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却道寻常 > 第九十三章 求票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鸨身子又是一颤,却死死的咬着牙不肯开口。

    跑出了很多人,仍旧有很多人在围观,看热闹是所有人的天性,在没有大祸临头的那一刻都不会轻易退去。

    红袖紧紧抱着浣熊。

    熊胖吐着舌头有些生无可恋。

    杨不定第一次拔出了剑,以他为中心点点冰寒从地面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冰冷侵蚀着地板,发出咯吱的声音。

    几片冰花凭空生出落在了周遭的桌椅上,落在了那个白玉的盘子上,发出了碎裂声。

    那名军士已经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心中不停地怒骂着那混蛋去报信竟然去了这么长时间。

    世子殿下回到小南桥果然是憋着一肚子气,眼看着就要砸场子了。

    ......

    春来居上下共有七层,一楼接客。

    二三楼接待下三等的人。

    四五楼接待中三等的人。

    六七楼接待上三等的人。

    而此时在七楼最中间的一间屋子里坐着三个人。

    三个年轻的人,不是少年,看上去大概在二十三四岁的样子。

    分坐东南北。

    小南桥里有很多的公子哥儿,但是公认身份与威望最高的便只有三个人。

    陈老将军的独孙,陈玄策。

    姑苏城老剑神最得意的弟子,也是他的长孙,慕容雪的哥哥,慕容。

    他没有名字,也不需要名字。

    自小到大以慕容为名。

    还有一位却是一名女子,听雪楼的圣女,莫清欢。

    如果抛却陈留王世子的名头来讲,对于江湖人来说,听雪楼这位圣女的名头可要比李休这个不显山不露水少楼主要高的多。

    关于这份计划三人制定了很久,光是推测可能出现的意外就足足推演了数百遍,如此才确保万无一失。

    他们有信心可保大唐十年平安。

    今日来此与其说是商讨细节,莫不如说在做最后的准备。

    这里是七楼,楼下的声音再吵,动静再大也是传不上来的。

    三人聊得很投机,也很满意。

    然后那句用灵气扩散的话便传到了他们三个的耳朵当中。

    话语微微一顿。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二世祖罢了,不必在意。”

    陈玄策穿着一身的黑色劲装,脸上棱角分明,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刚毅。

    这种情况在小南桥不算少见,总有一些自认为了不起的人喜欢寻衅滋事。

    这只是一件小事,像是唱戏时候换幕的插曲,并不值得在意。

    他伸手拿起了面前一枚干果,手指微微用力将外壳捏开,取出里面的果肉放到嘴里。

    “荒人信仰树神,所以每年都会举行祭祀,每十年会有一次巨大的祭祀活动,今年便是第十年,只要计划不出纰漏,便可保大唐十年平安。”

    陈玄策说道。

    慕容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姑苏城没问题。”

    说完这句话之后便不再开口。

    陈玄策也没介意,慕容的性子便是如此,生来狂傲,以姓为名,行人不敢行之事,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姑苏城在大唐的地位极高,尤其是老剑神还活着,所有人都不敢有所忽视,所以依附于姑苏城的江湖势力也有不少。

    只要他动了,那些势力也会动。

    江湖其实就那么大,大家总有藕断丝连的关系。

    姑苏城一动,而且还是为了保大唐平安,那么半个江湖都会动。

    于是陈玄策满意的点了点头,将视线放到了莫清欢的身上。

    然后皱了皱眉。

    听雪楼的圣女容貌无双,尤其是修行听雪楼功法的缘故整个人的气质尤为的清冷和孤傲。

    对同辈子弟从来都是不假颜色,很少会有情绪波动的时候。

    而此刻,莫清欢竟然是眉头紧皱,眼中带着厌恶。

    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这时候楼下响起了那个一的声音。

    陈玄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些。

    “听雪楼可能帮不上忙了。”

    莫清欢轻声道。

    这话一出陈玄策再也无法保持淡定,竟是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有些不敢相信。

    “事关国运,圣女不可玩笑。”

    陈玄策面色沉重,喝道。

    听雪楼是天下最大的情报机构,也是天下最大的此刻组织。

    缺少了他们的力量那就等于是将一把剑的剑尖活生生的掰掉,没有了剑尖的三尺剑如何能够刺的进荒人的身体?

    “楼主远在关外不理事,圣女便是听雪楼的掌门人,只要你开口楼内上下难道还会有异议不成?”

    陈玄策道。

    慕容紧闭的双眼睁开了一条缝隙,目光射出冷冷的落在莫清欢的身上。

    事关国运和百姓,若有人起了什么不该起的心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他来了,听雪楼的人便不会再听我的话。”

    二人的态度不算好,莫清欢这次却没有生气,只是目光复杂的看着门外,轻声道。

    这时候三人的耳边响起了同样的一道声音。

    “二!”

    这道声音很熟悉,莫清欢听了十几年。

    她是圣女,是有资格继承楼主位子的人。

    但这十余年都被这声音的主人稳稳踩在下面。

    楼主坐着,他也坐着,莫清欢只能站着。

    只要有他一刻在,楼主的视线就永远不会落在自己身上,哪怕一年前这个人还是个不能修行的废人。

    “是他?”

    在听雪楼内除了楼主之外还能稳压圣女一头的便只有李休。

    陈玄策很清楚这件事。

    慕容也很清楚,他的眸子完全张开,视线也放到了门外。

    三人之间有些沉默。

    “只要他不出现,自然就没人会听他的。”

    陈玄策突然开口说道。

    慕容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一只手握在了自己的剑柄上,很认真的开口道:“当年李来之战死,我尚未修行,恨不能取而代之,你若是要杀李休,我就杀了你。”

    莫清欢没有开口。

    陈玄策说道:“哪怕我们的计划付之一炬?”

    慕容站了起来,那双眸子前所未有的认真与明亮。

    “在所不惜。”

    于是陈玄策也不再说话,转身推门走了出去。

    慕容与莫清欢也走了出去。

    从七楼向下看去,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个青衣染血的少年伸着两根手指环视四周。

    “这就是李休?”

    陈玄策问道。

    莫清欢点了点头,面色复杂至极。

    “这就是李休。”

    ......

    ......

    PS:宣布一下获奖名单,分别是雪无夜,执行淡,还有书友42920492,唉我准备了三样礼物,只有四个人参加,我心态崩了,越想越难受,所以这章写的不是太好,有失水准,丢脸(不过上一章写的真好,我很满意)几位记得留下联系方式哦,或者加读者群,在群里联系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