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云归 > 第二卷 地势坤 第二百零五章 命换命剔骨夺身

第二卷 地势坤 第二百零五章 命换命剔骨夺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宁白峰立即心头发寒,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冲了出去。

    以手中画卷作剑,直刺剑骷髅。

    剑骷髅额头上的玉佩光芒大亮,一团绚烂的光晕从玉佩上散发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他狂笑的声音,“你现在的境界,简直太弱了!日月争辉,这些老狗想的很好,只可惜......日月同辉岂不是更好,他日等我重归剑尊之位,定要灭尽天下道统,唯剑仅存,奉我为主!”

    苏道宵同样瞬间而动,这一次不再是攻向东羽,而是径直向宁白峰扑来。

    于此同时,蒋天赐手中阔剑疯狂的攻击镇魂鼎,想要破鼎而出。

    几乎就在宁白峰前奔数丈的时候,剑谷上空的漫天剑影骤然一停,然后发出一阵嗡鸣,接着就如雨般坠落下来,全部杀向白衣青年。

    与剑影随之落的,还有一股巨大的压力,镇压神魂,身前的空气粘稠如浆,让人根本无法动弹。

    万千剑影,如雨杀来。

    跪坐在地的东羽怒喝一声,瞬间消失在原地,直冲剑骷髅,左手将枯草斗笠扣在头顶,右手握着一只稻草利剑。

    苏道宵杀到宁白峰身前时,一道凌冽的清光骤然从地下冲出,一闪而逝,刺进苏道宵的头颅之中。

    自剑骷髅讲述那些往事的时候,东羽坐在地上,貌似无聊的拿着稻草乱插,随意写画,实则实在布置剑阵,也同样是在这个时候,东羽悄悄将自己的身外飞剑凌霜刺进地里,作为后手之中的后手。

    然而,凌霜刺进苏道宵头颅之后,只是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便穿颅而出。

    这一瞬间的阻拦,给宁白峰争取到拖困的时间。

    右手画卷拦住碧绿长剑的同时,握住弦月坠的左手一掌拍在苏道宵太阳穴处,一掌明晃晃却有些皱巴巴的符纸贴在上面。

    符纸触及苏道宵的瞬间,便燃烧殆尽,然后化成一道乌光,将其笼罩住,再也无法进攻。

    这张符纸,是宁白峰用来包裹弦月坠的玄磁斩铁符,一直是包裹住,而没有激发使用,本来只是防备弦月坠突然脱手的手段,此刻被他急中生智,一掌贴在苏道宵额头。

    人转剑躯,已然非人,玄磁斩铁符本身作用就是镇压兵器,转为剑躯之人,身剑合一,自然受其镇压,至于能镇压多久,宁白峰不知道。

    更何况,此时的宁白峰也来不及多考虑。

    剑影临身之际,宁白峰撞开苏道宵,脚下烟雨行前所未有的全力而动,哪怕剑骷髅散发出来的剑意剑势压力再强,依旧是疾速的冲出,与东羽一起杀向剑骷髅。

    此时的两人心里很清楚,蒋天赐与苏道宵不过听命行事,漫天剑影以及脑海里的剑意压制,全都来自于石台上的剑骷髅,只要将其解决,危机立解。

    宁白峰速度并不慢,此刻烟雨行发动之下,脚下的金丝玉帛靴也已经承受不住,裂缝处处,东羽虽说先动,但距离水潭本就稍远,因此,宁白峰后发先至,踏上水潭边缘,再一刺跃起,手中画卷直刺玉佩。

    然而剑骷髅不闪不避,甚至大笑道:“自己送上门来,岂有不取之理!”

    玉佩亮光大作,剑骷髅的稻草构筑的残破头颅之中,骤然冲出数道锁链,眨眼间就被缠住。

    随后冲到的东羽,顾不得手中稻草利剑刺向剑骷髅,反手一剑斩向那些锁链。

    噼啪数声响。

    锁链应声而断,东羽手中稻草利剑同样崩成数段。

    然而锁链断裂的瞬间,更多的锁链从骷髅身上冲出,东羽此刻已经冲到宁白峰身前一个身位处,距离剑骷髅不足一臂之距。

    宁白峰大惊失色,准备伸手将东羽拉住。

    东羽却左手瞬间伸出一把抓住玉佩,但同时也被锁链缠绕住。就连想要将玉佩扔出去都做不到,但却在锁链缚住腿脚的最后一刻,将宁白峰奋力的踢出去。

    几乎就在玉佩被东羽抓住的瞬间,漫天剑影骤然停止。

    宁白峰倒飞出去,重重砸在地上。

    此时,身外飞剑凌霜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掠向剑骷髅,但却在眨眼间便融合进骷髅手掌上,残缺的剑刃指骨被补全。

    宁白峰囫囵的从地上起身,再次准备冲向石台,然而眼前的一幕让他目眦欲裂。

    端坐石台的剑骷髅不知何时已经起身,此时正站在东羽身后,一身剑刃骷髅骨骼紧贴在东羽后背。

    一人一骷髅,被锁链静静缠绕在一起。

    与此同时,东羽大笑的声音传来,“宁白峰,还记不记得我曾对你说过,他日若你有异,东羽必将还你一命!”

