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诸天归途 > 第六十七章,暴躁的莫金

第六十七章,暴躁的莫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武师兄!”

    还未踏入院门,武当归就见两道熟悉的身影从前方赶来,这让他微微一笑,看着前方说道:“我方才还在想你两会不会在这边,没想到还真被我猜中了!”

    “嘿嘿!”那其中的一道身影一边笑着,同时目光热切地看向武当归身侧的两人,问道:“这两位是新入院的师弟吗?”

    “是啊,这一次运气还算不错,成绩要比想象中的好!”武当归点头说着,语气之中有欣慰也有自嘲。

    此刻,楚啟凡静静立在一旁,毫无疑问,他就是新入门的两名学员之一。

    而在他的右边还站着一名少年,少年容貌清秀,皮肤呈现着一种病态的白,显然也是跟前者一样,选择了加入这“据说没什么前途”的七院。

    虽是一同尾随武当归而来,但对于身旁的这名少年,楚啟凡知晓的并不多,只知道对方名叫莫金,修为大概是在化海境八重。

    “这位叫做赵子浪,你们姑且可以叫他二师兄,而后面那个有些胖胖的叫做祝翦涛,是你们的三师兄!”

    武当归指了指前方的两人,朝着楚啟凡二人介绍着,这也让那边的祝翦涛有些不高兴。

    “师兄,你说你介绍就介绍,干嘛还要在前面加个胖胖的呢?我跟你说,我前些阵子量了一下,也就一百三十斤左右,算不上多胖了吧!”

    闻此,赵子浪默不作声地走到祝翦涛的身前,伸手轻轻拍了拍后者圆鼓鼓的肚子,调侃道:“那是前些阵子,我可记得令堂前几天刚给你整了些八珍玉食过来,那味道闻得我都有些馋得慌,想来你又该胖了不少吧!”

    “你又造谣,反正我是不会承认我有一百五的!”

    轻松的氛围下,众人之间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楚师弟,你这点修为在学府可有些不够看,咱七院虽是讲究“炼魂”二字,但修为也是不能落下的!”

    当得知了楚啟凡的境界后,赵子浪原本就比寻常人要黑的脸色更添一分深沉,开始苦口婆心地说着,不过很快他的面色就缓和了下来拍着胸脯继续道:“不过你放心,要是有人敢欺负你师兄我保证帮你全收拾干净!”

    听到前者的话,一直尾随在后方的祝翦涛悄然点头,显然也是十分认可他的话。

    楚啟凡脸上只是笑着,心中也是自嘲,单看修为自己好像还真的有些弱啊!

    七院的规模很大,四人花了不少时间才转遍了院内的各个角落,至于为什么是四个人?那是因为武当归中途就因私事先行离开了,这向导的工作也就落在了赵子浪二人身上。

    “师兄,有件事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某一刻,沉默寡言的莫金抬首望着赵子浪的背影,难得开口问道。

    “师弟你尽管问!”赵子浪扭头望向对方,一脸希冀地说道。

    “我们七院现在总共有多少名学员?”

    此话一出,楚啟凡的眼皮也是不易察觉地跳动一下,说实话,莫金这个问题也是他一直想问的。

    老实说,方才一路而来,他还真没见到几个人影,整个院内的气氛只能用惨淡来形容。

    “这个嘛……”赵子浪嘴间携着一丝苦意,语气稍稍压低了几分:“算上你们两个现在是八个吧!”

    八个?

    不仅是楚啟凡,饶是以莫金的定力脸上都不禁浮现出一些怪色,八个人的学院,这还能叫学院吗?

    “这个你们两应该要有心理准备的!”

    见到两者的反应,赵子浪洒然一笑:“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等老师回来人就会多起来了……”

    听到前者的话,身后的祝翦涛只是轻轻摇头,目光眺望着远方,心中不禁怅然。

    能不能等到老师我不知道,只是二师兄啊,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就毕业了!

    “赵子浪,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乐观啊!”

    随着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响起,一伙人影已然出现在了楚啟凡等人的视线之中。

    “秋云,你来这里作甚?”赵子浪目光直指那其中的为首青年,说话的语气也是冰冷了几许,显然平日里他与对方的关系并不算和睦,说是紧张也不为过。

    那被他唤作秋云的青年眉间顿时拧了拧,怪声怪气道:“怎么,难不成学府里的规定又新增了不能串门这一条?”

    “规定是没有,你爱干嘛就干嘛,别烦我就是!”赵子浪冷眼而视,轻哼了一声,然后对着楚啟凡二人说道:“我们走吧!”

    “呵,原来是招到了新学员啊,难怪对其他人都爱理不理的!”一边说着,秋云地目光在楚啟凡与莫金之间来回扫了扫,略一停顿后,他鬼魅一笑:“两位小兄弟,能成为内门弟子想来大家都是天才,这七院除了清净点外要啥没啥,不如加入我们一院,何必屈身在这不毛之地中白白浪费天赋呢?”

