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夺宝仙师 > 第八十五章 鳌王与鼠王

第八十五章 鳌王与鼠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几日后,风白和朱雀神女出现在了飞龙岛。

    二人潜入飞龙宫,找了一个家丁询问狴犴的下落,得到的结果是狴犴为了掩护风白和朱雀神女逃命而向真龙出手,触怒了真龙,已被真龙逐出了云梦大泽,去向不明。

    接着风白又询问了睚眦最近的动向,目的在于搞清楚睚眦是否去死人岛杀死了弦觞。得到的结果是睚眦因中了弦觞的蜈蚣之毒,因未能及时将毒液逼出,导致一条腿残废。

    之后,睚眦便失踪了,据说是去追杀弦觞,至今未回。

    这么说来,死人岛的小屋确实是睚眦所焚,至于弦觞的下落,则是个未知数,或许已经身死,或许仍然活着。

    朱雀神女得知狴犴只是被真龙逐出云梦大泽,并无性命之忧,便无意继续留在中州,决定回往天岐。

    临走,朱雀神女叮嘱风白,面临强敌切莫逞一时之勇,能屈能伸方可保全性命。至于朱雀剑,寻得回便寻,寻不回也算了,当及早寻得弦觞,以解九转蚀魂丹之毒。

    风白听着她的嘱咐,险些把她当做了师傅,内心感动之余,只顾频频地点头。

    最后朱雀神女化作神鸟振翅高飞,风白目送她远去,心里不禁惆怅起来。

    师傅迷失了心智,至今恐仍在无根之源,即便就在眼前,只怕也仍然不是以前的她,真是叫人难过。

    此时自己身中九转蚀魂丹之毒,弦觞又下落不明,虽身上还有一些小解药,却迟早有用完的一天,到那时,自己将生不如死。想到这里,风白望着茫茫大泽,竟一时不知该去往何处。

    风白整理了一下心绪,决定还是回到栖霞岛去寻玄天灵石。

    他扎入水中,依大概的方位潜入水底。湖水极深,风白一口气用完,只能以灵化气继续深潜。

    潜到泽底时,果如霸下所言是一层极深的淤泥,除了成群的鱼虾鳌蟹,哪里有玄天灵石的影子?他搜寻了方圆数里的范围,最终一无所获。

    风白浮出水面,抹去了脸上的水渍,望了一眼难辨方向的大泽,便随便往一个地方飞去了。

    他经岛必登,逢人必问,一问弦觞,二问玉矶娘娘,但寻了大小岛屿数十,根本没有二人的下落。

    风白不死心,仍然漫无目的地朝一个方向飞驰。眼见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岛洲,是他在云梦见过的最大的岛,风白自然不肯错过此地,当即登陆上去。

    此岛古木参天,绿意盎然,小溪湖泊随处可见,丘陵连绵,便如大陆一般。云梦大泽方圆千里,像这样的大岛风白还是头一次见,置身其中,环视不见大泽,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处岛上。

    风白向岛心行了一二十里,未见一个人影。心想这么大一个岛,不可能没人居住,大概是什么厉害的人物占据了此处,不允许其他人共处。

    又行了数里,总算听到有人活动的声音,似乎有人正在进行激烈的打斗。

    风白悄悄靠近,便看见两个老者在搏斗,虽是搏斗,却似乎更多的是在相互切磋和展示武力,并无拼命之意。

    风白本无意多看,但是这两个老者出手凌厉,举手投足皆是威猛无比,可以说是难得一见的厉害角色。出于好奇,风白便躲在一个地方窥视起来。

    这两个老者皆相当于世俗界七十余岁之人,一个身高丈余,红发大耳,眼如铜铃,长得凶神恶煞。另一个身形稍小,枯瘦如柴,獐头鼠目,长着一撮山羊胡子。光看外表,两人都不是良善之辈。

    这两人皆使一种独门的奇功,红发老者一掌击出,方圆数丈皆急冻为冰,以掌击树,则古木立时冰裂,脆如酥饼。

    枯瘦老者却双掌发红如火,古木被其击中,直接炭化枯死,一阵风来,化为灰烬。

    风白看得目瞪口呆,不禁又心惊胆寒。眼前二人所修功法之歹毒,足以瞬间将人化作碎块或尸灰,连个人形也保全不了,实在是世所罕见。

    看到这里,风白已不敢再看,难怪这个岛洲这么大,却没有其他人,有这两个煞神在此,有谁敢跟他们一同为伴?

