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道易天下 > 第六百八十章 并入苍狼

第六百八十章 并入苍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人心里虽惊,但却浑然不惧,深吸一口气,身上乳白色光晕突兀一现,双拳猛地朝面前那人后背击打而去。

    黄狗仔刚才情急之下,未曾思索太多,运转小腹气流灌满双腿,猛一蹬地,整个身形姿势不变,保持半蹲与弓背样子,朝中年人激射而去。

    不过一息之后,他便后悔之极。

    只觉后背之处猛然收到重击,第一拳击打在后背,便已让他感觉五脏六腑错位,同时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他疼痛之中,反应也是极快,想起易恒所说,拳之所到,便是气流之所到,故而瞬间将气流集中到后背之上,后面那一拳击到后背之时,他只觉一股劲力冲进后背。

    正当他以为如同刚才一般,会喷血会疼痛之时,口中闷哼响起,却发现后背处的气流如同活物一般,主动朝那劲力冲去。

    让他狂喜之极的是在气流包容之下,那劲力瞬间消失不见,如同被气流融化一般。

    只是相应的,气流明显也少了一小部分。

    但这惊喜已经足够令他立即鼓足勇气,继续朝后方撞去。

    “嘭嘭嘭……。”

    连续十数声闷响,就算后背有气流在,黄狗仔也已经感觉无法坚持,但从未用在实战上的游龙八卦拳劇然间竟然不知如何使出来。

    感觉到体内气流越来越少,他着急无比,一咬牙齿,猛地转身,低吼一声:“乾为天,天行健,滔天怒怨。”

    众人只见场中两人激斗之处,忽地飙风四起,从黄狗仔拳头上猛地激射出两道无形劲风,直冲那人。

    易恒隐在空中,嘴角露出一次微笑,微微点头。

    ......

    三个月之后,犬戎部所有部族越过茫茫雪山,融进草原上所有部族大军,如同小溪一般汇聚进大海。

    易恒也身披着灰色羊皮,像是平常武师一般,跟在队伍之中。

    距黄狗仔出手已经三个月过去。

    他使出《八卦游龙拳》之后,在众目睽睽之中毫无任何悬念将那中年人击败。

    只是那人大惊之下,也全力反击,最后虽败退昏迷,但却将黄狗仔内力耗尽。

    而毛伊西格见势不对,大手一挥,五百多人拔刀而起、一拥而上,瞬间与犬戎部厮杀起来。

    血光乍现、伤亡顿起,草原上的安宁瞬间被厮杀声与惨叫声充斥。

    内力所剩无几的黄狗仔虽然能够在乱战中自保,但对于一边倒的厮杀,也是无奈之极。

    但易恒并没有现身,更没有出手。

    直到昏迷倒地的中年人醒来,及时制止住毛伊西格,这场草原上粗犷的厮杀才结束。

    最终,哈日瑙海也醒来,只是无力反抗的他,不得已只能同意并入草原大军,一起抗衡西岐。

    易恒回头看着身后越走越远的茫茫山脉,沿着山脉骑马疾驰十多天,恰好有一个狭窄的峡谷让众人穿过山脉,无须受到爬雪山之苦。

    茫茫山脉之后,仍然是一片辽阔的草原,只是随处可见的放牧民族让他知道,草原所有部族应该都已经汇集在此,抵御西岐征战。

    而这一带,他知道,便是青海范围,前方的前方,就是西岐所在,也许,草原大军与西岐大军正在激烈交战。

    胡勒根走在最前面带着队伍,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楚是喜是悲,被人抬着的哈日瑙海走在最中间,时时还会陷入昏迷。

    黄狗仔大部分时间都守在哈日瑙海身边,据那位中年人说,昏迷是因为练功功法出了问题,他也没有办法解决。

    易恒自然也逃不脱黄狗仔的纠缠,他摇头表示无能为力,虽然黄狗仔一脸不信的样子,但也无可奈何,只有时时苦苦哀求。

    “加快速度,两日后便可回到部落!”

    前方传来一道吼声,众人立即再次驱马疾驰,行进的队伍便飞快朝草原深处奔去。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现牛羊。

    天穹之下,一片无边无际的草原,无数牛羊在草原上欢快地奔驰嬉戏,放牧人在牛羊后面幸福的吆喝。

    两日之后,众人眼里出现连绵不绝的帐篷。

    一圈一圈紧紧围着,如同一条巨大蟒蛇一般,盘踞在草原深处。

    “到了,草原十八大部落,成百上千小部落聚集一起,组成草原大军,定然会将西岐抵御在草原之外!”

    前方再次传来吼声,众人闻之,皆兴奋不已。

    众人终究是草原一族,见如此场面,又怎会不高兴不兴奋?

