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醉堂春 > 第1章 活着总是要有所作为的

第1章 活着总是要有所作为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门外阴雨绵绵,无妄城中,一家小店门口客如云涌,大家争先恐后的想要进店,但大部分人都被门口的结界挡住,不能进醉堂春。

    醉堂春仅是一家店面,里面摆着几个破旧的木柜,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连醉堂春的招牌都破旧不堪,布满灰尘。

    千年来,关于醉堂春的种种传言神乎其神,层出不穷,引得众人争相而来。

    店外人群密集,喧闹声不绝于耳,细雨绵绵中,一阵清风拂过,吹得醉堂春牌匾上的灰尘散落而下,令众人蓬头垢面,蹭了一鼻子灰。

    门口右侧竖着一块告示,上面清楚的写着:擅自闯入者,非死即伤,有钱好办事,没钱没商量。

    但依旧挡不住大家的满腔热情,千年来,醉春堂的门槛都被踏破了好几次。

    天地间分为人,神,魔三界,要想通往这三界,必须经过无妄城。

    城中来往的芸芸众生中,有人,有魔,也有仙,时不时出点儿乱子,闹出些荒唐事,已是家常便饭。

    苏可可已经穿越到无妄城中近三年,仅剩两个月,她和原主的三年之期就到了,那就代表着她会彻底消散于这世上。

    “醉堂春的老板已经明说了,只认钱不认人,你们是怎么了?这么大的牌子都看不见?”

    喧闹的人群中,一位青衣少年轻轻松松的穿过结界,踏入醉堂春中,结界对他而言如同虚设,毫无作用。

    少年合拢手中的折扇,指着那块告示,转身向店外的客人们说道。

    “你……你这个凡人!怎就能轻而易举的进去?”

    “不可能啊!就凭他?”

    众人唏嘘不已,瞪着店里唯一的青衣少年,如果说目光也能杀死人,那么,这会儿他已经被凌迟了好几次。

    “怎就不可能?不是都眼见为实了吗?我有钱,自然能进来。”

    少年轻笑一声,往楼上走去。

    踏着陈旧的木阶,伴随着他的脚步,梯上响起吱呀吱呀的响声,仿佛下一刻就要崩塌。

    “我也有钱,我怎就进不去?难道只有钱能进去?还是因为我不够有钱?”

    一个身材健硕,年约五十,满脸富态的男子嘀咕着,偏偏就不信这个邪,使唤着身旁的仆人取来一叠银票,扔进醉堂春。

    银票穿过金色的结界,落在布满灰尘的地面上,男子见状,脸上笑意满满,昂首阔步的朝里走去。

    砰的一声巨响!

    众人赶紧闪开,若是闪得慢些,保不准被他泰山压顶。

    男子前脚刚挨着醉堂春的门槛,紧接着结界突然释放出一股强力,将他震飞出数米。

    对面落云轩的掌柜的眼见着自己的屋子被砸出一个大窟窿,又骂骂咧咧起来。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自己的店面经常被撞坏,但醉堂春的老板连个人影儿都没见着,他也不知该上哪儿索赔。

    不仅如此,醉堂春外有结界保护,根本摧毁不了,即使他已经心生怨愤,想将醉堂春拆了泄愤,也是无计可施。

    “果然是只认钱不认人……”

    “都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进去的,谁设的结界啊?”

    众人眼看着那名小仆惊慌失措的扶起自家主子,又瞧着方才那叠被扔进去的银票,扔进去容易,想取出来,那可就没门儿了。

    苏可可慵懒的靠在二楼的藤椅上,听着楼下的动静,银票又到手了。

    自从自己穿越到这具肉身里,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她不必忙碌,隔岸观火,坐收渔翁之利,钱财之物定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时间一长,有些人长了记性,就不会再扔钱进来,但这是无妄城,总有些初来乍到的无知小辈不懂这门道,主动给她送钱。

