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天作不合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乔小姐不知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闻讯而来的大夫匆匆赶来,与乔苒打了个照面之后,当即便停了下来,笑着同她打招呼:“乔小姐。”

    是那位妇科圣手冯老大夫。

    乔苒看的眉心一跳,看向冯老大夫身边那两个官差:“这方老夫人怎么瞧都不像是那个病吧!”

    “什么话?你当老夫只会看那种病吗?”冯老大夫哼了一声,嘴角两撇胡子翘了翘,“老夫旁的也看的,再者说来,她……是不是女子?”

    冯老大夫手一指,指向牢里的人。

    这当然是,乔苒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冯老大夫这才掸了掸身上根本不存在的尘土,道:“乔小姐,老夫去去就来,一会儿过来问问你事情的经过。”

    官差只说这恶妇突发恶疾,也没说是什么事,路上他好说歹说,才诳了一点消息出来,说是这恶妇想见乔小姐,才见了没多久,便突发恶疾了。

    眼见冯老大夫走了进去,唐中元叫住了去请大夫的官差,问道:“怎么回事?让你去请大夫,怎么请了他来?这金陵城的大夫可不止这一个吧!”

    比起有“妇科圣手”之称的冯老大夫,擅长老人病的王大夫,擅长医治突发恶疾的周大夫还有科科精通的李神医等等,这些哪个不比请这冯老大夫更合适?怎的请了个妇科圣手过来?

    官差回道:“才到医馆,开口说了一声,这冯老大夫就主动跑过来了,说是同乔小姐关系好,只要同乔小姐有关的病人他都义不容辞,还……还不收诊金。”

    最后一句小声了不少,他方才出去的急,未带银子,官府让垫付银子却忘了给的也不是没有过,正好有个不收诊金,名声还不错的,他便顺便带过来了。

    “我这也不是怕慢了耽搁嘛!”官差说着忍不住往牢房的方向看了一眼。

    隐隐还能听到牢房里传来的惊呼声,那个方李氏捧着那颗痣神神叨叨的跟发了疯病似的,一时半会儿也要不了命的。

    唐中元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算了,冯老大夫的医术还是不错的,想来也能看出个大概来。这些在城里出了名的大夫水准也不会有太大差别。一个能看的,基本其他几个也看得;一个不能看的,其他几个也悬得很。

    正这般想着,便见进去没多久的冯老大夫抱着医箱又走了出来,而他身后的牢房里,方李氏还在嚷着“她的富贵没了”。

    唐中元看的心头一惊,忙迎了上去,问道:“冯老大夫,这方李氏怎么回事?”

    “没什么大碍。”冯老大夫说着将他推到一边,一张老脸凑到了乔苒的面前。

    “乔小姐,说说这方李氏是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的呗!”

    他陪着笑问道。

    乔苒有些惊讶,反问他:“这个和她的病有很大关系吗?”

    “有,有。”冯老大夫一边点头一边笑看着她,“对症下药,知晓病人发病的缘由也是很重要的。”

    是吗?乔苒觉得有些怪怪的,但细一想,又觉得冯老大夫的话不无道理,便开口回忆了一番。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我们要走时,我突然看到她山根那里的那颗痣。瞧着黑乎乎的,想起城里传言她菩萨面是因为山根一处朱砂痣,可现在瞧着的确实黑痣,所以,我便问了一问。”乔苒说着一摊手,“结果她就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捧着她那颗痣大呼小叫了起来。我和唐中元唯恐她发了什么疯病,便叫人去请大夫了。”

    “原来是这样啊!”冯老大夫闻言恍然,看着她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放心放心,那恶妇没什么事。就是本心思深沉,多处淤积于心,突然情绪激动,以致失明罢了。”

    失明?一旁那个官差吓了一跳:“你是说她瞎了?”

    “大惊小怪什么?”冯老大夫白了那官差一眼,“小事罢了。”

    瞎了叫小事?官差抽了抽嘴角,道:“这叫小事?冯老大夫,你赶紧给她治一治呢!”

    “开些通淤的药,”冯老大夫说道,“这个你换王大夫、周大夫来也一样,都是这么个开法,她年纪又这么大了,好不好全看天意了。”

    话音刚落,对上几人望过来的目光,冯老大夫忙直了直身子道:“这老夫可没敷衍,换个大夫来也一样的。”

    官差看着他,嘴角抽了抽:“那这叫小事吗?”

    “她身上背了几十条人命了,死罪总是逃不了的,同生死相比,这不叫小事叫什么?”冯老大夫冷哼了一声,背着医箱将他推到一旁,“不信老夫,你便换个人来再看看便是了。老夫先走了,”说着他朝一旁的乔苒笑了笑,招呼了一声,“乔小姐,改日再见啊!”

    这副急匆匆离开的样子,看的众人正讶然间,一个官差从外头走了进来,边走边感慨:“想不到这冯老大夫也喜欢管闲事,难怪闺中密友甚多,堪为妇科圣手,妇女之友了。”

    唐中元看了眼乔苒的脸色,忙问他:“那冯老大夫在外头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大事。”官差说道,“只嚷嚷着让他那医童去得月楼,他有个乔小姐的消息要卖给他。你说他这一把年纪了,还那么爱管闲事。”

    倒是险些忘了,得月楼请的说书先生专讲她的事,难怪这冯老大夫不收诊金也要跑来了,这诊金哪能比将消息卖给得月楼赚得多啊!

    得月楼关于她的消息从来都是最快的。

    那说书先生一敲醒木,喝道:“那恶妇见了乔小姐,当即吓的大惊失色,原本是好端端的朱砂痣菩萨面,眼下倒是朱砂痣反吓成了一颗黑痣。真真是作恶太多,遭了天谴,将一双招子都吓瞎了……”

    台下嗑瓜子喝茶的听客一阵叫好声。

    “明明是那方老夫人自己的事,关我家小姐什么事?”红豆愤愤的关上了包厢的房门,瞪眼看向那得月楼的掌柜,“你们胡说八道。”

    “说书的故事都是半真半假的,”得月楼的掌柜不以为意的将桌上五锭金元宝往前推了推,面上露出几分半真半假的怀念,“乔小姐要离开金陵了,这一回离开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真叫人想念。”他摸了摸眼角,做涕泪状。

    “总是相识一场,也没什么好送的,就送些盘缠吧,助乔小姐此行一路顺风。”

    什么?包厢中几个人吃惊的看着他。

    红豆更是不敢置信的说道:“我家小姐几时要离开金陵了?”

    见几人脸上的吃惊不似作假,掌柜这才惊讶的看向她们,说道:“咱们甄大人要升迁大理寺卿了,此行乔小姐要一同随行,乔小姐不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