    就连黄狗仔也不在纠缠在他身边,全力驱马,朝帐篷深处奔驰而去。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易恒轻声念到,眼前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帐篷,不知有多少凶悍的草原牧民,难怪数千年,草原一直是中原劲敌。

    就是他们,随时会入侵中原残杀中原百姓?

    他眼里渐渐射出精芒,彪悍的牧民随处可见,对于他们这数百人的到来并没有任何惊奇,眼神反倒是热情而欣喜。

    显然,每天都有草原中的小部落加入到大军之中,为抵御西岐增添一股力量。

    他双眼紧紧盯着百里外那一面迎风摇摆的旗帜,漆黑的旗帜上巨大的雪白狼头随风摆动,张大狼嘴,利牙闪着寒光,眼神犀利,似乎随时会从旗帜上猛扑而下。

    那里是所有帐篷中央,一个巨大的帐篷如同蟒蛇的头颅一般很是显眼。

    方圆百里草原以那里为中心,如同一个巨大圆盘一般,被分成十八份,想必这就是草原十八个大部落。

    他随着众人驱马而入,进入正西部落群。

    小小的犬戎部并入苍狼部,他自然再也不会有单独一个帐篷的待遇,此时他盘坐在地上,正被胡勒根睁大眼睛盯着看。

    三尺外站着的胡勒根,眼里带着迷惑之色,显然是一些问题困扰他太久,但一直没有机会问。

    此时,正好是机会,故而他微微躬身,恭敬问道:“曾武师,黄,不,席日勾力格的功夫是您传授的么?”

    易恒眼皮不动,淡然回道:“不是!”

    “这......。”

    胡勒根料不到是这么直接的回答,后面的问题再也问不出来,双眉紧紧皱着,腰身稍稍抬起,眼里的迷惑更是浓烈。

    “那他为何突然间那么厉害?”

    “也许他是习武天才,一朝悟道呢!”

    胡勒根身形一震,忽地又轻笑道:“一朝悟道?绝无可能!只是他父子俩突然间变得陌生起来,呵呵!”

    易恒抬眼望着他。

    “一个是我自认为熟悉了解的安达,一个是我断定习武资质极差的黄狗仔。”

    胡勒根抓抓额头,继续说道:“但现在,我那安达身份,恐怕并非是他所说的流浪牧民,而黄狗仔习武资质也不是如此之差?”

    他有些不自信,喃喃自语。

    易恒闭上眼睛,打坐调息。

    接下来,恐怕便要直面草原联盟大军与西岐大军相互厮杀战争,自己该如何做?

    ......

    “阿爸,你醒了?”另一个帐篷,黄狗仔见闭目养神的哈日瑙海忽地睁开双眼,并且坐起身来,便立即问道。

    哈日瑙海脸上黑气隐现,瞬间变得紧张起来,低声吩咐道:“你先出去,赶紧,离远些!”

    黄狗仔闻言一愣,但第一次听见如此严厉的语气,故而不敢迟疑,也不敢多问多想,起身便朝帐篷外走去。

    “等等,替阿爸擦擦脸上的尘灰,扶阿爸坐好,替阿爸整理好衣服!”

    黄狗仔刚跨出一步,便听到身后的急切吩咐。

    他立即转身照做,一丝不苟地将哈日瑙海头发梳理好,脸擦干净,衣服整理好,扶他坐起。

    哈日瑙海挣扎着坐直,对他点头一笑,朝他挥挥手,他便转身离开帐篷,听话地远离此处。

    哈日瑙海安坐片刻,直到感觉胸口发闷、脑海眩晕之时,他便听见一道脚步声离帐篷越来越近。

    他振作精神,双手再次梳理披着的头发,确认很是柔顺之后,便朝门帘开口道:“进来吧!”

    假装不看门帘之处,但双眼余光却注意门帘一丝摇动,他脸上显出一丝紧张,感觉心脏就快要跳出胸膛。

    沉默片刻,门帘缓缓拉开,他余光扫去,心脏瞬间停止,差点窒息的他悄悄用力深吸一口气,眼睛猛地朝门帘看去。

    一道艳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帘处,映进他的眼眸。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容貌,只是原本披着的长发,如今已经编成小辫子,只是熟悉的眼神,如今已经变得有些陌生。

    是可怜?还是什么,他始终猜不透。

    “你受伤了?”

    “你来做什么?”

    来人微微一愣,忽地展颜一笑,脆声道:“自然是来看你啊!”

    哈日瑙海见到她的笑容,脑海中轰一声震响,眼神一阵迷茫,仿佛是回到十多年前一般。

    但瞬间,他面色一振,沉声道:“我不用你看!”

    “咯咯,每一个草原英雄都值得我来看望,你带着犬戎部全族而来,为草原增添一份力量,怎么着,我也得来看望!”

    哈日瑙海脑海中再次震响,眩晕瞬息,这才艰难地问道:“你,你是以阿骨朵的身份,还是以小王妃的身份来看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