    “秋云,你再给我多说一个字,小心我揍你!”

    “啧啧啧,赵子浪,我这可是金玉良言,都是为了这些新生好啊!”秋云扯着嘴说道:“而且我好歹也是英杰榜上的人,你这点恐吓手段可吓不到我!”

    “那又怎么样,还不是排在老子后面?”赵子浪淡淡一笑,说道。

    对于前者的嘲讽,秋云不予理会,而是再次看向楚啟凡二人问道:“两位小兄弟,我刚才的话思考的怎么样?”

    “没兴趣!”紧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不冷不淡的回应已然响起,这让秋云的脸上难以察觉地轻颤了一下。

    赫然,这说话之人便是一直默默不语的莫金。

    “那不知这位小兄弟……”

    “抱歉,我暂时也没那个打算,多谢学长的好意了!”察觉到秋云的目光,楚啟凡也是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哼,真是给脸不要脸!”

    秋云的身侧,一个冷厉少年一步向前,他话音突兀,弄得秋云都有些云里雾里。

    “马师弟,不知你是要……”

    见到前者那诧异的目光,少年轻哼一声,大叫道:“秋师兄,你好言相劝,对方却是如此不给你脸面,这不就等于打了我们一院的脸吗?”

    “跟我一样只是一介新生,却是此般目中无人,也不知是真有骨气那么狂,还是仅是一个绣花枕头?”

    听到他的话,一向沉默寡言的莫金顿时来了兴致,歪着脑袋说道:“一个大男人叽叽歪歪的没完没了,想找茬就直说!”

    “正合我意,我听闻学府中心有一座擂台,专门供学员解决个人私怨,既然你觉得我叽叽歪歪,那不如擂台上见,可敢?”

    这语气咄咄逼人的少年叫做马不平,作为一名新生,这一切都是他的有意为之,为的就是在师兄面前好好地展现自己,以求未来得到更高的关注。

    本来他还在思考该用怎样的话语激怒对方,却没想到莫金的脾气竟是如此的直接,那样也好,省了他不少的口舌。

    月华学府中央,一座宽敞的擂台之上,两个少年相对而立,目光之中皆是流转冷色,透露出的是少年的桀骜与无畏。

    不用多言,这两个少年正是一言不合就开战的莫金与马不平。

    台下,祝翦涛手掌抚着后劲,眼神之中满是无奈:“这新来的师弟看着文静,没想到却是个暴脾气,怎么劝都劝不下来呢!”

    “那样最好,这性子以后怎么也不会让人欺负!”赵子浪鄙夷地看了前者一眼,说道:“哪像你刚进学院那会儿,怂的花都能谢了!”

    “赵哥,别揭我老底好吗?小师弟可还在这听着呢!”

    楚啟凡只是一笑,对于这种闲谈他可没什么兴趣,擂台之上的战斗它不香吗?

    “哼哼,我很欣赏你的个性,只是不知道你能在我手上撑过几招呢?”马不平一脸自傲地看着前方,言行放纵,只因他的修为足足到达了化海境八重巅峰。

    这般修为虽然远不及孙海斌等翘楚,但放在这一届新生中也算是踏入了顶级行列,这也是他敢主动挑事的原因。

    电光石火间,两人的身影已是缠斗在了一起,皆是拳脚并用,朝着对方的死穴打去。

    不过令人出乎意料的是这场比斗并没有斗的多么难解难分,仅仅半刻钟的时间,其中一道身影就已是气喘吁吁,跪地不起,再看这人,可不就是那先前还桀骜无比的马不平吗?

    这家伙的实力怎么会如此之强?

    此刻,马不平正努力调理着体内翻腾的气血,眼神之中的狂傲早已不见,仅留下难掩的震惊。

    他没想到这一次自己居然阴沟里翻船了。

    “你还不认输吗?”莫金居高临下地看着马不平,冷冷的话音从他嘴中传出。

    见对方沉默,莫金的眼角寒意一闪,刚刚放下去的拳头再次抬了起来:“你不说的话我就默认你继续了。”

    又是一阵拳打脚踢之后,马不平的身影被狠狠抛飞了出去,足足在擂台之上滚了三圈才停止了下来。

    “我认输!”

    马不平黑着脸从地上踉跄起身,身上的痛意在磨灭着他的骨气,也知道再不认输恐会被对方继续虐待下去,那一直不愿被他吐出口的三个字终是被其艰涩说出。

    “那就好!”莫金看了他一眼,用隐晦的口吻数道。

    “这次算你走运,忘了整点彩头了,否则你就不只是被我揍一顿那么简单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