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醉堂春 > 第4章 掏心掏肺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第4章 掏心掏肺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可,你别误会,我不是不想回答,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已,毕竟……毕竟我又没为你死过,这个答案我不确定,我也不想骗你。”

    苏可可刚才只是为这个耿直的靳以轩惋惜,所以微微摇了摇头,落在靳以轩的眼里,误以为她已经对他失望透顶了。

    “那你现在去死一次不就行了?你不是爱我吗?把你的心掏出来给我看看。”

    苏可可一边哄骗,一边怂恿着,不管人还是妖,心都掏出来了,她就不信他不死。

    谁让原主给她安排了那么为难的任务呢?她等了近三年,终于等到这一天。可以弄死他了。

    就算是连哄带骗的都行,只要他死了就行。

    为了活,当真可以不择手段。

    “这有何难?”

    靳以轩眉头渐展,将手放在心口处,稍微动用点儿意念,暗用一道术法,一阵金光萦绕在他指尖,凝聚于掌心,瞬间化为一颗心。

    “……”

    苏可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掌心的东西,他竟真把自己的心捧在手上了!

    而且他的心竟然是金色的!

    不仅如此,他竟然和个没事人一样,好生生的站在她面前,一滴血也没流,微笑着看着她,轻声问道:“可满意了?”

    听上去真是毛骨悚然!

    这家伙究竟是个什么妖怪?

    苏可可脑中不禁浮现出孙悟空变成唐僧的模样,手拿大盘,接二连三的吐出一颗颗心,直至装满了盘子。

    “你……你有……几颗心?为什么……你还没死?你……你掏心都是那么容易的吗?掏别人的心也是那么容易?”

    方才语无伦次的是他,这会儿换成她,连句话都说不利索。

    这人真是果断决绝,但还有些耿直可爱,真将心掏了出来。看着他手中泛着金色微光的金色心脏,她情不自禁的抬起手,用指尖触了触。

    天生爱财的她,总会不经意间联想到这是金子做的。

    是软的。

    有一丢丢失望。

    “当然,谁要是惹怒了我,我就将他的心掏出来做熟了下酒喝。”

    重口!

    残忍!

    苏可可吓得一个激灵,浑身哆嗦了一下,想象着他将她的心掏出来,煎炸蒸煮,下酒喝……

    “可可,你冷啊?”靳以轩诧异的看着她。

    “你的心冷到我了,呵呵,呵呵,没想到你真将自己的心掏出来了……”

    到底怎么样才能弄死他?

    照这样看来,余下的两个月,她就算天天见到他,也不一定有办法弄死他。

    苏可可,火烧眉毛的关头,不能挫了自己的志气!她拍了拍脑门,自己勉励着。

    “你还没说你对我满不满意呢,我都听你的话,将心掏出来了。”

    这真是个呆萌可爱又耿直的大妖。

    “可爱……不,满意满意!”苏可可搪塞着,又问道:“你有几颗心?”

    “可可当真是糊涂了,爱你的心,当然仅此一颗。”

    还是个会说情话的老boy。

    “好啦,你可以把你的心收回去了。”

    画面太美好,她不忍直视太久。

    “可可,我不仅可以掏心,我还可以掏肺……”

    “不不不,别,别掏了,我不想看。”

    苏可可赶紧蒙上眼睛,唯恐他下一秒真的这么做了。

    “凡人总说谁对谁可以掏心掏肺的,但我就没见过谁真的对谁掏了出来,这对我而言没什么难的,我可以掏……”

    原来这个耿直的大妖理解的是字面上的意思。

    “行了行了,我不想看,我害怕!”苏可可打断了他的话。

    重口,实在太重口了!

    不过这个未婚夫有些蠢萌蠢萌的,想想还挺可爱。

    靳以轩不明所以,一脸无辜的将自己的心放回了体内。

    “可可,我可没掏出来给谁看过,你刚才让我掏出来,我才听你的话的。”

    靳以轩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拉开她的手,让她直视着他。

    他的手很冷,冷得彻骨!

