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醉堂春 > 第3章 那你爱不爱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靳以轩,你叫靳以轩啊,按照你这么说,你不会伤害我咯?”

    苏可可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几分真几分假,连她自己也分不清了。

    幸亏方才她没有一时嘴快,与靳以轩撇清关系,不然,自己和人家八竿子也打不着,这位大佬恐怕都不会管她的死活。

    干脆利用原主与他的关系,先接近他,然后再伺机而动,为自己寻得一线生机。

    她如今已经这么惨了,半路上蹦出个现成的未婚夫,当然得牢牢靠住。

    况且,苏可可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就算自己是个半妖的身份,比凡人稍微强了那么一点点,但想一击即中的杀了靳以轩,谈何容易?

    人家可是名副其实的妖,两人的实力存在云泥之别。

    得先接近他,讨好他,趁机寻到他的弱点,攻其不备才有些胜算。

    不过,她寻思着这个靳以轩在魔界应该也不是什么响当当的人物,只是他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不可一世罢了。

    不然她打听了近三年,怎就未曾听说过魔界有这么一号人物?

    不管了,对比之下,人家就算名气再小,也总比她这种将死之人要幸运得多。

    对不住了大兄弟,虽然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是也没人同情我的遭遇啊,我的处境比你更艰难,你没有得罪我,但你不死我就得死,还是连渣都没有的那种。

    苏可可心里这么想着,牵动着自己的情绪,愈发将楚楚可怜的模样表演得淋漓尽致,眼中梨花带雨,潸然泪下,一手扯过他的袖袍,拭了拭自己脸上的泪。

    “可可,你怎么了?你……你不记得我?”

    靳以轩眉头紧锁,狐疑的打量着她,她并不是其他妖魔变化而成的,也并未被他人所控,不然,以他的修为,一看便知。

    “快三年了,我躲在这个地方快三年了!三年前,我被打伤,醒来之时,大脑一片空白,连这家醉春堂是什么地方都不记得,幸好我还记得自己的名字。”

    “我完全不记得你,所以刚才我才不理你,我以为你看不见我呢。听你说那番话,我就算不记得你,也被你感动了,但不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苏可可可怜兮兮的朝他怀里靠去,顺手抱住了他的腰。

    瘦了点儿,手感不太好。

    “你今日又是在玩什么把戏?”

    靳以轩身为魔尊,对旁人处处防备,这会儿他渐起疑心,不知是不是苏可可想方设法的故意唬弄他。

    她曾经对他恨之入骨,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这会儿怎就变了一副态度?

    女人心海底针,他有些不适应。

    不过,她主动投怀送抱,还是第一次,他顺水推舟,抱住她,一边为她理了理略显凌乱的头发。

    苏可可脸一红,顿时心跳加速,她可以厚着脸皮抱他,但是他可别想趁机占她便宜。

    她赶忙离开他的怀抱,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这家伙方才说她要玩欲擒故纵的把戏,那她现在就名副其实的玩一把。

    “你都说了,你总是忙着魔界的事,无暇来看我,我都被人欺负成这样了,失忆了,你还以为我在骗你,你如何证明你所说的话是真的?”

    其实,苏可可对他所说的话半信半疑,他能来到这儿,并且对她这番态度,足以说明他对她并没有恶意。

    不不不,是对原主没有恶意。

    苏可可还有些庆幸,这个靳以轩竟然对原主如此痴情。虽然她第一次见他,但凭着这一点,她对他有了些好感。

    但好感归好感,他还是要死的,不仅要死,还必须死在她手里。

    想到此处,苏可可不禁觉得自己好恶毒。

    靳以轩用术法探了探她脑中的记忆,果不其然,她脑海中并没有关于他的一丁点儿记忆。

    不仅如此,她所有的记忆都验证了她所说的话的真实性。

    记忆显示,她三年前在醉堂春中醒来,身旁空无一人,对醉堂春的一切都十分陌生,经过近三年的时间,她逐渐摸索,才习惯了在无妄城中的生活。

    这个举动将苏可可吓了一大跳,庆幸的是,这是原主的肉身,脑海中并不存在她在现代的记忆。

    “可可,究竟是谁伤了你?我一定将他剥皮拆骨!我不会骗你的,我能来到这儿,并且没有伤害你,还对你说这番话,足以证实我的身份,你也真是为难我了,你如今对我并无记忆,让我怎样才能证明我就是我呢?”

