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王爷的暴躁小丫头 > 第64章 晕倒在他的怀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春寒料峭,才换下厚重冬装的宋翊,经过湖水,已经浑身冰寒。再加上,被人捆绑,血气不畅,很快就感觉到了昏意。

    王疏桐落水,湘绣在一旁煽风点火,很快就惊动了王府里的主子,水仙阁里已经人满为患。

    而可怜的宋翊,却被丢在那里,无人关心。

    王疏桐虽然落水受惊,但却并无大碍。大夫入府,开了处方,熬煮了药草,湘绣伺候王疏桐服下,王疏桐便沉睡了过去。

    等王疏桐安顿好,王玉艳便质问湘绣,她家小姐怎么会在花园中落水?

    湘绣自然不会将王疏桐讥讽宋翊的事情说出来,只掐头去尾,添油加醋,把责任都全部推在了宋翊身上。

    再加上,当时湖边许多人,都是亲眼看见宋翊有意让王小姐“呛水”的。

    于是,言辞凿凿,宋翊便成了刁蛮无理,仗势欺人的恶奴。

    王玉艳一听,更是火从中来,誓要严惩“恶奴”。

    但王氏也不傻,知道宋翊是真王的丫头,要想惩罚宋翊,她势必会得罪了王爷。

    于是,王玉艳带人亲自押解宋翊,来到了青松院。

    王氏一行人,浩浩荡荡,一路上并没有低调行事。

    王氏为侄女讨公道,并在老夫人杜氏面前细数了宋翊的“恶行”。

    杜氏从王氏口中得知,府里发生了如此恶劣的事情,便也动了怒。

    令人前去请真王殿下,看那意思也是相信了王氏的说法。

    宋翊此时,浑身冰冷,昏昏欲睡,感觉十分不适。

    来回折腾,被抓来喝去,根本就没有人看出宋翊不适,也许,就是看出来了,也并没有人关心吧。

    很快,前去闻涛苑的人就回来了。真王爷并不在府上,恰好有事外出,请来得是桂妈妈。

    桂妈妈进了青松院,看见院中被绑的宋翊,趴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桂妈妈吓了一跳,以为宋翊已经受到了私刑。连忙上前查看。

    “宋丫头,你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子?”

    桂妈妈翻过宋翊,看其脸色苍白,嘴唇乌紫,浑身颤抖,便焦急地呼喊着不省人事的宋翊。

    宋翊冥冥中感觉耳边有熟悉的声音,用尽全力睁开了眼睛,迷糊中似乎看见了桂妈妈。

    “桂妈妈?”

    “是我,我可怜的丫头,你怎么了?”桂妈妈是打心眼里难过,她早已经将宋翊当成了自己亲孙女看到。看宋翊这样,哪里还有平时生气勃勃的样子?

    “妈妈,我……我好难受,全身都疼”说着,宋翊便又昏了过去。

    宋翊只说难受,并没有说其他。桂妈妈听了,十分着急。以为宋翊身上有看不见的伤。

    桂妈妈可是王府里的老人,后宅腌渍事情看过太多了。别看府中女主子表面慈眉善目,但对付下人起来,有的是表面无恙又极其残忍的手段。

    桂妈妈先是仔细检查了宋翊身上,除了衣服有些潮湿和麻绳捆绑的淤青以外,并没有发现其他的伤,心中的大石也暂时放下了。

    王爷暂时不在府上,她只能想办法拖延时间,一切等王爷回来定夺。

    桂妈妈心中打定了主意。

    然后,就对旁边看着宋翊的下人质问道“你们难道没有看见,她全身湿透了吗?这么冷的天,把她丢在地上,冻坏了人,小心王爷回来扒了你们的皮”

    桂妈妈的威胁,还是起到了作用。旁边下人想了想,怯懦地上前准备帮忙。

    这时,殷妈妈从屋内走了出来。

    老夫人听说,桂妈妈来了青松院。便不愿意见她,于是派殷妈妈过来敷衍桂妈妈。

    殷妈妈看见桂妈妈,一脸堆笑“桂妈妈,原来是您来了?您老可是稀客啊”

    桂妈妈见是老夫人身边的殷妈妈,并没有好脸色,先声夺人地说“虽然王爷不在府上,但这闻涛苑里不是没有其他人。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我们院里的丫头即便犯了事,也是该由王爷处置。这样把人丢在这里自生自灭,是做给谁看呢?难道还想给我们王爷难堪吗?”

