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醉堂春 > 第5章 你的天在这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喂,你怎么了?”

    苏可可蹲下身,仔细打量着靳以轩,他双目紧闭,一动不动,她碰触了一下他的额头,竟然冷得和冰块似的。

    他方才不是说这是掏心之后的必然现象,过会儿就好了吗?还说他受得住的。

    这就是他所说的受得住?

    “喂,靳以轩,你没事吧?”

    苏可可下意识的说着,语落,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像脑子进水似的说了胡话。

    这不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结果吗?

    不就是想把他忽悠死吗?

    怎会问他有没有事?

    瞎担心什么?

    她最希望不费吹灰之力的将他弄死,希望他出大事,既然原主让她弄死他,那就一命换一命,对她这个局外人来说才算公平。

    反正她和他之间也没什么关系,都是他欠原主的,才让原主如此恨他。

    “真是脑子被门挤了。”她拍了拍脑门,自嘲道。

    为了确定他是不是真的死了,她试探了一下他的心跳,结果让她一下子如同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靳以轩的心跳正常,扑通扑通的跳着,这说明他还活得好好的。

    “可可是希望我死,还是希望我活?或是希望我生不如死?”

    他渐渐睁开眼,眉眼带笑的看着她,着实将她吓了一跳。

    靳以轩心想着,看来,苏可可依旧对他怀恨在心,恨他杀了她的心上人,纵然失去了记忆,心底里也由于根深蒂固的执念,驱使她想尽了方法想弄死他,为她的心上人报仇。

    既然她想玩,那他就奉陪到底。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吓了我一跳,我以为你死了。”

    总是要先讨好他的,以免靳以轩翻脸不认人,转眼间就将她杀了。

    苏可可还是觉得先保命要紧,将心都挖出来还不死的大妖,若是想杀了她,那简直易如反掌。

    她有些后怕,将他扶起,发现他的手还是很冷,但不像刚才那般冷得彻骨。

    “你戏弄我。”她嗔怪道。

    “我只是想看看你关不关心我而已,不过你的态度……让我辨不清你究竟是否关心我,你好像挺希望我死,是想为那个凡人报仇吧。”

    靳以轩松开了她的手,以免冷到她。

    他也不怕她知道他心里的真实想法,索性说了出来。

    “哪有!我根本不记得他,别给我扣个莫须有的罪名。”

    苏可可埋怨道。

    苏天尧和楚洛尘究竟是谁?

    这两人能不能帮她杀掉靳以轩?

    到哪儿去找他们?

    还是不找他们?

    谁知道这两人与原主是敌是友,若是敌人,那她主动找上门去,不就是自寻死路吗?

    种种顾虑充斥在她心头挥之不去。

    “我当然关心你呀,我最关心你了,我还用了很多方法打听你的下落呢,你也看到我脑海里的记忆了,我几乎将这几年赚到的钱都花光了,都用来收买仙魔,只为打听到你的消息。”

    苏可可心口不一,表面上楚楚可怜,看起来用心良苦,但实际上,已经将靳以轩腹诽了无数遍。

    这个大佬,仗着自己会些妖术,竟然侵犯她的隐私权,将她脑海里仅有的那一点点记忆都看得一清二楚。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让她只是个垃圾的菜鸟,还半妖呢,非人非魔非仙。

    原主啊原主,你怎么就是这么一个品种?难怪到了夜里会隐身,寻常的小妖小仙根本看不到她。

    但这个大佬……

    “是啊,为了找我,你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不过,没得到有关于我的一丁点儿消息,你不是已经将被别人坑去的银票都夺回来了吗?”

    靳以轩调侃道。

    这都是他在她的记忆里探知到的,绝对不会有错。

    夜里,她隐了身,想偷回银票,如入无人之境。

    “靳以轩,我想重新认识你,可以吗?你究竟是什么身份,为何我屡次三番都打听不到你的下落?”

    苏可可感觉糗大了,赶紧转移话题。

    这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她可以选择不回答。

    “魔君的名号,根本不用打听,因为即使打听了,旁人也不敢提及我的名讳,而你这个小丫头,到处直呼我的名讳,想方设法打听我的消息,在旁人眼里,更觉得你这儿有问题,又怎么会给你答案。”

    靳以轩似笑非笑的指着苏可可的脑袋,言中之意就是别人会以为她脑子有问题。

    况且,她的脑子本来就有问题――失忆了。

    苏可可如同遭受晴天霹雳,再次石化,他竟然……竟然是魔尊!

    怪不得将心掏出来都不会死,仅是身体冷了些。

    想达成除掉他的目地,根本遥遥无期!

    “天要亡我……”

    她瘪了瘪嘴,霎时间泪如雨下,这次是真的为自己感到可悲。

    也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近三年来的举动十分可笑,白白费了一番工夫,绕了一大圈,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能力杀了他。

    即使世上最毒的药,恐怕也不能将他除去。

    这位大佬看起来老实,但也不是任人搓扁揉圆之辈,不然怎会坐得了魔尊之位。

    下毒这种既肤浅又愚昧的方法,他若是会中招,那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原主啊原主,你到死都杀不了他,还将这个艰巨的任务强行加在我身上,简直是让我作死。

    我与你无冤无仇,怎就……

    苏可可一边哭着,一边怨恨着自己太可悲。

    “可可,你怎么了?有我在,天要亡你又如何?它没有那个权利。我就是你的天,我会护着你,不让别人欺负你,不哭了,只怪我太久没来看你,以为你一直在记恨着我,所以我不敢来。”

    靳以轩抬起手,想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但自己的手太冷,他只好将手缩进袖袍中,用袍子为她擦点泪,这样她可能不会感到他的手太冷。

    这样的举止看起来十分笨拙,但又小心翼翼,像是在呵护心头宝。

    “你的记忆里只记得我的名字,我很高兴,可可,我真的很高兴。”

    靳以轩深情的说着,想抱一抱她,但想到她刚才的逃避,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唯恐她会厌恶。

    “可可现在重新认识了我,所以……不管我是谁,不管我们曾经发生过什么,都不要怕我,好吗?以后,我们会是夫妻,我是你在这个世上,最不应该怕的人。”

    靳以轩细心嘱咐道。

    苏可可无奈的摇摇头,叹道:“我的天啊!”

    他们的思维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她现在只伤心自己根本就没本事杀了他,难逃一死,又怨念着原主,将她卷进这趟浑水中。

    而靳以轩以为她在恨他,还好好解释着,说着这番体恤的话,实在是个好男人。

    原主与靳以轩之间经历过什么,对她来说都无关紧要,至少在她眼里,他给她的第一印象很好。

    简直是完美。

    “你的天在这里。”靳以轩认真的应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