    “你的手是冰变的吗?那么冷……大半夜的,挺吓人!”

    苏可可立刻甩开他的手,一边搓手取暖,又补充了一句:“你们妖怪都会用妖术的,你随便用点儿障眼法,变颗心出来,唬弄我的。”

    “不是不是,可可,我不会骗你的,我……”

    靳以轩后退几步,他现在整副身体如同寒冰,没有一点儿温度,离她近了,的确会令她感到寒冷。

    其实他也冷,第一次将心掏出来,要缓缓才会恢复过来,他还挨得住。

    “可可……我第一次将心掏出来,要缓一会儿才会恢复体温,你怕冷,就离我远点儿。”

    原来是这样。

    苏可可打量着他,不经意间被他这句话暖到了心坎里,关切的问道:“你还好吧?”

    “还好。可可刚才动了我的心。”他低着头,嘴角不停的打颤,冷到了骨子里。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苏可可想到她刚才的确由于好奇,伸手碰了一下他的心,是软的。

    “那又怎样?”

    “我的心当然是你可以随便碰的,只是我没想到,心被你碰到的感觉真好。”

    “……”苏可可感觉鸡皮疙瘩掉一地,竟无言以对。

    好可爱的未婚夫,这是靳以轩小朋友吗?

    “靳以轩,你理解的掏心掏肺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凡人所说的掏心掏肺指的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很真挚,经得起考验,愿意付出一切,甚至愿意将心和肺都掏出来给对方看。只是一种形容而已,当然没有人能轻易做到,一般人做到的话,那就不可能像你一样站在这里了,早就到阎王那儿去报道了。”

    靳以轩缓缓抬起头,眼中透着欣喜,答道:“是吗?原来是这个意思,我一直都不知道怎么证明自己对你的感情很真挚,早知如此,你何不早点儿让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既然你说一般人做不到,那我做到了,这就证明我对你是真心的,你就不要再恨我了好不好?”

    嗯,你的确做到了,那是因为你不是人啊!苏可可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但这个耿直的未婚夫竟然对原主那么好,还真让她有点儿嫉妒。

    本想忽悠他去死,没想到心都离开肉身了,还没死成。

    她发自内心的不想对他那么罪恶,但是求生欲又在不停的作祟。

    “好啦,我不恨你,我觉得你挺不错的。”

    “可可刚才说了,对我的表现很满意,我也对你很满意。”

    他感到自己渐渐恢复了体温,才走近她,如是说道。

    “额……是吗?”

    苏可可有些受宠若惊,这位大佬是真不知道,她都在忽悠他去死了,他还说对她的表现很满意……

    “嗯,我从你的记忆里看到,你不记得苏天尧,也不记得楚洛辰,甚至将那个凡人也忘得一干二净,但你却在到处打听着我的消息,只记得我的名字,连我的样貌都记不起来,却还在绞尽脑汁的寻找我。”

    靳以轩心里洋溢着满足感,若是早知她已经不再恨他,他就该早些来看她,不会让她找了那么久。

    是谁将她打伤的?让她将过往的一切都忘了?前一刻他还想找对方寻仇的,但这会儿还得好好谢谢人家才对。

    苏天尧是原主的爹?哥?弟?

    楚洛尘又是谁?

    按他所说,必定不是令原主移情别恋的那个凡人。

    “你所说的这两位是……”

    苏可可心里泛着无数个疑问,就连站在她面前的靳以轩,她都不是十分了解。

    要不是原主让她杀了他,又只告诉了她这么一个名字,她才不会找他呢。

    难道所有妖魔都一样,将心掏出来都不会死?

    “他们是谁并不重要了,你既然忘了他们,就证明……天意只让你记得我,而我这会儿来到你身边了,希望为时不晚,让你久等了。”

    他含情脉脉的看着她,认真的说着,伸手想将她揽进怀里,苏可可看苗头不对,正准备躲开,不能让他随便抱了,扑通一声,他两眼一闭,无力的倒在地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