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王爷的暴躁小丫头 > 第101章 立契约,约法三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翊娇俏的样子,让朱熹看得喜不自禁,蠢蠢欲动的心又开始死灰复燃了。

    不过,朱熹不再是过去那个一昧死脑筋的男人。经过这些天与女人的相处,朱熹已经学会了,恋爱要像攻城略地一样,要想取胜,只能智取不能强攻。单刀直入的方式显然对眼前的女人没有效果,迂回低姿态的方式才是上上策。

    朱熹并没有再像前几次一样,直截了当求爱,而是假装失落,故意说些博宋翊同情的话。

    “哎,你现在也知道,我过得是什么日子了吧?大家都看我表面风光,其实,哪里知道,我连媳妇都娶不到。根本就没有哪个女人肯嫁给我!”

    朱熹偷偷瞧着宋翊,故意说些让人误会的话。

    宋翊当然不会上当,知道眼前的男人十分“奸诈”,此刻是故意在她面前说这些“软”话的。

    不过,宋翊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男人真的是太聪明了,知道自己是“吃软不吃硬”的人,故意在她面前示弱,她也不好意思铁着脸,不说些安慰他的话。

    毕竟,生在王公侯府的他,从小就面对着许多的虚情假意和暗箭阴谋。能顺利长大,而且还没有变成阴险狡诈的人,都已经是万幸了。但这不意味着,他这一路以来走得十分舒服。

    虽然,他的过去,她并没有参与,但这些也不难想象得到。

    宋翊终于理解了一句话,女人无论多大年纪都有母性的光辉。

    就像现在,宋翊觉得自己有种要保护朱熹的冲动一样。

    “你也别这么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像真王府这样的豪门贵族,有些腌渍不堪的事情都是稀松平常的,你也应该早就习惯了吧。还好,你现在不是已经成长起来,她们再也不能打倒你了吗?虽然有些话太过鸡汤,但你也要看开点,挫折就是你前进的动力。她们对你越是打击,你才会越强大,活下来,你就是胜利者”

    宋翊出言安慰朱熹,不自觉说出了一些鸡汤文。

    “鸡汤?”朱熹听宋翊的话,总觉得怪怪的,他可不是为了让她劝自己而卖惨的。

    “额,就是励志的话啦”宋翊暴汗,不自觉说出了一些现代用语。

    宋翊不想让男人太过追究,于是岔开话题道“总之,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了。你长得仪表堂堂、风流倜傥,还怕没有爱慕你的小姐吗?别说那些默默喜欢你的,就我知道的,已经有好几个小姐了。难道还要我替你一一点名吗?我看不是她们不想嫁给你,而是你要求太高了,看不上人家吧?”

    “是啊,我看不上那些惺惺作态、表里不一的小姐们。我喜欢的人应该是聪明、自信、善良、坚强、敢爱敢恨”朱熹盯着宋翊说出爱的告白,脸上笑容已经收起,十分认真的表情。

    宋翊见男人如此正经,暗叫不好,但却躲避不了,被迫与男人眼对眼。

    男人继续说道“她对生活要有态度,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最好,有时候还会耍些小性子,坚持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则……”

    “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宋翊脸上红晕越来越深,在男人强大的攻势下,组织不出有效的反抗,几乎要缴械投降了。只能装傻充愣,假装听不明男人说的是谁。

    “你听不懂吗?不,你这样聪明的女人,怎么会不知道我说的是谁?难道你就没有一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吗?”

    “不,我不知道。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太晚了,我要回去了”

    “不,别走”朱熹从背后抱住宋翊,用双臂禁锢住了女人的行动。

    “你知道的。你就是我喜欢的那个女人,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进我心里的女人,那个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我的女人”

    宋翊觉得整个人都要煮熟了,距离上次中秋夜的告白,这已经又过去了三个多月,这中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宋翊改变了许多,朱熹也同样在做着改变。

    宋翊看在眼里,难免有些感动。她知道真王是一个多么固执、霸道的男人,要让他做出改变是何等困难的事情?也许,过去他也从来没有为别人做过改变。但却为了她,学会了倾听和妥协。

    有时候就连宋翊自己都觉得,她何德何能能让真王做出这么巨大的改变呢?