    宁白峰没有时间去想这些废话,当即就起身冲向石台。

    然而当他冲到水潭边缘吗,却发现丝毫不得寸进。

    因剑骷髅起身的缘故,石台表面亮起剑刃纵横的划痕,组成一座阵势,一层薄薄的禁制将整座水潭笼罩其中,外物不得进,内里不得出。

    宁白峰手中的弦月坠,在剑刃划痕亮起的瞬间,同样也散发出光芒。

    眼前的情景,让宁白峰瞬间就明白,这就是当年刘叔布下的磨剑台阵,却被此刻的剑骷髅利用,阻挡宁白峰的攻击与营救。

    宁白峰立即看向石台。

    剑骷髅紧贴在东羽背后,锁链紧紧缠绕,似要将剑骷髅硬生生挤进东羽体内。

    东羽痛苦的嘶吼一声,大声喊道:“趁现在!快逃!”

    身上的骨骼被背后的剑骷髅挤压的一寸寸移位,痛苦异常,同时也让他知道,剑骷髅想要做什么,但同样此刻也是无暇他顾,也是最好的逃走时间。

    宁白峰心思急转,忽然将左手松开,把弦月坠贴在薄薄的禁制上。

    既然先前已经猜到弦月坠是磨剑台阵眼,那么弦月坠必定可以解开阵法。

    此时此刻,摆在宁白峰眼前只有两种选择。

    一种是解开磨剑台,放出剑尊这个被镇压无数年的天下公敌,但却等于是犯下大罪,置天下苍生与不顾,甚至有可能就算放出剑尊,也解救不了东羽。

    另一种是不解开磨剑台,任由东羽发生不可知的变化,亦或者是死去,换来剑尊的继续囚禁,以牺牲一人为代价,拯救天下苍生万民。

    宁白峰不是正统的儒家子弟,没有那种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观念,在他看来,命是自己的,是珍贵且无可替代的,若是让他用自己的命却换取天下所有人的命,他需要去考虑。

    而让他牺牲别人的命,去拯救天下苍生这个宏观的概念,他做不到。

    人,他要救。

    放出剑尊,若是真的让其为祸苍生,所造成的罪孽宁白峰一肩挑之。

    此后余生,以斩杀剑尊为毕生目标!

    所以,此刻宁白峰选择了第一种。

    弦月坠贴上禁制的瞬间,清亮光芒如水波般荡漾,如同明亮月色照耀到湖面,波光粼粼,煞是好看。

    然而在这美景之后,却是一副令人惊恐的画面。

    东羽的身躯正面,皮肉之下古怪的凸起来,狰狞至极,却是那副剑骨骷髅不断的从背后挤进他的身躯之中,以骨替骨。

    凄厉的吼叫声从东羽的喉咙里传出,响彻云霄。

    宁白峰不等禁制完全解开,右手里的画卷直刺东羽右手上那枚玉佩。

    指天式!

    画轴头重重撞在玉佩上。

    没有丝毫声响,更无丝毫异象穿出。

    东羽嘶吼的喊道:“杀了我!快走!”

    宁白峰看着眼前情景,听着这样的话,仿佛又回到当初与东羽在飞仙山大殿里。

    那时的情况与现在可以说别无二致。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这一瞬间,宁白峰当即左手握拳,重重打在曜日配上,强行调动识海剑意,想要灌进弦月坠中。右手握住画轴,如短剑一般不断刺在东羽突出的骨骼上。

    每一次刺击,东羽体表突出的骨骼就被压回去一节,然而识海剑意却始终无法离体,与弦月坠之间始终隔着一堵墙。

    骨骼的一寸寸突出,与一寸寸被压回去,这种痛楚,痛入神魂,东羽再次凄厉的吼叫出来,“杀了我!宁白峰,杀了我!”

    宁白峰愤然怒吼一声,头颅重重撞在东羽面庞突出的骨骼上,将东羽的头骨压回去数寸,识海剑意疯狂的想要冲出去,却更本无法坐到。

    东羽头颅后面的剑骷髅被压回去数寸,却很快就在此挤进去,那道声音响起在水潭四周,“你太弱了,想要阻止我脱困,根本就不可能!你太弱了!”

    宁白峰却依旧不管不顾,头颅与画轴不断撞在东羽身上,却无法阻背后的剑骷髅挤进东羽体内。

    东羽的骨骼突出的越来越多,甚至这幅骨架都已经鼓起在皮下,恐怖万分,就连震人心魄的嘶吼也都有些渐渐熄灭。

    那道猖狂而快意的声音回荡在四周。

    “剑气剑意剑势存于体内,却得自与外,内外本为一体,你连这都个道理都没想通,却想强行动用剑意,兼职是愚蠢至极,更何况,我的剑意笼罩这座山谷,你又如何能比!”

    宁白峰抬起头,脸上极为痛苦,眼角有血迹流下。

    看了一眼满天悬浮的剑影,右手画轴横劈,斩在东羽的脖颈上,咔擦的骨裂声响起,头颅诡异的偏倒,太阳穴紧贴在肩膀上。

    然而下一刻,偏倒的头颅猛然立起。

    啵的一声轻响,如水泡破裂。

    一举惨白的骨架突破皮肉,站在宁白峰眼气,无声无息。

    然后,骨架仿佛凝聚东羽最后的力量,一掌推在白衣青年胸口,将其撞的倒退出去,接着就如同烟雾一般炸散,随风飘散。

    宁白峰坠落在数丈外,瘫跪在地,呆呆的望着这一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