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金陵异闻录 > 00117章梦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坐在房间里面,身上穿着钗钿礼衣,是红色的。

    很奇怪,因为这是唐朝时男女成婚之际穿的服饰,男子为绯红色,女的穿青绿色,意为红男绿女。

    我记得,我应该是昏迷在雨中了。被人救回来了?

    这是哪里?

    我用手掐了一下自己,感觉到疼,确实不是做梦。

    面前放着一张围棋盘,看起来像是玉石做的。棋盘上已经落了很多黑白子,看起来难分胜负,黑子稍微劣势一些,但并没有被逼到绝路。

    床上系着红色的绸盖,两旁各帖一个喜字。

    被褥整整齐齐的铺在床上,上面横放着一条白色的宽绸缎。

    床头的凳子上,放着铜盆,铜盆内是热水,还冒着热气,两条毛巾搭在盆边。

    屋内很多地方都点着喜烛,桌子上的香炉不断向外冒青烟,闻起来有股桂花的香味。

    看起来像是洞房了,可这房间的布局我一点儿也没有印象,不知道是在哪里。

    不是我的易水阁,也不是唐姑娘在妖界的房间。

    外面有些嘈杂,我走到门口,在纸窗上戳了个窟窿,想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

    这是个大院子,院子里还有个小池塘,池塘旁边有假山。

    一条青石路直通我这间屋子,两旁种的都是花花草草,不远处还有一座凉亭。

    奇怪的是这院子看起来似乎这有我这一间宅子,两旁并没有宅子,看起来确实像是大家闺秀住的院子。

    姑娘家嘛,因此院子里面是不准有茅房的。

    门口不远处,站着四名女子。

    一名穿绿色钗钿礼衣的姑娘背对着我,其他三名像是丫鬟,我都没见过。

    这绿衣姑娘是谁?我娘子?

    我又回想了一番,实在是想不起来我怎么来到的这里。

    最后的印象是,我倒进了水坑中,想着被淹死算了。

    怎么可就跑来成亲了?

    为了确定我不是在做梦,也不是幻觉,我特意把自己指头给咬破了,一切仍然没有消失。

    这让我大为震惊,真的成亲了?

    这新娘子是谁?我为什么一醒过来,是坐在椅子上的?

    绿衣姑娘在对丫鬟说些什么,离的有些远,我听的不大清楚,只是零零散散听到一些。

    说什么姑爷,沐浴之类的话。还有第二天一早,皇上要检查之类的云云。

    这倒也好理解,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平头百姓,成婚之际,新娘子都是要准备白布的。

    为了验证新娘子的的清白,必须要落红,第二天拿白布给长辈们看。

    如果白布是干净的,那么就说明新娘子不清白,会面临休妻的局面,在某些朝代甚至也被浸猪笼的。当然,二婚的另算。

    而且一般二婚很少有能做正房的,偏房小妾之类的规矩,跟正室相比,要宽松许多。

    没过多久,绿衣姑娘转过身来,竟然是唐惊鸿。

    她今天化了妆,尤为的好看。面若桃花,目如春水。明眸善睐,闭月羞花。

    见唐姑娘要进来,我连忙回到桌子旁坐好。

    唐姑娘开门走进来,又转身将门给关好,合上了门栓。

    接着转身朝我走了过来。

    “相公要喝酒吗?”唐姑娘笑盈盈的问我。

    我显得有些紧张,微微点点头。

    唐姑娘便走过来,将桌子上的棋盘收好,整理了一下桌面。将酒壶和酒杯端过来,放在我面前,坐在我旁边。

    她倒了两杯酒,模样十分羞赧。

    “唐姑娘,我……”我本来想问问唐姑娘,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可就成婚了?总不能稀里糊涂就跟唐姑娘成婚了吧?