    桂妈妈不卑不亢,有理有据,殷妈妈听了,心中不得不佩服,但各为其主,自然都不是省油的灯。

    殷妈妈听了,笑容不变,但眼里的温度却没有了。

    “桂氏,我叫你一声桂妈妈,是看你伺候王爷多年的份上。这里是老夫人的青松院,不是你们闻涛苑。王爷不在府上,自然有我们老夫人管教。宋翊虽然是你们闻涛苑的丫头,但也是真王府的丫头,老夫人自然有权利管教王府的下人。哪里轮到你在这里吆五喝六的。你当我们青松院没有主子吗?”

    “还有,这丫头,实在胆大包天。王小姐是京兆府尹王大人的孙女,又是我们府中大夫人的亲侄女。她一个小丫头,不但对客人不敬,还让客人落水生病。更是有人亲眼目睹,宋翊假借救人之名,行杀人之实。这等无法无天的丫头,今日不处理了,不知往后还要捅下什么天大的篓子”

    “老夫人念佛,慈悲为怀,不想造下杀孽,才让人去请王爷过来商议。桂氏,你也别不知好歹,在这里倚老卖老。这丫头的品性,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桂妈妈见殷氏十分硬气,知道在她们的地盘理论,根本占不到便宜。

    花园中的事情,桂妈妈也略知一二。事实到底是什么样,桂妈妈也不清楚。但她相信宋翊,虽然宋翊平日里胆大,但也不会做出谋害客人的事情。

    但宋翊现在这样,如何自辩?桂妈妈心里着急,还是一马当先,挡在了宋翊面前,出面维护。

    “这里是真王府,我只认王爷一个主子。闻涛苑里的人都是王爷的人,自然要等王爷回来定夺。王爷没有回府之前,宋翊还是我们闻涛苑的人。我现在要带她走,等王爷回来再行处置”

    桂妈妈说着,就要闻涛苑的人将宋翊拉走。

    殷妈妈当然不会同意,于是院中又一次混乱起来。

    青松院的人将闻涛苑的人包围在了其中。

    就在此时,从正屋走出一少女。

    身穿嫩黄色花卉图纱裙,头绾两把头,脸化桃花妆,十分美艳动人。

    款款走出,在殷妈妈耳边轻轻说了几句。然后,殷妈妈就让青松院的人让开。

    走出的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杜书音。

    她今天是接了老夫人杜氏的帖子,登门拜访的。

    没想到,遇到了王疏桐落水的事情,便没有急着离开。

    杜书音款款行来,走到了桂妈妈面前。

    朝桂妈妈点头颔首,然后看向宋翊,摸了摸宋翊的额头“她额头好烫。肯定是天寒水冷,已经生病了。我看还是让她先换件干净的衣服吧。姑娘家的身子可金贵了。夏河,拿我的衣服给这位姑娘换了”

    杜书音连忙吩咐自己的丫头夏河去拿她的衣服过来。

    “这位妈妈,您也别急,老夫人虽然严格,但也不会冤枉了清白之人。我看,您还是带这位姑娘去旁边的房间换了身上的湿衣服再说其他的吧”

    桂妈妈还是第一次见杜书音,果然文质彬彬,十分美丽。

    杜书音并没有因为桂妈妈的审视,而扭捏害羞,反而落落大方,光明磊落的样子,这更让桂妈妈心生好感。

    桂妈妈并没有与殷妈妈她们纠缠,她也知道将宋翊从青松院带走,根本不现实。刚刚也只是表明她的态度而已。

    看着宋翊病恹恹的样子。桂妈妈向杜书音道了谢,准备带着宋翊就去换衣服了。

    宋翊感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沉了,浑身酸痛,像被汽车碾过去一样。

    只感觉意识浮沉,头晕目眩,但很快,却被拥进了火炉一般,热浪滔天,十分舒服。

    宋翊不觉得往“火炉”里钻了钻,鼻中有熟悉的令人安神的麝香味。

    这似乎像是王爷身上的味道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