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步步为饵 > 第一卷 风起秦淮 第081章 破晓之战:雪海抉择

第一卷 风起秦淮 第081章 破晓之战:雪海抉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初至亡奴囹圄附近,视线逐渐变得开阔,此时的青坡早已化作一片浩瀚的雪野。

    与重重叠叠的宫闱、环环绕绕的官道不同,这里是一片难得的开阔。数十个风人跨着狼骑在这片雪野之中纵情奔驰,他们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那里有着千里冰山,有着一望无际的雪野,他们一年四季皆可在那里自由驰骋。

    没了宫墙的阻隔与车马人群的拥塞,他们就像一只囚禁了数年后一朝脱笼的鸟儿,笔直地冲向了无边无际的苍穹,越飞越尽兴,越飞越不知疲倦。

    那雪野之上忽然出现了几个亡奴,他们根本没见过这么大只的野狼,当看见那狼人有意抽打着野狼朝他们扑来之时,疯狂掉头,撒开了腿拼了命地跑,无奈被脚铐束缚着,没跑几步,便戚戚然栽倒在深雪之中。

    折腾了一夜的狼骑早已饥饿难耐,面对着爪下的猎物,他们猝然俯下身子张开了瓢泼大口,一阵毛骨悚然的尖叫声中,锋利的狼齿在亡奴大腿上撕扯了一下,便被背上的主人用皮鞭催促着前行。

    茫茫的雪野之中,忽然之间,便多了几条曲折冗长的漆黑痕迹和几具半死不活的尸体。

    狼背上的主人一味纵情享乐,几乎忘记了此行的目的;雪野中的狼骑却是饥肠辘辘、疲惫不堪,他们的身上满是深深浅浅的伤痕。忍受不住伤痛之苦,几匹狼骑凄然扑倒在雪地之上,雪地一寸寸陷了下去,饿狼一个抽搐,连带着主人一并滚到了雪坡下。

    听见狼骑咆哮的声音越逼越近,李愚和白饵一路跌跌撞撞艰难行进着,他们离阳春宫越来越远,直到阳春宫的轮廓在他们频频回首的眸子里,彻底模糊。

    风雪太烈,天地皆是一片苍白,导致二人彻底失了方向。眼前是一片萧瑟的乔木林,隔着丛丛乔木,可以看见远处青坡之下,许多狼骑的影子在来回穿梭。

    “那是什么?!”白饵突然停下脚步,朝远处鬼魂似的东西,猛地一指,震惊地问。

    听着那阵阵狼嚎,李愚的眸色很快就暗了下来,他平静地告诉她:“那是漠沧的狼骑。”

    闻言,白饵眸子猝然慌乱起来,她很早就听白生大哥说过,狼骑是漠北民族作战时的利器,普通的狼骑高于常人三尺,它们生性凶猛且食量巨大,饥饿时易吃人!

    她颤抖着身子,十分不解,忍不住回头问他:“狼人要抓逃逸的亡奴,为何会出动狼骑?”蓦然对上他的神情时,才发现他的脸色变得极其惨淡。

    “......”望着远处成群的风人,李愚陷入一片迟疑,他总觉得,这件事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这时的聚龙城恐怕早已一片混乱。

    不敢再想下去,李愚眼神一厉,收回落在远处的视线,旋即拉着白饵朝着远处较为开阔的地方逃去。

    “抓住男囚”只听得远处传来一阵厉斥声。

    二人一惊,脚步忽然陷于雪地之中,不再动弹。本以为有一丛丛杂草可以作掩护,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他们紧紧攥着彼此的手,胆颤着回过头,仿佛要引颈受戮。

    “军爷饶命啊!饶命啊!小的不敢逃了,再也不敢逃了!”

    杂草遮住了视线,但真相却看得格外清楚,距他们不到十米的地方,一栽倒于雪中的男囚惊慌地爬到狼人脚下,苦苦哀求着。原来只是虚惊一场!

    白饵正想松手顺上一口子气,谁

    知,却被李愚猛地一拉,肃穆的眼神中透露着警醒,脑袋一低再低,便不敢再看远处一眼。

    “抬起头来!”狼人呵斥。

    小命难保,哪敢不从?那男囚颤颤巍巍地抬起了头。狼人肃然瞥了一眼后,发现无果,便极不耐烦道:“还不快滚!”

    隔着一丛杂草,对面呵斥的人,李愚看得很清楚,是沧狼!沧狼的脸,他再熟悉不过了!可是,他怎会出现在这里?

    疑惑之际,只见那男囚从雪中逃之夭夭。

    “不能放过任何男囚!挖地三尺也得把那个人找出来!”沧狼龇着牙对着身后的士兵怒斥道。

    这一幕正好证实了李愚心中的猜想,这群狼骑和士兵并非是亡奴囹圄之人,他们是漠沧无忌派来的!不出所料,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沧狼口中要找的男囚,不是旁人,正是自己!

    眼看着沧狼带领的狼骑与士兵正朝他们赶来,李愚急急拉回思绪,同白饵矮着身子,一点点往前逃去。

    情况很不乐观,狼人的眼睛甚多,当他们消失在这片丛林尽头之时,一闪而逝的身影正好被狼人发现了。

    “站住!别跑”

    只听得杀机四伏,在他们身后仿佛有一只利箭狂追不舍,正朝他们寸寸逼近。

    被迫逃出乔木林后,苍茫的雪野之中,没有任何掩护,他们能做的便是疯狂地跑!