    宋翊虽然来自现代,有着现代的恋爱、婚姻观,但骨子里仍然是一个渴望爱、期待爱的女人。

    宋翊低着头,心里想了很多,却并没有说话。

    朱熹见女人这样,也并不确定自己刚说的话,是不是女人愿意听的。

    其实他最近一段时间早已经想了许多,女人一直渴望专一的爱情。他愿意给予承诺,又怕自己现在太过迁就她,而在彼此关系中成为那个可以轻易放弃和牺牲的对象。

    从小,他经历过太多的背叛和别离,所以,他才会随着年龄增长,逐渐封闭了内心。他曾以为自己是一个不需要爱情的男人,但直到遇到她,才知道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虽然他在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但又害怕再次遭遇背叛。

    所以,朱熹也在纠结。要不要主动告诉她?

    另一边,宋翊也在纠结着,真王的确是一个十分出色的男子,虽然有时太过霸道,总自以为是,但宋翊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身上有种爆棚的男性荷尔蒙的魅力。那这霸道总裁风格的男人正好是她喜欢的那一款。

    宋翊心中有些摇摆,只差最后一道防线,阻止她跨过这一步。

    朱熹见女人还是没有任何回应,语气中有些心灰意冷。

    “哎。看样子,我注定要孑然一身,无儿无女了。我爱的女人不爱我,我做人真的失败啊”

    宋翊见男人在自己面前自怨自艾的样子,便觉好笑。

    “你也不必逼我。你堂堂乾朝真王,要想找女人替你生儿育女,不是小手一勾的事情吗?”

    “那我对你小手一勾,你愿意吗?”朱熹打蛇随棍上。

    “不愿意。我上次已经告诉你了,如果不能达到我的要求,我是不会为了谁走进婚姻的坟墓的”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我害怕什么?”宋翊重复了一遍,眼神空洞,似乎有些陷入了回忆“自古‘痴情女子薄情男’,戏台上、唱本里,痴男怨女的故事最是动人。但那些只是戏文,现实中,从来不会有人将故事的结局告诉世人。男人都是坏胚子,没得到时就心心念念的想着,姐姐妹妹的爱着,觉得她是最好的人儿,有一天真的得手了,就忘记了过去的甜言蜜语,完全不记得当时追求时的海誓山盟了,任何女人都能弃之如敝履。”

    “这个世界如此不公平。要求女人三从四德,却对男人的放浪形骸宽容如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一生都没有自己的态度,活着就像个寄生虫,依附在男人身上。丈夫如果移情别恋,作为妻子的还要大度,即便心都在流血,还要主动将丈夫分享给别的女人,且不能有丝毫怨言。否则,就会被世人唾弃,得到个妒妇的骂名。而男人却可以三妻四妾、逍遥快活,更能妻妾成群,坐享齐人之福”

    “难道这一切不是太残忍了吗?我害怕,我真的害怕。如果你也和那些男人一样,见一个爱一个,得到了又不珍惜。将来等我一步步深陷其中,失了心,变成了一个只会附和,只能依附你的女人,而你喜新厌旧,开始厌恶我,嫌弃我人老珠黄的时候,我要怎么办?那个时候,我又该何去何从?你告诉我啊”

    宋翊想到前世痛苦的爱情,还有对这个时代女子悲惨命运的莫名抵触,让她觉得心中仿佛压了一块石头,喘不过去来了。

    朱熹见宋翊如此痛苦,第一次真正的对她的顾虑和在意的事情有所了解。

    朱熹很想告诉她,他不会的,但他又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让她相信。空口白话,谁不会说?

    就如她刚才说的,天下情侣,莫不是浓情蜜语时,什么海誓山盟不都约定过?最后能有多少人真的不忘初心,幸福一辈子呢?

    “我知道,我现在告诉你,你是不会相信的。但我可以与你立个契约,与你约法三章。只要你愿意与我成亲,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

    宋翊听此,猛然抬头,看着对方真诚的脸,心中感动不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