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王爷的暴躁小丫头 > 第94章 凭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疏瑶今年也才十四岁,九月初及笄,就嫁人做了妾。

    因为那不光彩的事情,不但被所有人厌弃,还偷偷摸摸入了门,连入门礼都没有人操办。

    所以,王疏瑶现在在府中地位极其尴尬,虽然有婚书,却没有行礼。说姨娘不是,说来历不明的女人也不算。

    王氏更是视她如仇人,怪她毁了自己一双儿女的大好前程和美好姻缘。

    王疏瑶自己也十分委屈,但却因为没有靠山,也没有帮衬的人,而不敢反抗。

    王疏瑶在王家只是个庶女,亲生母亲也是个姨娘,在王家从小就得不到重视。

    再加上,王疏瑶上头又有王疏桐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姐姐。自然所有的关注和光彩都被姐姐王疏桐抢去了。

    所以,过去,从没有人关注过王疏瑶。京城里的人也很少有人知道王家还有这么一个女儿。

    没想到,好不容易有机会,第一次出现在大众场合,就发生了那件令人难堪的事情。

    风气保守的乾朝人自然容不下王疏瑶这样的人出现。

    但即便王氏恨得牙痒痒,也不得不不打断牙齿往肚子里吞,为了让儿子不背负欢淫无度的骂名,只能将王疏瑶娶进了门。

    毕竟众目睽睽之下,儿子朱子墨被人抓了个现行,不给个说法,不但堵不了悠悠众口,更是得罪了娘家人。

    并且,王氏也有自己的打算。儿子外放,不在京城,即便王疏瑶进门,也只不过是任由自己揉捏而已。进了府,就是朱家的人,是生是死,别人都不能说什么了。

    王疏瑶起先听说能嫁入朱家,还十分高兴,以为终于能脱离王家这片苦海,像姨娘一样过上好日子。

    但事实上却并不如意,与她所想象的生活截然不同。王疏瑶早就有些后悔了。

    不但后悔嫁进朱家,更是后悔听了那人的话。

    记得那日,一个全身黑衣的神秘人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告诉她,她的父亲要把她嫁给一个心理变态,有**癖的糟老头子。而他可以给她一个机会,让她摆脱王家的摆布,选择权交给她自己,就看她自己愿不愿意。

    王疏瑶当然不愿意嫁给一个变态老头,于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对方。

    所以,其实,王疏瑶不是一无所知,被人强迫的。

    那日,她参加真王府老夫人寿宴。按照与那神秘人的事先约定,出现在了一间房间里。

    那日,屋内很黑。她只听见一个男人痛苦的声音。

    当她走近的时候,被一个强壮的男人拥在怀里。

    那火热的胸膛,王疏瑶至今不能忘记。

    后来,就发生了那件事情。

    王疏瑶也是等人撞开门的时候,才知道,屋内的男人是朱子墨,她的表哥。

    王疏瑶不敢表现得太过兴奋,怕被人看出端倪,只能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哭哭啼啼,表示自己是被迫的。

    至于,要怎么解释她为何与朱子墨在一件房子里?

    她按照神秘人的交代她的,一个字不漏的说了出来,果然,没有人怀疑一个女子主动送上门。

    王疏瑶以为自己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但没想到,她只是从一个火坑跳进了另一个火坑。

    她被世人唾弃,被家人厌恶,被婆婆仇恨,更是被下人欺辱。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夜的事情。

    王疏瑶不敢怨恨主动找上自己的神秘人,毕竟他没有强迫她,是让她自己做的选择。

    而她选择了这条路。

    只是,她仍然不甘心,为什么,她选择要过什么样的日子,会如此难?

    难道她牺牲了这么多,就是换了这样的日子吗?

    王疏瑶不甘心、不死心。但那日后,神秘人就不再出现。

    而她根本从没有看见神秘人的相貌,也对他的身份一无所知。若神秘人不找她,她就根本找不到对方。

    王疏瑶仍不死心,总觉得她命不该如此艰难。于是,王疏瑶一直没有放弃自救的想法。

    王疏瑶在石头轩里,一直偷偷观察着,终于,让她发现了有一个人有可能帮助自己。

    所以,王疏瑶找到了清平县主——宋翊。

    而她要拿什么说服宋翊呢?