    听靳以轩这么说,他果然信了她。

    这步险棋走得甚妙。

    可不是吗?苏可可自己都知道这是在有意为难人家,但不装装样子,套套近乎,她这场戏就演不下去了。

    倘若靳以轩知道她已经不是原主,一定会不择手段的逼问她原主的下落,不管得到什么答案,到时候,被他剥皮拆骨的,就是她这个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人。

    “那你爱不爱我?”

    苏可可再次抱着他,一边撒娇道。

    她心里和明镜似的,能原谅原主移情别恋,还苦苦等待其回心转意,自然是爱的。

    故意说些浓情蜜语与他套近乎,探探他的底细,实为当下的上上之策。

    “自然是爱的。”

    靳以轩心头欣慰不已,没想到苏可可还会问他这种问题。

    自从他将那个凡人杀了以后,五百年了,她都没理会过他,甚至都不曾正眼瞧过他,更不曾像此时般好好靠在他怀里说上几句话。

    恍惚间,他只觉得如梦似幻,怕这是一场梦,若是不牢牢抓住,下一刻就会化为泡影。

    他刚抬起手,准备将她牢牢抱住,苏可可瞬间从他怀里溜走,闪身到另一侧,随手抚弄着他垂在肩头的一缕青丝。

    她可不能让他随便就占了她的便宜。

    “那你有多爱我?”

    她认真的看着他,竟在他眼中看出几分羞涩的目光,仅仅一瞬间,如同海浪席卷,瞬间不复存在,但她还是捕捉到了。

    “可可不曾问过我这种问题。”

    他的脸上没有半分表情,连目光中的羞涩都隐去了,却感觉到呼吸都慢了半拍。

    她的话语像是化作轻羽,撩拨着他的心弦,让他霎时间有些惊慌,有些茫然,心跳渐渐加快,快到他暗用妖术平息也无法控制。

    这一刻,他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原来妖术竟如此无用,连自己的心跳都控制不了。

    渐渐的,他感觉到脸上似火在烧,突然间温度升高,她撩弄着他的一缕头发,也不说话,但他却觉得她能听到他砰砰砰的心跳声,这令他更加心慌意乱,唯恐她会笑话。

    “那我现在不是问了吗?”

    苏可可脸上依旧装出一副对他又敬又怕的无辜模样,可怜兮兮的说着,又往他肩头蹭了蹭,装出一副乖巧的模样。

    “我……我就是喜欢……不,我不是……我以前……你以前……”

    他低头看着她如水的眸,竟心慌意乱得语无伦次。赶紧移开目光,深呼吸,希望自己能将一句话说利索了,别在她面前失态。

    “怎么了?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吗?那……”

    那为我去死行不行?

    “那我问你,在你眼里,心里,若是用你的命来换我的命,你可愿意?”

    苏可可心里琢磨着,他爱原主究竟爱到什么样的地步?

    愿意为原主去死吗?

    倘若愿意,就直接忽悠他自尽好了,还为她省去了些麻烦,免得她还要想方设法的除掉他。

    这是她话里的意思,只不过说出口来,就显得委婉一些。

    她微微摇头,只为他惋惜,这个靳以轩真是个冤大头,原主移情别恋也就算了,还要杀了他,哎!原主不长眼,放着这么好的男人不要,竟然移情别恋。

    而他呢,这会儿还不知原主竟然对他恨意这么深。

    真是个苦命的大兄弟。

    苏可可看得明白,不禁为他惋惜着。

    同时,也惋惜自己悲催,实在是迫不得已才想将他忽悠死的。

    毕竟,她想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