    结果唐姑娘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还喊唐姑娘呢。”

    努起小嘴巴,一脸的不乐意。

    “娘……娘子………”我终于还是喊了出来。

    对和唐姑娘成婚这件事期待已久,虽然中间过程记不得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重要的时刻总归还是醒了过来。

    “相公,我们喝交杯酒吧?”唐姑娘将酒杯端起来,递给我。

    我点点头,接过酒杯,和唐姑娘喝了交杯酒。

    然后唐姑娘挪了挪凳子,几乎是靠着我身子坐的。

    我能感觉到唐姑娘很紧张,而且竟然能够听见她的心跳声,有些快。

    其实我比唐姑娘还要紧张,紧张到接下来说什么话都不知道。

    我们两个人沉默了半天,唐姑娘忽然轻轻抓着我的手,低下脑袋说道:“相公,时间不早了,我们休息吧。”

    都已经到这个节骨眼了,我也懒得去想怎么和唐姑娘成婚这件事。

    便牵扯唐姑娘的手,拉着她来到了喜床旁。

    唐姑娘将被褥铺好,躺了上去,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然后闭上了眼睛,看起来颇有一番引颈就戮的架势。

    “相公,蜡烛吹了吧。”

    唐姑娘闭着眼睛说道。

    我点点头,吹灭了所有蜡烛。

    房间彻底黑了下来,很纳闷的是,我的夜视能力还是不存在。

    只好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这让我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简短的几步路,我却像是走了十万八千里一样,终于还是躺在了唐姑娘身边。

    这种感觉很奇妙,和心爱的人躺在一起,会有一种安全和温存感。

    屋顶上忽然窸窸窣窣响了几声,我问唐姑娘,“娘子,有老鼠吗?”

    “没……是狐狸,相公不要多想了。”唐姑娘的声音很小,如蚊呐一般。

    “终归是要圆房了啊。”

    “嗯。”唐姑娘是声音更小了。

    “那……我……”我还没说完,唐姑娘便抱住了我。

    如果我以后要把和唐姑娘的事情写成一本书话,那么接下来会这么写。

    宁静的夜晚,天空中有几朵乌云。洞房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皎洁的弯月迅速躲进乌云里面,像是害羞了一般。

    院子里的虫鸣鸟叫此时也停止了声响,门口几名丫鬟猫着身子,屏气凝神躲在那里偷听。

    然后实际的情况往往进展的并没有那么顺利。

    就在唐姑娘抱住我的时候,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

    周围的场景瞬间就消失了。

    我才发现自己躺在易水阁房间里,屋子里站满了人。唐惊鸿,姚嘲媚、秦月桐、穆轻尘、小青、小玉、牛猛,当然还有我师叔。

    不过我师叔是坐在桌子旁边。

    唐惊鸿很生气的看着我,想都不用想,刚刚这一巴掌肯定是她的打的。

    而其他人的脸色,看起来都十分尴尬。

    这让我很头疼,先不说我刚刚对唐惊鸿做了些什么,为什么我明明都咬破了手指,还没有从梦境中醒过来?

    梦境中是不会感觉到疼的,可我真的感觉到疼痛了啊。

    “你是不是做那种梦了?”姚嘲媚皱着眉头问我。

    我连忙摇摇头,“没有没有。”

    这种事怎么可能承认,就算是做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绝对不能承认的!

    “鬼才信你。”姚嘲媚白了我一眼,坐到了我师叔对面。

    “我……怎么了?”我问牛猛。

    牛猛本来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嗨”了一声,说道:“也没什么,就是你抓住唐姑娘,伸手就往人家衣服里面蹭……”

    牛猛这么一说,我的脸登时红了下来。

    为了辩解,我还是把刚刚的梦境说了一遍,不过只说到喝交杯酒的地步,剩下的……没敢说。

    我还特意说了自己打自己,和咬破手指的事情。

    师叔站起来说道:“有些梦是比较真实的,容易让人沉迷于其中。甚至是永远困在梦境中醒不过来。既然你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这几天好好休息,金陵要不太平了,得做好准备。”

    师叔说完,离开了房间。

    然后穆轻尘她们也跟着出去了,房间里面只剩下我、唐惊鸿和姚嘲媚。

    气氛瞬间又尴尬起来。

    唐惊鸿努了努嘴巴,嘟囔了一句,“又不是不给你,那么着急干什么。”

    说完,坐到了姚嘲媚旁边。

    额……讲道理,我对唐姑娘确实没有非分之想。像我这么传统老实的人,肯定要等到成婚之后才会做某些事情的。

    姚嘲媚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谈谈皇上的事情吧。”

    我心头一颤,沐蓉怀孕的事情她知道了?

    连忙问道:“哪个皇上?”

    “九尾妖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