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夺宝仙师 > 第八十四章 狭路相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话音一落,却见洞口光影一动,似乎有人自洞外进入。

    风白顿时警惕起来,挡在了朱雀神女的前面,以免进来的是真龙家族之人。

    此人直直进入洞中,却竟是狸妖王。双方一照面,都呆了一呆。

    风白正要说话,只见狸妖王将左手食指竖在双唇前面,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风白不明所以,便把倒嘴的话吞了回去,然后静观其变。

    过得片刻,洞口光影连动,有数人自洞外飞身掠过。虽然这些人速度不慢,但还是可以从光影上判断出是五个人。

    风白明白过来,原来狸妖王正被人追踪。

    待五人远去,狸妖王看了看风白和朱雀神女,却笑了笑:“师弟,我们又见面了。”

    风白道:“我不去找你,你却自己送上门来了,我正好替师傅清理门户。”

    狸妖王皮笑肉不笑道:“师弟火气还是那么大,当初在集市上,我本想与你较量一番,不料却横生枝节,错过了这个机会,我看今日倒是个不错的时机,我正好向师弟讨教讨教,师弟口口声声说要替师傅清理门户,想必修为定是到了很高的境界,才敢如此扣除狂言。”

    风白冷哼一声:“我修为不高,但是对付你足够了。”

    狸妖王不以为然道:“是么,师弟若是输了,可就别怪师兄我对你不客气,你可要想清楚,你的命不打紧,但是这个白发美人……”说着露出邪魅之色,眼光不住地望朱雀神女身上瞟。

    “你敢!”风白严厉道。

    “嘿嘿,敢不敢稍后便知。不过师弟倒是艳福不浅,上次有红衣美人作伴,今日又换了个白发美人,真是羡煞旁人呐。”

    风白见他口无遮拦,便要发作,却见光影闪动,又有数人进入了洞中。

    这下进来的却是鬼英娘娘和鬼山四杰,想来刚才从洞口飞过的也正是这五人,想不到他们竟然去而复返。

    鬼英娘娘一见风白和狸妖王,脸上竟然一喜,对风白道:“小贼,想不到你也在此,真是好极,今日正好将你和狸妖王一并铲除。”

    狸妖王却脸上闪过一丝惶恐,强自镇定后,他道:“鬼英,你可知他是我师弟?我师弟年纪虽轻,修为却比我还高,你以为凭你们五人奈何得了我们师兄弟二人?”

    风白一听此言,心想狸妖王真是不要脸,本想拆他的台,但转念想到这样也不失为一个吓唬鬼英娘娘的良策,便忍住了。这鬼英娘娘也不是泛泛之辈,若自己不和狸妖王联手,在朱雀神女伤势未愈的情况下,确实无法抵抗她和鬼山四杰的联手攻击。

    鬼英娘娘冷笑一声:“你唬我?若是你师傅觅罗仙子在此,我倒还忌惮几分,如今你只有这个乳臭未干的师弟帮手,我倒想看看你们拿什么抵挡我的铁爪。”说着右手一举,亮了亮指尖闪亮的铁锥,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狸妖王见唬不住鬼英娘娘,便对风白道:“师弟,你来对付鬼英,我来对付剩下的四个,你没意见吧?”

    风白心想这狸妖王果然阴险,将最难缠的鬼英娘娘抛给自己,他去捡便宜的对付。不过鬼山四杰虽然修为不是很高,但是若以一敌四,只怕也会够呛。

    但再怎么说,鬼英娘娘都要比四杰难缠,自己绝不能让狸妖王占了便宜。鬼英娘娘凶悍无比,一个不小心,便有丧命之险。

    遂道:“你既以师兄自居,怎能把大的给我,自己挑小的?自当对换一下才是。”

    狸妖王眼一瞪,道:“师弟,不怕你笑话,我这脸上的抓痕便是鬼英所留,我打不过鬼英,只能由你来对付,这样才有胜算,否则一旦我们落败,可是谁也逃不了,你方才还说修为比我高,怎地如今就撂挑子了?”

