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梅落忘川 > 第十六章 师兄师妹,天生一对(终)

第十六章 师兄师妹,天生一对(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依依的模样,仿佛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白嬷嬷和芽儿却笑得欣慰,大家都是眼睁睁看着家人死在自己面前的,如何能做到一笑泯恩仇。

    要不是记挂着柳依依,二人早就想去与仇人拼命了,如今见柳依依斗志满满,两人也不劝她放下仇恨。

    处理了守门的婆子,几人进了小厨房,亲自动手,做了一顿不算丰盛的午饭。

    吃饱喝足,养足了精神,柳依依换了一身白衣,几人披麻戴孝的赶去前厅。

    赵晗没防着柳依依会出现,也没早做准备,柳依依一路畅通无阻走到现场。

    赶得巧,两人正在拜堂,柳依依一身素服出现,生生逼停了典礼。

    从前的柳依依,是京城第一贵女。出身好贵,相貌出众,是多少男子的梦中人。一朝低嫁于赵晗,又有多少人为此夜不能寐,恨不得取而代之。

    可转眼,柳家就被抄家斩首,柳依依也从天堂跌落地狱。如今再出现,自然是看热闹的人多,大家议论纷纷。

    “她竟然还有脸出来,要是我早一脖子吊死随家人去了!”

    “是啊,如今柳家是反臣,她成了反臣之后,活着有什么意思呢。还不如死了干净。”

    也有男的对她指指点点,满口污言秽语。

    “也就赵兄胸怀宽广,还收留她,给她一个容身之所。”

    “柳小姐可是绝色,这样的尤物换了我,我也舍不得丢了。”

    所有不善的议论被落入耳中,柳依依觉得无比讽刺,这座宅子,还是她的嫁妆,如今却成了别人的东西,她要在这院子寻个栖身之所,都要别人开恩。不过此时,她都装作听不见,径直走到新人面前。

    赵晗有些愠怒,语气不善。

    “你来干什么?还穿得这样晦气,不知今日是什么日子吗?”

    柳依依一低头,眼泪就砸在地上,悲痛不已。灭门之仇,负心之恨,许多仇恨堆在心里,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我知道,今日是我家人的头七,相公难道忘了吗?”

    赵晗脸色凝滞。

    “你说这些做什么,那些反臣与我有什么关系,今日是我大喜的日子,你何必来寻晦气。”

    说着,便要叫人将柳依依带回雁来轩去。

    柳依依甩开上来搀扶的丫鬟,跪伏到赵晗脚边。

    “相公,你真的要和这个女人成婚吗?相公,你明知道我有多在乎你,你就是我的命啊,如今你娶了旁人,便是不想让我活了。”

    观礼的人忍不住露出轻蔑的神色,暗骂柳依依。

    “这也太不要脸了,家人尸骨未寒,她倒有心思和其它女人争风吃醋。”

    “我若养到这样的女儿,便是死了也不能瞑目。”

    “赵兄真是艳福不浅,不知是如何让咱们这位曾经目空一切的大小姐对他死心塌地的。”

    旁人的议论,让赵晗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再看柳依依哭得可怜,便动了恻隐之人,纡尊降贵的将人扶起。

    “你别闹了,就算我娶了师妹,你也还是我的嫡妻,日后你二人和谐共处,我也不会亏待了你。”

    柳依依哭着往赵晗怀里钻,她难得有这样小鸟依人的时候,赵晗顺势将人搂在怀里。

    柳依依趁其不备,用袖子里藏的菜刀抹了赵晗的脖子。血喷了一地,变故来得太快,众人一时皆没反应过来。

    钟楚楚最先察觉到不对,哭喊着向柳依依扑过来。柳依依一横刀,将人挟持到面前。

    宾客们回过神来,招呼自家护卫上前拿人。

    “柳氏,你可知你杀害朝廷命官乃是死罪。”

    柳依依笑到落泪。

    “死罪?我还怕死吗?我怕的是我死了,还让我的仇人活着。让我柳家几百口人死不瞑目啊!”

    钟楚楚哪见过这种阵仗,当即慌了神,腿一软就要倒下去。

    “柳姑娘,姐姐,你不要冲动,有事咱们好商量。”

    “商量!怎么商量,我柳家满门的性命你能还吗?”

    钟楚楚几乎要哭出来。

    “柳家那是因为叛国才被处死,与我有什么干系。”

    柳依依的刀往她脖子上压了压,划破了钟楚楚的皮,吓得钟楚楚大叫。

    柳依依仰天大笑,形如疯妇。

    “叛国?我柳家为国兢兢业业,殚精竭虑,如何会叛国。什么罪名,都不过是莫须有罢了!”

    钟楚楚被吓得直哭。

    “这些事,我并不知情!”

    柳依依又加重了几分力道。

    “这些事你不知道情有可原,可你母亲是怎么死的你总该知道吧!你不也将杀人的罪责推到我头上了吗?一切不过是你们为了满足私欲的借口,事实如何又会有谁在乎?谁在乎?你和赵晗都是一路货色,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我柳家替赵晗谋了前程,给了钱财,宅院田地,可转头,却被他反咬一口,害得家破人亡。升米恩斗米仇,我柳家生生替自己养出个仇人来了!哈哈哈哈……”

    柳依依笑着,手下用力,菜刀就划开了钟楚楚的脖子,血喷涌而出。宾客们惊魂未定,院子里突然浓烟滚滚,院门被堵死,还从外面放了把火。

    柳依依站在高台之上,看着下首的人疲于奔命,血泪俱下。

    “爹爹,娘亲,哥哥嫂嫂们,我来了,我来赔罪了!”

    身后的房梁倒下来,火苗舔上了柳依依的衣裳,她很快就被火海吞噬。白嬷嬷和芽儿也永远留在了大火之中。

    墨玉看完最后一页合上书,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自己神力大损丢失了在凡间的记忆,如今看来,也不是坏事,这样的经历,也太惨烈了些。旁观都觉得受不住。若是亲身经历,该如何得了。

    司命见她看完一册,端了杯茶水上前。

    墨玉凉凉的扫了他一眼。

    “司命星君在文笔不错,写的故事越来越引人入胜了啊,本尊有个疑惑,是否所有凡人的命格都如此精彩?”

    司命悄悄抹了一把汗。

    “尊神见笑了,并不是所有凡人命格皆如此坎坷,只有尊神下凡是为了历情劫,小神少不得要费些功夫。不过最后那女子手刃了仇人,倒也有几分尊神的风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