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王爷的暴躁小丫头 > 第70章 朱熹示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河南大旱献计的事情,宋翊的名字已然成为了京都最炙手可热的名字。

    在河南等地遭受过蝗灾的百姓心目中,宋翊更是被渲染成了天降神女,在世菩萨。

    民间更是有民谣传出。

    “天降神女,坠入凡尘。真王神女,智慧无双。度百姓苦厄,救苦救难!”

    宋翊起先听说时,还觉得十分夸张。

    自己只不过出了一些点子而已,怎么会人尽皆知了?

    宋翊并不知道,原来这一切的背后都是真王有意为之。

    至于,朱熹为何让手下将宋翊献计的消息散播出去?只有真王本人才知道。

    这天,宋翊独自在屋内休息。

    这些天,真王府也是十分热闹。因为河南虫灾救治有序开展,真王府又一次大出风头。

    心思活泛的官员,知道真王府献计有功,必定会被皇帝论功行赏。于是,提前就递来拜帖,打好关系。

    当然,有许多拜帖是邀请宋翊的。

    但都被朱熹替宋翊婉言拒绝。

    虽然朱熹并没有对宋翊解释,但宋翊却觉得心中大石落下。

    她明白“枪打出头鸟”“人怕出名猪怕壮”“祸福所依”的道理。

    越是这种人人高捧的时候,越是应该韬光养晦,低调行事。

    宋翊乐得在真王府清闲,不理俗事。

    只不过,苦了真王,朱熹已经多日忙碌得不见踪影。

    宋翊在房中,百无聊赖,翻阅小书房中书籍。

    她最近的日子轻松,整日除了练字以外,只看些闲书。

    宋翊看得最多的还是一些医书。自从上次生病后,宋翊觉得学点医术,关键时候或许能救自己一命。

    宋翊看得入神,并不知道有人进来。

    朱熹从安定侯的宴席上脱身,回到王府。

    酒意未散,无心睡眠。

    看西厢房灯影婆娑,于是,就想找宋翊聊天。

    朱熹要下人不要打扰,独自进屋。

    屋内只有宋翊一人,在书桌前夜读。

    恬静、认真的宋翊,整个人都散发着别样的魅力。

    朱熹不自觉想到那日在自己书房,宋翊面对众位大人,并不怯场,侃侃而谈。

    那样自信智慧的女人,已经不是一般空有其表的所谓“才女”可比了。

    朱熹心中甜蜜,看向宋翊的眼神也越加幽深。

    宋翊看书入神,并没有发现异常。

    感觉口渴,想端起桌上的盖钟儿喝茶。

    抬头之际,才发现阴暗中有个男人。

    宋翊吓了一跳,待她看清来人,才稍稍安心。

    男人如此神出鬼没,宋翊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但很快就恢复正常“王爷,这么晚,您怎么来了?”

    “这香莲怎么回事?王爷来了,也不通报一声。奴婢也好提前准备一下啊”

    朱熹微笑,“本王让她下去的”

    “本王才吃酒回来,看你屋内有灯,想到已经多日没有见你,所以,才来看看”

    宋翊心中感动,但嘴上却不饶一分“王爷,又喝酒了吗?喝酒伤身,您还是要多注意一些”

    说着,宋翊替朱熹倒了一盏热茶,递给了朱熹。

    朱熹并没有拒绝,接过了茶,坐在了宋翊刚才坐过的椅子上。

    “本王刚看你认真,最近看什么‘闲书’呢?”

    宋翊想到,治虫献计时,她一直说自己的方法是从野史杂志里看到的,现在,王爷是在揶揄她呢。

    宋翊并没有回答,只说“没看什么,只是闲得无聊,看些医书解闷而已”

    “怎么突然想起看医书了?看得懂吗?”朱熹放下手中的盖钟儿,翻开了宋翊看的书,是《黄帝内经》。

    “奴婢对医理一窍不通,医书又有些晦涩难懂,不是很明白。不过,奴婢也只是闲来无聊而已,知道些阴阳相生相克的道理,关键时刻别胡乱用错药就行了”

    宋翊的解释,朱熹倒没有质疑,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朱熹没有说话,宋翊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想到河南等地的情况,随口问道“王爷,奴婢听说河南等地虫灾已经治住了,百姓已经重新耕种了,是吗?”

    朱熹抬头看向宋翊,脸带微笑,说道“是的。河南等地,虫害已控制住。虽然现在已经快五月,耽误了春种,但地方官员和当地百姓都在抢种,应该还是能抢收回来一季的粮食”

    “那就好”宋翊听说,心中大石落地。

    “只是,百姓少收一季的庄稼,今年往后的日子恐怕更苦了,不知道……”

    宋翊想到河南等地百姓,忍不住同情。

    “你也别忧心了。河南等地遭遇虫灾,朝廷必不会置之不理。皇上已经御批丞相的奏章,朝廷会在近日下令,减免河南等地一年赋税,并免费提供秋种的种子”

    “那就太好了,当今圣上真是明君啊”宋翊听说朝廷要减赋税,高兴不已。

    朱熹看宋翊发自内心的笑容,心中大受感动,忍不住开口“朝廷减税,你就这么高兴吗?”

    宋翊没有思索,几乎脱口而出“那是自然。王爷,您高高在上,恐怕不知道百姓疾苦。一般百姓,都是靠天吃饭。一旦有点天灾虫害,耽误了农事,全家人的生计都成了难题。河南等地这次遭遇百年一次的虫灾,又因为石灰治虫的政策,耽误了春种。如果朝廷再不减税,真的会有更多的人家会家破人亡的。如果朝廷置之不顾,河南等地会发生什么事情,奴婢真的不敢想象了”

    宋翊说着说着,脑海里一直回闪着《炼狱图》的景象,路死饿殍,锅烹人肉,泯灭人性,惨绝人寰。

    当然,这些,宋翊并不会说出来。朝廷已经想亡羊补牢了,可见皇帝还是一个不错的皇帝。

    宋翊的话让朱熹震动,忍不住又想起了自己那个想法。

    “那你呢?”

    “我?”宋翊迷惑的看向王爷。

    “你这次献计有功,皇上一定会嘉奖你。到时候,你想要什么?”

    “王爷,您是说,皇上会召见我?”

    “十有八九,现在整个乾朝都在传颂民谣,皇上也听闻了这次治虫的措施是出自于你”

    “啊?”宋翊郁闷了。自己一个小小丫头,还能“沐浴皇恩”吗?

    “如果你没有想法的话。本王倒是有一个不错的想法”

    “你这次献计,救民水火,也解了朝廷的大难题。皇帝必定除了赏你无数金银以外,还会给你封个女县主。到时候,你就不再是一个丫头”

    “女县主?”宋翊听闻,整个脑袋都蒙了。难道自己就这样,平步青云?

    “到时候,你就可以正大光明嫁给本王了”朱熹兀自开口。

    而宋翊却吓傻了,“什么鬼?不是说皇帝要封她女县主,怎么又要嫁给王爷?”

    宋翊睁大着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真王朱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