    风白扭头离去,猫着腰,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就怕惊扰了二人。说实话,风白即便不了解二人的品性,但是光看样子,就觉得这二人不好惹,是以不想被二人知晓自己来过此处。

    不料怕什么就来什么,风白已经很小心了,却一脚踩在了一个枯枝上,他以为这根枯枝足够粗,足够支撑自己的重量,谁知一脚下去,却发出了响亮的咔嚓声。

    “什么人?”一声呼喝传来,两个老者居然同时停止了打斗,又同时一个飞身,一下就窜到了风白的身后。

    风白一转身,看到二人长臂疾伸,一下就到了自己的后背,顿时暗叫了一声:“不好。”

    下一瞬,风白便被两个老者同时抓住了,竟然失去了任何的反抗之力,被他们高高地抓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在此作甚,是不是想偷学我们的神功?”红发老者严厉质问道。

    “快说,若不实说,就让你尝尝我玄黄火烈大法的厉害。”枯瘦老者也沉声道。

    “二位前辈,晚辈只是无意闯入这里,并无偷学二位神功之意,请二位前辈明察。”风白连忙解释。

    “哼,还狡辩,先让你吃点苦头。”苦手老者说着望了红发老者一眼,两人心意相通,同时把风白向后一抛,风白便身不由己地点后飞了出去。

    风白吃了一吓,眼见要头下脚上摔落,当即空中顺势一个翻身,正要落地,却忽生逃去之意,若不逃去,只怕难逃两老者之手,要是死在了这里,那可就太不值得了。

    遂在落地之时猛然一个弹身,朝一侧的林子疾飞而去。

    “想走?”两老者同时呼喊一声,双双飞身直追。只一瞬间,便已追到了风白身后,再次将风白的后背抓住。

    两人毫不客气地将风白往地上一按,风白双膝一软,一下就跪在地上,想要挣扎,根本动弹不得。

    风白只觉得双膝要被按进土里,疼痛难忍,便道:“二位前辈恕罪,晚辈无意冒犯,只是恰巧路过此地,请二位前辈高抬贵手,将晚辈放了,可好?”

    红发老者听言松了手,走到风白前面,仔细打量起风白来,道:“原来是个黄口小儿,长得还一表人才。”

    枯瘦老者却将风白一扭,侧着脸看了看风白,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风白的神杖上。

    “小子,此乃夸父手杖,怎会在你手上?”枯瘦老者道。

    “这跟手杖是家师在夸父山的桃树上取下来给我的。”风白坦言。

    枯瘦老者眼一眯:“你师傅时谁,她怎会知道夸父的手杖在什么地方?”

    “这个……家师是觅罗山上的觅罗仙子,至于她怎么知道这根手杖的下落,晚辈实在不知。”风白再次坦言。

    枯瘦老者望了望红发老者,道:“红毛鬼,他说他的师傅是觅罗仙子。”

    “这么说来,这个小子也是仙胎了。”红发老者道。

    “管他是不是仙胎,我们把他做了,然后接着打架。”枯瘦老者道。

    “不,二位前辈,晚辈确实是无意偷窥你们打架,晚辈是来寻人的,你们千万不要杀我,我可以对天发誓。”风白急忙再次辩解,一边求情。

    红发老者看了看枯瘦老者,道:“老耗子,不如我们先把架打完,等他看完了,让他开了眼,再把他做了,他也算死得不冤,你看这样如何?”