    半缺冷月之下,漠漠雪野之中,两个逆风而行的黑影正穿梭于一条濒临死亡的边缘线上。

    这件事比他想象得还要复杂,看来漠沧无忌这回是准备将他置于死地了!看着与自己并肩同行的白饵,李愚意识到,若是自己的真实身份在白饵面前暴露,那所有的幻想与希冀都将破灭!漠沧无忌要杀的是自己,他绝不能因此连累白饵!

    耳畔声声逼紧,一边与迎面的风雪作斗争,一边与时间作斗争,白饵咬着牙努力跟上他的步伐。然而,慢慢的,她发现,李愚的速度竟慢了下来!

    “白饵!我们分开走!你往东,我往西!”望着雪野上延伸出来的两条小道,李愚极度郑重地说道。

    “要走一起走!”白饵并未给他驳斥的机会,沿着脚下的这条路,义无反顾地和他一起走下去。

    从方才的情形中,她早已发现整件事的怪异之处,狼人眼下要抓的不再是自己,而是男囚!虽然她不清楚到底发现了什么,但她清楚地知道,李愚如今已是危在旦夕!当狼人的目标是自己的时候,他没有抛弃自己,而是义无反顾地与自己同行,如今形势逆转,她又有什么理由与他背道而驰呢?

    “站住”

    “李愚!快”

    回头望,沧狼等人的身影已经闪现在雪野的另一端,狼骑嘶鸣,奔腾而来。

    全身的血液沸腾到了极点,但凡能生,就别轻易死去。信念仿佛泉流涌至心头。白饵望着前方辽阔之境,心中的希望不死不灭,她知道,整片天地都已经在为他们让道,剩下的,就看他们能不能一战到底了!

    然而......

    无数雪块忽然崩了下去,本以为前面是一条更为有利逃脱的路径,谁知,竟是陡峭的雪陂!

    二人险些坠了下去,互相牵扯之下,才稍稍稳住了重心。白饵的眼睛里骤然间一片惊悸,老天真是给他们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这般搏命的时刻,竟给他们断了去路!

    二人皆知,这片雪陂虽不算太陡,依着松弛的雪块,陷下去倒也不至于致命,但是,一旦决定陷下去,要想上来却难如登天,而且狼人的狼骑也会将他们一网打尽!

    电光火石之间,李愚忽然做了一个决定。

    他猛地托起她的双手,同样绝望的眸子里泛起一阵波澜,再次望着她熟悉的面容时,心中的不舍猝然被狠心代替,别样深情的眸子里藏着万分愧疚:“白饵,对不起了...”

    心中狂跳不止,白饵还未读懂他的意思,便被他拥入怀中,说不出如斯的忐忑。

    骤然,他双手一推,含嗔的眸子,看着她猝然飞入一片雪幕之中。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白饵只觉得身子一轻,惊恐的眼眸里,她发现李愚离他越来越远,不甘瞬间占据整个大脑,为了自己可活,他竟不惜牺牲他自己的命!这怎么可以!她想要伸手再一次抓紧他的手,可理智,终究被一片天旋地转给吞噬,眼角的泪与她一同坠入了一片深渊......

    “站住!你逃不掉了!”望着那濒临死亡的男囚,沧狼恐吓道。

    李愚阖了阖刺痛的双眼,所有的顾虑终于化作了一团烈焰。他赫然转身,任由青丝被寒风恣意飞舞,阴沉沉的面目,敛去了少年的温柔,深邃的眼眸里,无关美好与希冀,无尽的威严直逼沧狼。

    抓了无数次,亦失败了无数次,两个眼皮早已变得十分沉重,隔着几步的距离,乍然一看,沧狼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定神再看,那灼灼的目光仿佛能穿透人心!寒风凛冽而起,一股王者的气息登时扑面而来!

    “你...你是谁?”沧狼不禁弱弱一问,问完就后悔了。他忽然觉得身后那些嫉恶如仇的目光登时齐齐聚焦在了自己颤抖的脸上。压力骤然如山压倒,他咳了一声,色厉内荏般怒斥了一句:“快说!”

    漠沧无忌若是在这,这回他估计要被踹得四脚朝天吧!

    “本宫便是你要抓的漠沧太子!”

    漠沧无痕压着嗓子一字一句提醒着,脸上满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之色。

    闻言,沧狼又恐又喜。

    他老早就想过,若是能赶在漠沧无忌的前头抓住太子,加官进爵且不说,论功行赏那是必然,金银财宝,香腮美人,要什么没有?别说是风尘府那个冷美人了,整个秦淮的美女都能供他慢慢挑!

    可是,当他真正面对太子之时,登时就傻了,无边的恐惧涌上了心头,往日那些在背地里算计东宫的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间占据了所有记忆!

    “沧狼,王爷可是下了命令,一旦抓住太子便送他去死,你该不会忘了吧!”警告的声音轻悄悄在沧狼耳边响起。

    沧狼肃然回头,虎视眈眈的狼骑,严阵以待的士兵,以及高坐于苍穹盯着他的漠沧无忌,杀戮的**登时逼迫他抬起了强者的头颅,恐惧亦无处遁形。

    蛇蝎般的身子疯狂一拧,邪魅的唇角勾起了嗜血的渴望,沧狼瞬间仿佛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狠辣、阴森,噬人骨髓!

    “太子!束手就擒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