    风白尚未回话,鬼英娘娘却哈哈大笑起来:“瞧你们师兄弟那副没出息的样子,真是可怜那觅罗仙子,自己一世英名,却教出了两个窝囊废徒弟,大敌当前,竟然还在扯皮推诿,我真是替你们师傅感到可惜。”

    风白听言道:“你休要胡言,我师父早已将狸妖王逐出师门,你们进来之前,我正要动手将他打回原形,以免他继续作恶。他不是我师兄,他只是想借我之力与你们对抗,我自然不能让他占了便宜。我倒是乐意看你们将他杀了,这样就不用我动手了,我也不惧你们杀了他之后再对付我,我就在此坐着,你们随意吧。”

    言毕一屁股坐在地上,作旁观状。

    狸妖王道:“师弟,你……”

    鬼英娘娘又是一阵哈哈大笑,道:“小贼,看来我是错怪你了,好,那我就先杀了狸妖王,再来收拾你……四杰,快把狸妖王杀了,未死去的二杰报仇,我在这里守着,以防风白这个小贼趁乱逃走。”

    鬼山四杰一听,当即亮出了兵刃,齐齐扑向了狸妖王。

    狸妖王大急,叫道:“师弟,大敌当前,你怎可袖手旁观?这样正方便鬼英各个击破,最后只怕你我都逃不出她的手心,你不会连这点也想不到吧?我们之间的事可以以后再说,眼下唯有联手,才有希望度过难关,师弟……”

    风白不加理会,反正自己又隐遁术,逃命是没问题的,或者从背后偷袭鬼英娘娘,也不怕坏了名声,对待非常之人,自然可以用非常之手段。自己只管看着他们杀了狸妖王,也给自己省了对付狸妖王的力气。

    狸妖王劝不动风白,自知情势不妙,便一心想着如何逃跑。摆脱四杰倒不是很难,难的是鬼英娘娘守在洞中,堵住了去路,要从她眼皮子底下开溜就不容易了。

    狸妖王一边与四杰周旋,一边思量逃生之计。

    但见地上有一块石头,狸妖王顿时心生一计。便一边拆解四杰的招式,一边往这块石头靠近。待靠得足够近时,狸妖王猛地将狼牙棒一个横扫,逼退四杰,然后朝这块石头砸去。

    哗——

    十块炸裂开来,变作无数碎块,劈头盖脸朝鬼英娘娘飞去。

    鬼英娘娘倒是没想到狸妖王的诡计,眼见碎石飞来,只能衣袖急拂,生生地拂开飞到的不少石块。

    就在她拂开石块的同时,狸妖王已身形一窜,欲从她的身旁奔出洞去。鬼英娘娘虽然猝不及防,但还是看见了狸妖王逃窜的身影,当即手臂暴伸,尖利的铁锥向狸妖王的面门抓去。

    狸妖王原以为计谋得逞,不料就在他要窜出去时,却见鬼英娘娘白生生的手掌已到了自己眼前,那手指上的铁锥冷光一闪,令此前领教过鬼英娘娘厉害的狸妖王冷不丁打了个寒噤。

    他可是还清楚地记得自己的脸面被鬼英抓破时的情景。

    无奈之下,狸妖王只好疾速翻身后退,逃跑计划宣告失败。

    鬼英娘娘此时已经颇为生气,誓要一举将狸妖王抓住。遂招式紧逼,十指上的铁锥带着划破空气的声音,劈头盖脸向狸妖王抓去。

    狸妖王暗暗叫苦,在鬼英娘娘快速的攻击下,自己的狼牙棒在狭窄的空间也发挥不出应有的厉害,只能处处掣肘。可以说除了勉强招架,实在没有还手之力。

    不多时,鬼英娘娘便一爪将狸妖王前胸抓得皮开肉绽。狸妖王向后急退,冷不丁又被鬼英娘娘飞起的一脚踢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狸妖王自知无法逃去,便拜倒在鬼英娘娘的面前,磕头如捣蒜,道:“娘娘饶命,狸猫知道错了,求娘娘网开一面,只要娘娘肯放过我,我愿意为娘娘做牛做马。”