    “不,前辈,晚辈不敢再看了,晚辈不想死,求你们放过晚辈。只要你们放了我,我这就离开,一刻也不敢多呆。”风白已经是在向二人乞求了,就差没有向二人下跪。

    枯瘦老者似乎赞同红发老者的意思,道:“小子,先让你过个眼瘾,过完了瘾,我们就送你上路,你在这里好生呆着,哪也别想去,否则,我们就先折磨你,再送你上路。”

    枯瘦老者说着放开了风白,在地上跺了跺脚,示意风白就呆在当地,不要走。

    “前辈恕罪,晚辈不看了,晚辈这就走。”风白说着话,双脚已开始挪动起来。

    “不许走。”红发老者喝道,同时一抬手,向风白打出了一掌。

    风白只觉得一股极寒之气向自己袭来,下一瞬间,自己周身便被一个巨大的冰块包裹,顿时动弹不得。

    风白发觉自己被冻住了,但是透过冰块,还可以看到外面,只是物体的样子有些扭曲。红发老者把他冻住后,接着与枯瘦老者打了起来。

    一阵窒息感传来,风白便以灵化气,然后思索脱身之法。他想用纯阳无极之术融掉冰块,但是又怕耗时太久,便试图运气撑破冰块。

    结果稍一用力,冰块便喀喇一声开裂了。风白心下一喜,正好趁两个老者打架之时逃命。

    遂又一用力,瞬间将大冰块撑为两半,自己脱出身来。

    遗憾的事尚未来得及逃走,红发老者便已经发现了风白的动静,只见他脱离了与枯瘦老者的打斗,猛一挥掌,再次向风白打出了一股极寒之气。

    风白躲不掉,这股极寒之气不是一丁半点,而是劈头盖脸铺天盖地敌罩来,自己当即又被冻住了,而且,这次冻住自己的冰块比之前的更大了,要大得多。

    红发老者把风白冻住后,再次与枯瘦老者开战。

    风白心想还是依葫芦画瓢,只是这下要全力撑开冰块,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逃去。

    即想即做,风白当即猛一运气,哪知此冰块太过巨大,竟然纹丝不动。风白一愕,以自己六千年的修为,竟然挣不破冰块。

    再次猛一运气,冰块仍然没有任何的反应。风白无奈,只好静静地呆着,然后等待冰块从外面渐渐融化,变小,再不断地尝试。

    然而这冰块是在太大了,两老者打了多久,风白便尝试了多久,均是以失败告终。

    眼见渐渐天黑,两老者才停了手,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两老者只顾各自烤着猎到的野物,把风白晾在了一边。

    待将要吃完烤熟的野物,枯瘦老者朝红发老者喊道:“红毛鬼,你还不去看看那小子,只怕已经没命了。”

    红发老者闻言,才不紧不慢地举着火把走向了冰块。

    风白自然没有死,红发老者见他眼珠转动,便咧嘴一笑,自言自语道:“这小子本事倒不小,在冰块里面憋了那么久,竟然一点事也没有。”便示意风白破冰出来。

    风白看到红发老者的手势,便运气破冰,谁知喀拉拉一阵响,冰块竟然裂开了一个缝。原来两老者在冰块边上生火烤肉,把一侧的冰块烤融了不少,已经往里凹进去了一些,冰块已经没有先前那般坚牢了。

    风白再一用力,冰块便迸裂开来,崩出了一些冰渣子。红发老者一怔,他本以为晾风白也挣不开冰团的束缚,不料却出乎自己的意料,不经对风白刮目相看。

    他把手中吃了一半的兽肉伸向了风白,道:“小子,饿不饿?”

    风白伸展了一下久困不动的躯体,摇头道:“谢谢前辈,晚辈不饿。”

    红发老者道:“你且放心吃,吃饱了我跟你打一下架。”

    风白急忙道:“前辈莫开玩笑,晚辈岂是前辈的对手?”