    “还有两个月,苏可可呀苏可可,你说的靳以轩究竟是谁?我找了快三年还没找到,你究竟与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苏可可自言自语着,更暗叹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平白无故的穿越之后,落到无妄城中,成了醉堂春的老板――一位有钱,但快没命花了的老板。

    仅余两个月,就到了三年之期,原主交待过她,她必须杀了靳已轩,否则就会魂飞魄散。

    三年前,自己正为高考做着最后的冲刺,复习到凌晨两点多,实在疲累,就睡了过去。

    醒来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成了醉堂春的女老板,幸好这具身体的主人无论容貌还是名字都和她一模一样,她虽然想家,但心里还是有些安慰。

    原主当时意念非常微弱,她醒来的那一刹那,耳边只听到原主告知她,必须在三年之内杀了靳以轩,否则她就会消失,无法在此处生存,更无法回到自己原本的时代。

    既来之则安之,她开始在这个空间不停摸索着未知的一切。

    这是一处神奇之所,可以帮客人完成心愿。但凡有夙愿未达成者,只要将交托之事写在纸上,放进醉堂春的小柜子里,店主定会为客人达成心愿。

    但前提是要能进得来。

    苏可可猜想着这道结界定是原主设下的,幸好有这道结界阻挡,不然,任谁都能进得来,细思极恐。

    看样子,原主以前经营这家店时,并没有设下结界,从那条快被踏破了的门槛就可以看出以往客如云涌的景象,

    改明儿她魂飞魄散之后,这家店如何,她也管不着。

    醉堂春白天破败不堪,布满灰尘,任凭她怎样打扫,转眼间,依旧恢复原样。

    到了晚上,店里就焕然一新,一尘不染,每当太阳升起之前,就恢复了破败的景象。

    她时常扮作男子的模样,在无妄城中走动,到处打听着靳以轩的下落。

    按理说此处连接人神魔三界,消息最为灵通,但近三年来,她绞尽脑汁,想方设法,竟查无此人。

    苏可可看着窗外摇摇欲坠的房檐,陷入了沉思。

    自从穿越之后,她的初衷就不得已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起初只想着考上重点大学,成为一位女工程师,也算自己多年来寒窗苦读,得偿所愿了。

    但一场穿越,令她的人生轨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如今她只有三个爱好:赚钱,赚得钵满盆满。

    看俊男,看得眼花缭乱。

    最后,她只希望自己能有一段好姻缘,嫁给一个能满足她所有愿望的如意郎君。

    “俗,俗不可耐。”

    苏可可不禁痴笑,自己身在醉堂春中,像是已经醉在其中了。死到临头,竟还想着嫁人。

    身为女子,总有自己对未来的一番设想,而她的未来似乎已经遥遥无期,更期盼着自己能趁着最后的时光达成心中所愿。

    “他们说我是人,那我就是个人吧,不过,我似乎是个不一般的人。”

    她念叨着。

    原主除了告诉她那一句话,就再也没有交待其他事,连醉堂春是个什么地方,她都是在打探靳以轩的过程中,在无妄城中道听途说的。

    她时常嘲讽自己,应该是史上最糊涂的老板了。

    还有些稀奇古怪的事儿,她虽是一个凡人,但不必吃喝,也不会感觉到饿,不仅如此,每到夜里,任凭她在无妄城中做出任何事,来往的仙魔都看不到她。

    这也是她至今为止最大的乐趣。有此特殊之处,每逢夜里,她查看木柜里的字条,从而见机行事,要帮别人完成心愿,也就方便得多。

    每帮别人完成一个心愿,当初的心愿纸就会变成一叠银票。

    活着总是要有所作为的,虽说三年只期就要到了,死期将至,她不想碌碌无为,混吃等死,赚钱的动力却不曾受到影响。

    “苏可可,是时候振作起来,能赚到别人的银子,岂不快哉?”

    门口的人群渐渐散去,她下了楼,捡起地上的银票,收到楼上的柜子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