    众人皆是一愣,想不到狸妖王为了活命竟然跪地求饶。

    鬼英娘娘眉毛一扬,冷冷道:“你现在知错又有何用?当初你来我鬼山闹事,在我的地盘强食他人的元灵,还将我的两个阻止你的手下打死,我若是饶了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

    狸妖王咚咚咚连磕响头:“娘娘恕罪,只要娘娘放过狸猫,狸猫愿追随娘娘左右,永不言悔,狸猫已经没有活路了,师傅师弟都要杀我,我可以助娘娘杀了风白和觅罗仙子,将失去的灵石夺回来,求娘娘高抬贵手,放过狸猫。”

    鬼英娘娘看似心动了,道:“那你先把风白这小子杀了,让我看看你的忠心。”

    狸妖王大喜过望,爬起身,二话不说,便持棒朝风白击到。

    风白方才听他说要助鬼英娘娘杀死自己和师傅,心下极恼,斥道:“狸猫,你竟敢欺师灭祖,看来我当真留你不得。”手上奋力出招,瞬间与狸妖王打得难解难分。

    狸妖王却哪里是风白的对手?片刻间,便被风白逼得手忙脚乱。

    鬼英娘娘看在眼里,当即叫鬼山四杰上阵帮忙。如此一来,倒是风白落到了下风,一时间疲于应付。

    一旁的朱雀神女见状,知道若自己不出手相助,风白恐有性命之危,当即也不顾伤势未愈,勉强起身,叫道:“风白,快让开。”

    风白听言,眼光扫视了一下朱雀神女,见她竟然站立起来,想必是要出手相助,当即依言跃开,立在了朱雀神女的身侧。

    朱雀神女勉力运气,双掌一推,打出了两道强劲的法诀。狸妖王等人皆不知朱雀神女的真实身份,还以为只是一个普通角色,见她起手运气,还有些托大,难道眼前这个病恹恹的白发女子还能有什么厉害的招数?

    直到看到朱雀神女打出两道黄莹莹的法诀,夹杂着威猛之势,狸妖王、四杰、鬼英娘娘六人才如梦初醒,想不到竟然在这么一个促狭的肮脏地方遇到了绝顶的高手。

    想要躲闪,却因洞内空间有限,已无处躲避,轰的一声大响,六人皆被朱雀神女打出的法诀击中,齐齐向洞口飞去。

    啪啪啪一阵乱响,六人皆摔在了地上,除了鬼英娘娘因为躲在后面,被其让他人挡住了正面一击,只中了法诀的余劲,其余五人却皆口中吐血,脸色煞白,半天爬不起来。

    朱雀神女打出这一击,不禁身躯摇晃,几乎要站立不稳,体内则气血翻涌,忍不住咳嗽起来。要知道她此时仍然伤重,勉力运气,不免伤及脏腑,当即运气把上涌的气血压住,这才没有吐血。

    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朱雀神女却能打出如此威猛的一记法诀,实在令人咋舌。

    风白连忙上前扶住,让她坐下休息。朱雀神女却举手阻止,示意自己并无大碍。但她其实是想摆出无事的姿态,好让鬼英等人知难而退,若是表现出孱弱的样子,只怕鬼英等人不死心,还要卷土重来。

    鬼英娘娘却已见识到了厉害,哪里还敢多呆?招呼四杰和狸妖王狼狈地离开了山洞。

    风白这才扶朱雀神女坐下,愧疚道:“让神女卷入人界的纷争,风白深感不安,待神女伤势痊愈,便回天岐好生呆着,莫要再蹚人界的浑水。”

    朱雀神女淡淡一笑,道:“天岐也怪无聊的,出来活动活动筋骨也不错,这次是我大意了,才会被真龙偷袭,否则,真龙又岂能伤得了我分毫?”

    风白点点头:“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只怕那鬼英娘娘为了报复我们去向睚眦或真龙报信,此地已不安全,我们还是另择一个地方养伤为好。”

    朱雀神女道:“无妨,待我在洞口设下封印,料想无人可以进入,我觉得我已好了一半,只要再呆几天,便可外出自由活动了。”

    朱雀神女说着又站起身,慢慢向洞口走去,风白仍是好生扶着。

    到了洞口,朱雀神女衣袖一挥,当即布下了一道金黄色的封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