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醉堂春 > 第8章 史上最无聊话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可还会担心我被别人欺负呢,放心吧,别人欺负不了我,而你现在不会欺负我。”

    靳以轩心花怒放,嘴角含笑,满意的说着,说话的语气像极了一个孩子,天真且真挚。

    不会伤害你?那是我没法子伤害到你而已,巴不得你死呢……苏可可心有不甘,只能窝囊的暂时认栽,再不能动他之前,求得他的好感就是上上之策。

    “是啊,你是我未来的夫君,我当然关心你了,不然,你若是出事,谁来保护我呀。”

    苏可可离开他的怀抱,抱也抱了一下,安慰也安慰了一下,再不能让他占便宜了,不过,应该是她占他的便宜,就是瘦了点……

    “你平时都戴着这张面具的?不想让人看到你的容貌?装神秘?”

    她漫不经心的查阅着柜子里的心愿条,一边对靳以轩问道。比对了一下上面客人们应允的酬劳,再酌情处理。

    最近客人们并没留下什么火烧眉毛的事儿,都是些求升官发财,盼子成龙,望女成凤之类的,将她当成了转世的观世音,比去庙里烧高香更能求得实际安慰。

    她当然是根据酬劳多少来酌情处理啦。

    “没有,这是前几日我与宁霞仙子下棋时,她送我的。”

    送他面具?

    真是些怪人。

    本来就不是人。

    管她送什么,事不关己,苏可可也就随便听听,不打紧。

    “你生气了?或是我不该要她给的东西?她前几日下凡时随手买的,也就随手送给了我。”

    嗯……还真挺随手的!

    靳以轩究竟是懵懂无知还是太滥情?苏可可着实看不透,那位宁霞仙子下凡买了个男子戴的面具,还在两人相见之时送给了他,这……不是定情信物吗?

    苏可可无奈的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是她想多了,还一股脑的以为这是原主和这位未婚夫之间的定情信物。

    “可可你有话就直说,你别这样,我做错了什么吗?你别不开心。”

    靳以轩疑惑的看着手中的面具,寻思着提及此事,令她摇头叹息,瞬间将面具弃之一旁,来到她面前,抓住她的手腕,着急的问道。

    “敢情是你在陪她下棋,才没来看我,将我留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不管不顾,快三年了,嗯,靳以轩,你可怪有出息的呀,人家仙子都送礼物给你了,定情信物懂不懂,人家对你有意……”

    “可是我对她无意啊!”靳以轩越听越迷糊,赶紧解释道。

    “那你怎么收人家的东西?人家一个女子,买一个男子戴的面具,送给你,其中的情意,就连我这个没到场的人都能从你的只言片语中参透,你可真迷糊。”

    “我在这儿眼巴巴的得过且过,你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和别的仙子暗度陈仓,瞧不起我这个半妖,又何必跑来见我,让我知道这世上还有你这么一个该死的人存在!”

    苏可可的一番话,令靳以轩如同醍醐灌顶般恍然大悟,当时他收下这张面具之时,可没想那么多,平日里仙界和魔界的好友经常送他东西,他也礼尚往来,从不琢磨其中的深意。

    “可可……我错了……不过你现在会因为我收了别人送的礼物而生气,更说明你是在乎我的,从前的你可不会这样,我喜欢现在的你。”

    靳以轩心里拨云散雾,正所谓守得云开见月明,他守着她,盼着她,真的等到了她在乎他的这一天,他心里着实开心。

    “不过她竟然送你这个,真是没品位。”

    苏可可鄙夷道。

    那位宁霞仙子想必也是位倾城之姿的仙女,看到靳以轩喜欢一个半妖,总会心生妒恨的吧。

    不过,仙和魔应该没戏吧,传说中,仙者动了凡心不就是犯了天条吗?会受到惩戒的。

    “把面具交给我保管,以后不要用了,看着碍眼,你长得那么好看,就是用来给我欣赏的呀,对吧?”

    靳以轩赶紧将面具拿过来,乖乖上交,点头如捣蒜:“对,可可说得都对,更何况是夸我的话,那就更对了。”

    看来他还不傻嘛,怎就有时觉得他挺傻的,憨憨的。

    “楚洛尘是谁?”

    她将面具收了起来,以后若是见到了宁霞仙子,也算是握住了她的一个把柄。

    “可可突然想认识他了?”靳以轩觉得很奇怪,苏可可前一刻还不想了解过去的事呢,这会儿竟然主动问了。

    但问的是别的男人,让他心里很不舒坦。罢了,方才他也提起了别的女人,两人扯平了吧。

    “嗯,名字挺好听的。”

    “他是你义兄。”

    靳以轩觉得心里有些没来由的委屈,但还是认真的回答着她的话。

    仅是义兄而已,苏可可又想到了靳以轩向她提起的另外一个姓苏的人,能让他挂在嘴边的,定是对原主至关重要的存在。

    重要归重要,但这三年来,她都没与那两人有过往来,想必在他们眼中,原主的份量也不重,不然怎会不往来。

    “那苏天尧呢?又是谁?在哪儿?”

    苏可可连连问道。

    “他是你哥哥。”

    提及此人,靳以轩满心火气,苏天尧极力反对苏可可与他在一起,还暗中为苏可可与那个凡人男子搭桥牵线,靳以轩虽然将那个凡人杀了,过了这么几百年,依旧对苏天尧恨意未消,奈何苏天尧是苏可可的哥哥,他不看僧面看佛面,姑且放过苏天尧。

    楚洛尘和苏天尧都是魔界使者,都听命于他,相较之下,靳以轩对楚洛尘还有些好感。

    “哦,是哥哥呀。”

    得知此人的身份,苏可可心里并没有多大波澜,身为哥哥,自己的妹妹遭逢变故尚且不知,更不出现,也不见得是多称职的哥哥,想必这兄妹俩之间的关系不好。

    她也不想知道他们在哪儿了,反正对她来说也无关紧要。仅是找些话题和这个单纯的家伙扯扯而已。

    “可可,若是我们三人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

    靳以轩突然问道。

    苏可可像是看二愣子似的盯着他,这真是史上最无聊的话题,一般都是媳妇儿问丈夫的,她听过许多种答案,但都不是她现在想回答他的答案。

    堂堂魔尊,竟然也会问这个?

    “你们三个大男人都能被水给淹死的话那活着干嘛?去死就好了,有勇气跳下去,还指望着我去救,痴心妄想。”

    “……”

    靳以轩委屈巴巴的看着她,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怪寒心的。

    苏可可正愁着折腾不死他呢,若是他跳进水里能被淹死,她肯定再落井下石,让他再也没救,他死了,她就能活着回到她的时代,远离这些是是非非。

    至于苏天尧和楚洛尘,那两人于她而言,更是没有什么份量,生死之事,且看天意。

    “可可当真谁也不救?”

    “你们自己找死,我何必救?我还真想知道,这世上有哪一处地方能淹死你呢。”

    苏可可认真的说着。

    若是知晓那个地方,若是这家伙真跳下去,那对她而言就皆大欢喜了。

    毕竟快三年了,她熬得不容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