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大月谣 > 第八十五章 安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南楚国师闭关不在府中,春华君禁足府内不见外人,这是全南楚全丹阳城人尽皆知的事。

    因这座府邸主人的离开和其对其唯一继承人姬嘉树的禁足,南楚国师府从往日的门庭若市变得无人问津。

    除了陈子楚等少数几个的友人,姬嘉树的婚约被定下来之后,鲜少有人会来国师府。姬墨治家甚严为人冷硬,初阶大典在即丹阳城内人满为患,但却没几个他国修行者敢来拿帖子攀交情的。

    丹阳城内有望成为初阶大典主考的几位大仙官家里门槛都快被踏破了,南楚国师府的大门却冷清如雾,门可罗雀。

    毕竟,就算那些后生们再想走门路攀交情,一般人可没人敢攀到东皇太一这里来。

    这交情的等级太高了,一般人攀不起。

    有这一层原因在,在初阶大典前夕整个城都陷入蠢蠢欲动的丹阳城里,南楚国师府几乎成了唯一的净土和旁人不敢触碰的禁地。

    再加上国师府在丹阳城内地处偏僻,平日里几乎车马声不相闻。

    所以在看到那辆黑色马车之时,所有人都怔了一下。

    对于南楚国师府无人到访之时这一点姬嘉树毫不在意,反而乐得清静。毕竟私底下国师府的运转还是照常,不过是不走大门。姬清远也深知其中缘由,他更能通过他的途径知道不少国师府内外的事。

    但嬴抱月看这两人神色就知这俩黑色马车出乎了两兄弟的预料。

    “这是……”姬嘉树看向那辆黑马车,国师府门房迎出来本是为了姬嘉树他们,看到这突然驶来的另一辆马车也面露惊奇。

    这附近没其他人家,这辆马车只可能是冲着国师府而来。

    但姬嘉树想遍了最近收到的情报,都没想到会有什么人会在如此敏感的时期前来。

    墨黑的马车没有任何徽记,像是把所有的秘密都藏在其中,和嬴抱月之前见过的一辆敞篷马车大相径庭。

    嬴抱月也有些疑惑,然而所有的疑惑都在看到马车里的人的时候炸开。

    车帘里露出一个侧面,嬴抱月就已经认出了来人。

    他们见过不少次,但她没想到,居然会在这个地方,见到这两人。

    但其他人没她那么熟,马车内的人看了眼外面,似乎也没料到会赶的那么巧在门口遇到如此大的阵仗,来人吸了口气,但还是硬着头皮走出了马车。

    看着走出马车的青衣少年,姬嘉树微微一怔。

    “你是……”

    姬嘉树刚想开口,但下一刻他声音一顿,目光落在青衣少年身后的男子身上。

    不光是他,姬清远的目光也第一眼牢牢定在了那个更为年长的男人身上。

    霁雨初歇,有些许水珠落在那个男人脸上的青铜面具上,叮咚作响。

    成为国师府门口一片死寂里,唯一的声音。

    嬴抱月神情复杂地凝视着那个熟悉的青铜面具的主人。

    他身上已经收敛了大半气息,远没有嬴抱月初次见到他时那么可怕,光看气息和他身边等阶六的赵光几乎相仿,但姬氏兄弟的目光几乎是本能地凝聚在那个明明站在更后面的男人身上。

    双方一句话没说,但安静中却暗潮汹涌。

    这是属于高阶修行者之间独特的感应,而对姬嘉树而言还有些别的。

    高阶修行者认人不是靠脸,戴着面具的男人身上的气息深邃如渊,姬嘉树很清楚他熟悉的人中没有这样的人物,但不知为何他却觉得这股气息有些熟悉。

    青铜面具下男人漆黑的眼眸,也忽然看向他。

    清隽的少年和面容隐藏在面具下的男人静静对视。

    嬴抱月在一边静静凝视着这一幕,觉得似乎有些说不出来的东西涌动。

    “你是……”姬嘉树看着李稷再次问道,声音却比上次更静,静水流深。

    国师府前,再次陷入了一场诡异的僵持。李稷未发一言,但周围的其他人却本能的觉得不能插入这两人的对话。

    而就在这时,打破这片死寂的,却是李稷。

    戴着面具的男人看了一眼身边神情尴尬的赵光,往后退后了一步,伸手指了指。

    意思很明白,这位才是这次会见的主角。

    赵光这才从僵硬中逃了出来。是他拉着李稷出来的不假,但他没料到姬嘉树等人会那么快从稷下学宫回来,他们两拨人居然会刚好在门口撞到了一起。

    他更没想到他这个二哥收敛了气息戴了这样个死人面具都还能被姬嘉树察觉出来不对,他都不知该说是李稷气场太可怕还是姬嘉树太敏锐……

    高阶修行者的世界真可怕……

    这时姬嘉树也迅速恢复了平静,看着在丹阳城外有过一面之缘的青衣少年,施了一礼。

    “吾乃丹阳姬氏次子嘉树,不知东吴……继子来敝府有何贵干?”

    姬嘉树淡淡开口。

    “继子?”

    一边皱眉思索的归辰这才反应过来。当时东吴马车匆匆而过,不少人对这位籍籍无名的东吴继子连名字都没记住就去看北魏圣女了,更别提脸了。

    估计能记住的就只有记忆力超群的某春华君。

    赵光闻声苦笑,上前对姬嘉树还礼。

    “吾乃东吴大司马田茂嫡三子田光,此次承蒙朝廷看重被封为东吴继子。春华君,久仰大名。”

    田光……

    东吴大司马第三子……

    嬴抱月看着一脸尊敬地和姬嘉树客气来客气去的少年,麻木地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赵光身后沉默无言当背景板的李稷……

    假的吧。

    鬼知道这两兄弟到底姓什么……

    也许下次见到就姓别的了也说不准。

    “哪里,田公子客气了。”姬嘉树看着一脸热情的赵光,不失礼数地打断了对方的场面话,静静看着赵光,“东吴继子大驾光临,敝舍蓬荜生辉,但家父不在,小子又处于禁足中,不知东吴继子此次前来到底……”

    不管在自己国内是什么地位,但一国继子在这里就代表他的国家。

    看着身上气息不算深厚,开口也没说要求见南楚国师反而一直顾左右而言他的赵光,姬嘉树疑惑地眯起眼睛。

    这人到底是要来做什么?

    赵光听到这直白的问话,不露痕迹地看了一眼身后的李稷,看向姬嘉树,“我等此次前来……”

    吱呀一声,国师府大门洞开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老奴不知东吴继子这么快就到了,有失远迎。”

    听到这个声音,姬嘉树闻声回头,瞳孔一缩。

    “季二叔?”

    姬嘉树怔然看着站在门边的季二。季二虽然是个下人,但他伺候姬墨多年更是国师府上一位管家,府内地位斐然。这些年在府内养老除了姬墨吩咐的大事轻易不出门。

    姬嘉树已经很久没看到他。

    嬴抱月看到这个老人也一怔。

    “季二叔你怎么这个时候……”姬嘉树说到一半猛地看向门口的赵光。

    “难道……”

    “没想到大公子和二公子居然正好都在,也不用老奴去一个个通知了。”

    嬴抱月心中忽然升起不祥的预感。

    季二看向门外的东吴马车,满是皱纹的老脸堆起一个笑容,呵呵笑着开口。

    语不惊人死不休。

    “二公子,老爷刚刚传了令,从今日到初阶大典结束,东吴继子会在国师府暂住。”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