    红发老者道:“无碍,跟你打着玩。”

    风白的道:“晚辈不敢。”

    红发老者眼一瞪,不悦道:“叫你打就打,再啰嗦,便将你变作冰尸。”

    风白道:“那好吧。”

    红发老者又将兽肉递给风白,道:“吃饱了才有力气打。”

    风白摇头,坚决不吃。

    红发老者便将火把插于地上,丢掉兽肉,拍了拍手掌,对风白道:“来,快打我。”

    风白无奈,只好出手相攻,他不知道红发老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知道万不可触怒他,否则必死无疑,因而虽然出手,却颇有顾忌。

    老者知他有所保留,便叫他出全力,同时出招逼风白放开手脚。

    风白知道自己是无法伤到红发老者的,索性倾尽所学,红发老者非但不怒,反而越斗越喜。

    斗到百余合,红发老者跃将开来,哈哈一阵大笑,笑的甚是畅快。

    风白有些摸不着头脑,只是隐约觉得红发老者没有杀己之心,但嘴上也不敢多问。

    只听红发老者道:“我鳌王的极冰大法总算有了继承之人,快哉,快哉!”

    言毕又对一旁观战的枯瘦老者道:“老耗子,虽然数千年来我们分不出高低,眼见大限将至,我的极冰大法不会带进土里,你的玄黄火烈大法却要失传了,苦心钻研数千年,生前未败给我,死后你便输了,哈哈哈哈……”

    枯瘦老者脸部一阵扭曲,嚷道:“红毛鬼,你得意什么?你想找这个小子当徒弟,我鼠王也可以将玄黄火烈大法传给他。”他字一出,鼠王身形疾闪,一下将风白抓住。

    鳌王一怔,遂怒道:“老耗子,你要跟我抢徒弟?”

    鼠王道:“抢又怎地?你不想让你的极冰大法失传,我的玄黄火烈大法也不能失传,这个徒弟我收定了。”

    鳌王气极,道:“这小子是我先定为徒弟的,你敢强抢,我绝不答应。”言罢便要作势攻击。

    风白忙道:“前辈且慢。”

    鳌王停住道:“怎么?”

    风白道:“二位前辈,我想你们应该找其他人做徒弟,晚辈已经拜在觅罗仙子门下,不可能再投到其他人门下。”

    鳌王道:“那又如何?我把觅罗仙子杀了,不就可以收你为徒了?”

    鼠王也道:“对,把你原来的师傅杀啦!”

    风白大急,连连摆手道:“万万不可,我师傅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怎能说杀就杀?若晚辈未拜在师傅门下,自然乐意成为二位前辈的弟子,但眼下的情形,二为前辈还是另择他人为好,晚辈何德何能,竟得二位前辈垂爱?”

    鼠王道:“废话少说,其他人我们看不上,要催动体内的纯阳之气,必须要有高深的修为,有这种修为的人都一把年纪了,我鼠王岂能将苦心钻研的大法交给一个老头?”

    鳌王道:“没错,只有年轻人才能将我们的大法发扬光大,而有此造诣的年轻人少之又少,我们物色了几百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我们都己只剩百余年的阳寿,以为一生所学便要失传,直到你的出现,我们才看到了希望,如今你肯也好,不肯也好,都要做我们的徒弟,不,是做我的徒弟。”

    鳌王说罢一晃身形,右手暴伸,便要来夺风白。鼠王见状,当即出手相阻,二人你来我往打了起来。

    风白被鼠王抓住一臂,被鼠王左拉右推,弄得极不舒服,心想这两人都不是好惹的主,还是想办法逃跑,反正即使逃不掉,二人此时已无杀己之心,便即用力一挣,往林中奔跑而去。

    鼠王喊道:“小子,别跑。”率先抢身来追。

    鳌王亦飞身直追,风白只飞出了数丈,便被鼠王抓住。鳌王一见,又与鼠王争夺起风白来。

    风白叫苦不迭,这次想挣脱逃跑是不可能了,鼠王将她紧紧扣住,除非卸下一条手臂不要了。早知道先前便不急着逃跑,遁入地下才是上策,只是此时后悔已来不及。

    鼠王抓着风白,毕竟有所掣肘,不多时被鳌王击中一掌,不自觉便把风白松了开来。鳌王这一掌并未用上极冰大法,但也将鼠王击伤。鳌王一把夺过风白,弹身飞走,鼠王也只能眼睁睁望着二人离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