    王疏瑶自信地绽放笑容,因为她知道一个秘密,一个王疏桐的秘密。

    王疏瑶将自己最后的值钱东西拿出来贿赂了石头轩监视她的下人,独自在荟芳园外等待宋翊。

    等宋翊从宫中回来的时候,就在院门口见到了王疏瑶。

    宋翊也十分好奇,王疏瑶怎么会来找自己,于是,便让王疏瑶进了荟芳园中。

    王疏瑶在香莲的带领下,第一次踏入荟芳园。

    看到荟芳园里飞檐楼阁、雕梁画栋、层峦叠嶂、繁花似锦,心中不甘更是炽热。

    凭什么?宋翊能过上这种富贵生活,而自己却一日三餐都不能保证,经常还要被下人欺负?

    凭什么?宋翊明明是一个比自己还低贱的丫头,却能一跃变成县主,而自己却因为婚前失身,遭受所有人白眼?

    凭什么?明明宋翊应该也遭遇与自己一样的事情,却并没有被人糟蹋,现在还能飞黄腾达,而自己却这样守活寡,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

    王疏瑶从进门后,就一直观察着荟芳园里的一切,眼里的贪婪和嫉妒一览无遗。

    但见到宋翊后,又变了另一幅嘴脸,将心中所有负面情绪全部收了起来。

    宋翊在丫头伺候下,换好了家里的常服。

    见王疏瑶一个人过来,便好奇地问道“王小姐,稀客啊,今日怎么有空来找我啊?”

    一旁的春香,打心眼里不喜欢王疏瑶,觉得对方是一个不洁且心思深沉的女人,不屑地说道“小姐,您说错了。这位现在是大公子的小妾,是王姨娘才对呢”

    春香的话让王疏瑶有些难堪,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维持不住了。

    宋翊不得不说,春香这丫头,嘴巴真恶毒,还不会看人脸色,经常哪壶不开提哪壶。

    “春香,闭嘴。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你下去吧”

    宋翊赶走了春香,就是不要她再说些让人难堪的话了。

    不过,宋翊也知道春香是爱恨分明,认定的事情就十分较真的一个人。支开她,也是知道她是打心眼里看不上王疏瑶这样的人。

    至于,王疏瑶,真王也曾隐约跟宋翊提起过。宋翊能猜测到老夫人寿宴那晚的事情,王疏瑶也不是完全无辜的人。

    所以,宋翊对待王疏瑶的态度既没有多热络,但也不会像春香那样瞧不起她。

    毕竟,古代人的思想本就与众不同,像王疏瑶这样身份的女子,只是家族培养的棋子,要么是当成玩物,送给巴结的上司或大人物;要么就被当成待价而沽的商品,只要有人出价合适,就能被家族卖了。

    王疏瑶为自己而努力,试图拼搏一把,宋翊也没有立场去指责什么。

    虽然春香被宋翊骂走,但王疏瑶还是有点吃不准宋翊对待自己的态度。

    王疏瑶心中焦虑不已,但想到此行来找宋翊的目的,便狠下心来没有离开。

    “不好意思,王……朱夫人,我这丫头就是这样口无遮拦,我也管教不了,不过,她就是嘴巴厉害,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宋翊忍不住替春香解释了一下。

    王疏瑶听宋翊刚才叫自己的时候有迟疑,就明白自己身份尴尬,脸色忧郁地说“县主,奴家只是一个小妾,承受不住您一句‘朱夫人’?真正的朱夫人是邓姐姐才是。”

    王疏瑶郁郁寡欢的样子,让宋翊反倒为难了。

    她若劝的话,但事实的确如王疏瑶所说,她只是小妾,还是个无名无分的小妾,连姨娘都算不上;若不说什么,眼前一个大活人在这里,彼此大眼瞪小眼,场面又太过尴尬了。

    “那我还是叫你一声王小姐吧。索性,不管因为什么,您已经进了府里,还是放宽心,等将来有了一儿半女也算熬出头了”

    王疏瑶见宋翊只说了一些劝慰的话,并不追问自己找她的事情,便有些焦急,主动开口说道“县主,您说得是。但奴家已经是王家的弃子,又被所有人厌弃。现在更是与夫君分隔两地,这样又怎么能替朱家生儿育女呢?”

    王疏瑶虽然抱怨,但宋翊却明白,这是她有意试探自己。看来,今天,王疏瑶找自己的确是有目的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