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王爷的暴躁小丫头 > 第59章 曹氏大闹青松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女儿的提醒,曹氏多了一个心眼。派人去打探丈夫的行踪,没想到,真的是应了那句老话“有钱的男人没有不偷腥的”。

    府中,并不是没有姨娘、侍妾,但男人的胃口总是不满足,“妻不如妾,妻不如偷”,家里的总是没有外面的好。

    曹氏也并不是到处拈酸吃醋的人,她出身商贾人家,见惯了男人妻妾成群,在家时,母亲也多灌输给她一些“三从四德”“出嫁从夫”的道理。

    但这不是丈夫找不找女人的事情,而是丈夫把不把她这个妻子放在眼里的事情。

    如果真的喜欢,为何不与她商量?难道府里的那些女人,自己亏待过吗?她何时让他不得偿所愿过?

    曹氏越想越气,于是,才有了大闹外室的事情。

    曹氏趁着丈夫外出办事,带着十几二十个小厮、老婆子,五大三粗、前呼后拥的就跑去了丈夫在外购买的院子。

    二胡不说,就让人进去一顿打砸,并赶出了那名丈夫带回京的女人苏小琴。

    曹氏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柔柔弱弱,颇有点随风飘摆的病态美。怪不得,丈夫将她如此看重。金屋藏娇,当一个瓷娃娃般疼爱着。

    当曹氏看到丈夫外宅屋里的摆设时,就更是怒上心头,屋子里的陈设、家具,还有女人的穿着、用度,无不看出是丈夫花了大价钱的。

    她让人将屋里值钱的东西全部搬走,搬不走的都让人打砸了。

    留下满地苍夷,扬长而去。

    回到真王府后,曹氏就一直等在玉澜院中。

    傍晚时分,丈夫朱远川终于回来。

    朱远川怒气冲冲,一路风火的回来。

    曹氏并没有意外。

    朱远川整个人像只爆发边缘的雄狮。

    他忙完外面的事情,原想回到“温柔乡”里温存一番。

    但回去却见到一院破败,美人也哭得像个泪人一样。

    他问了下人才知道,原来是曹氏带人砸了那个地方。

    朱远川并没有因为被妻子抓包而害怕,反而因为妻子这样让他在美人面前丢了脸面而气愤。

    其实,这些年,虽然他做生意风生水起,但在妻子和其娘家面前,他一直有种自卑。

    他忘不了初登门时,岳父母和舅子们不屑的眼神。这些年,仰人鼻息的日子,他早就过够了。

    今非昔比,他朱远川已经富甲一方,早就不是当年寄人篱下的人了。

    朱远川看着眼前柔弱、无助、梨花带雨的江南美人苏小琴,心中有些怜惜,但更多的是对曹氏的不满。

    这是这么多年,积累的情绪,而此刻,似乎想喷薄而出。

    朱远山暴怒地回到真王府。

    直奔玉澜院而来。

    朱远川一进门就看见妻子仪容整洁,坐在红木圈椅上,怒目而视。

    他还没有开口,曹氏就先发制人。

    “朱远川,你可真好啊。你还真对得起我,对得起我们曹家?”曹氏说着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冲上前去。

    “曹氏,你别像个泼妇一样。这里可是京城,是我们真王府。别拿你的大小姐脾气唬人,我可不再吃这一套”

    朱远川说着,也发起了火。

    曹氏一听,顿时如火上浇油,炸了开来。

    “朱远川,你当年去江南从商,要不是我们曹家帮你,哪有你现在的风光?才过上几年的富贵日子,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还学别人在外面养私宅,我看你是钱多了烧的,猪油蒙了心了”

    “也不看看,你自己多少岁了,还养着一个与你女儿一般大的女人。你也不嫌臊得慌,我都不好意思让你女儿们知道,她们有你这个父亲”

    曹氏噼里啪啦一阵数落,嘴上功夫十分了得。

    朱远川被曹氏指责的愈发生气,但却学不会曹氏的夹枪带炮。

    “曹氏,你就是妒妇。男人在外面逢场作戏怎么了?三妻四妾又有什么不妥?我今天还就告诉你了,苏小琴就是比你这个悍妇温柔可人一百倍。我早就受够你了……”

    “怎么?你还敢休了我不成?朱远川,你这王八蛋,老娘今天就跟你拼了,大不了和你一起同归于尽”

    曹氏失心疯起来,没有人能拦住她,更不会有人敢劝阻。

    曹氏一听丈夫将自己贬得一无是处,就失去了理智,彻底变成了一个市井泼妇的样子。

    朱远川越看越对曹氏不喜,但他还是没有对曹氏动手。左右躲闪功夫,脸上、身上也挂了彩。

    朱远川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知道曹氏的长指甲不是看看而已。

    就在这时,朱珊蕾走了进来。

    朱珊蕾走进屋子,就看见一片狼藉。

    知道母亲的脾气,也知道父亲的性格。

    她掩去了一刹那的阴郁,转而变了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孔,问道。

    “父亲,母亲,你们这是怎么了?莫不是你们在吵架吧?”

    女儿的突然出现,曹氏倒无所谓,而朱远川却脸上挂不住了。遮掩着脸上的伤,头也不回地离开,到达门前丢下一句。

    “曹氏,你若满足,继续当你的夫人就是。你若继续胡闹,趁早回你们曹家。朱家可不留一个对丈夫动手的女人”

    朱远川的话,让曹氏“嗷”的一声,冲了过去。

    还好,朱珊蕾拼命拦下了曹氏。

    待朱远川走后,她才放开了曹氏。

    曹氏见丈夫已经离开,追不上了,才怒气冲冲地对女儿诘问道“你拦着我干什么?”

    “母亲,父亲是男人。你这样大吵大闹,只会让他远离家庭,寻找其他的温柔。你这样,岂不是便宜了旁人?”

    朱珊蕾一早听到母亲曹氏带人砸了父亲的外宅,就知道要坏事。

    她一直在闺房里等着父亲回来。

    她知道父母的性格,如果不让他们吵闹一顿,肯定不能轻易和解。

    朱珊蕾故意姗姗来迟,就是等到两人都已经发泄完了,才出现。

    她劝着母亲,也是希望曹氏能见好就收。

    现在木已成舟,父亲既然能将人从江南带回京都,就可见他对人的喜爱程度。母亲这样吵闹,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朱珊蕾倒没有曹氏那样大的反感,她与朱远川是父女,差不多是同类人。

    只认为母亲儿女双签,正妻的位子不可撼动。其他的,只要父亲不宠妾灭妻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朱珊蕾的劝解,并没有能让曹氏放下心中的怨怒。

    等朱珊蕾离开后,曹氏越想越不顺心,连夜又跑到了青松院闹了开来。

    本来,因为寿宴的事情,一直都身体不好的杜氏,更因为儿媳的哭闹,不能休息。

    心烦意乱之下,一口气没有上来,差点晕厥了过去。

    然后,府里找大夫,抓药、熬药,一阵忙活,直到后半夜,杜氏才渐渐苏醒过来。

    刚刚苏醒过来的杜氏,只说了一句“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