未曾驻足,更未曾回头看秦氏一眼。

    秦氏疯了一样,她死死的拽着宋婆子已经急红了眼大声吼道:“你快去拦下她啊!”

    宋婆子抱着秦氏的腿跪了下来:“主母,是夫主应允她去的……”

    秦氏双目滚圆,她想要推开宋婆子去追季妩,可宋婆子死死的抱着她的腿,令得她一下也动弹不得。

    “啊……”秦氏近乎疯狂的看着季妩得背影,歇斯底里的吼叫了一声。

    季妩脚下一顿,她回眸看了秦氏一眼,给了秦氏一个浅浅的笑容。

    “你要去做什么?”任由秦氏如何发问,季妩就是不回答。

    她提步消失在秦氏眼中。

    赵婆子已经准备好了马车。

    今日天气不错,初升的太阳染红了东边的天空。

    临出门的时候,季妩交给麻姑一封信,让她给赵元送去。

    这会子秦氏已经急疯了,过会她冷静下来一定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对付她。

    季伯言指派给她的那些仆从不过懂些三脚猫的功夫,她若是想活着回来,就得学会借力使力。

    马车从东门出了临淄城直奔静慈庵。

    出门的时候季妩随意带了一本书,她正背靠着软枕在看书。

    “驭……”怎料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由于停的太猛,几个人身子忍不住往前一顷,季妩手中的书一下子落在地上。

    “娇娇。”麻姑与赵婆子伸手扶住了季妩。

    恰在那时冷风灌了进来,将车帘吹了起来。

    季妩才坐直身子,外面便响起一阵熟悉的声音来:“这不是季家娇娇吗?今日真是甚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