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王爷的暴躁小丫头 > 第109章 青松院内商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真王病危,需要找女人成亲冲喜的事情,在宫中不胫而走,很快便又从宫中传出,在京城里迅速传播开来。

    钦天监是宫中专门负责观察天象,推算节气,制定历法的部门。历代监正都是一些入世的得道大能者担任。虽然钦天监只是一个无权的部门,但因为人们对天地的敬畏,神秘莫测,传说可以窥探天道的钦天监就成了上至帝皇之家,下至黎明百姓都十分敬畏的地方。

    钦天监监正秦大人亲自背书,自然,有许多人相信真王要想活下去必须要找人冲喜才行。

    此刻,真王府内也是热闹非凡。朱远山和朱远川两兄弟,及王氏和曹氏等人都集中在了老夫人的青松院内。

    “母亲,闻涛苑内,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今日京城里已有不少流言蜚语,虽然我已经严令王府下人不得在外胡说,但恐怕也不能完全堵住悠悠众口”

    “我也听说了,真王府要找人冲喜,这件事情是钦天监秦大人当着皇上和诸位大臣的面算出来的。皇上还责命户部找人,只给了户部尚书一个月的时间。本来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户部尚书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找到了那个女人。更神奇的是,真王的真命天女就在真王府上。这些事情,现在外面都传疯了,说得有鼻子有眼……”曹氏本就喜欢打听一些京城的八卦,听说了自家冲喜的事情,还不更加心痒难耐?于是,刚朱远山才说起,曹氏便将京城的传闻,脱口而出。

    曹氏一开口,朱远山脸色立马变了。他为人迂腐,又重视礼数,往日里虽然对这个弟妹颇有微词,但因为男女有别,他们也并不会常碰到,也倒相安无事。但今天,他正与老夫人说话,而曹氏却开口说起外面八卦。

    明明刚才他已经说过,禁止府内下人乱嚼舌根。曹氏这样大咧咧说外面的传闻,岂能不让朱远山生气?

    老夫人见大儿子脸有不悦之色,便明白,他不喜欢曹氏插嘴,她与大儿子一样不喜欢曹氏。于是,对二儿子朱远川训道“老二,虽然你常年不在京城,但也要记住,你们现在站的地方是真王府,不是什么小门小户人家。在真王府里,就要守规矩。长辈说话,哪里有晚辈抢在长辈之前插嘴的?”

    朱远山在老夫人左下手位置,自然不敢违逆母亲,脸色一沉对妻子曹氏喝道“就你话多,显得有能耐?还不给我退下”

    “母亲,您……”曹丽华一副受了委屈的表情,老夫人在众人面前这样说她,让曹氏觉得脸面尽失。

    尤其是,儿子朱程君难得休学在家,就让他见到为娘的难为情的一面。曹氏心中便也放不下,不舒服起来。

    但曹氏哪里知道,她一心挂念的儿子,此刻虽人在厅中,但早已神游太虚去了。

    坐在曹氏下手的朱程君,今年十五岁,蒙学后就一直在外读书。现在,依然在太学读书,如今旬假在家,又赶上快过年,便没打算回去,只等过完正月再回太学。所以,他难得在家参与了一次家族讨论。

    要不然,他此刻即便没有上学,也是在屋中苦读,发愤图强的。明年就要参加恩科,朱程君自然不敢懈怠、浪费一点时间。

    朱程君常年在外读书,但家里有事情,妹妹朱珊蕾便会在每月的家书中告诉他,所以,对于府中发生的事情,他也不是完全不知道。

    父亲从江南带回的姨娘,如今在养在府中。母亲见到苏姨娘就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全身的毛都恨不得竖起来。

    两个妹妹,都出落得发标致。尤其是小妹妹朱珊函长得可爱,嘴巴又甜,不但十分得祖母的宠爱,更是整个王府的开心果。大妹妹朱珊蕾虽然平时不显山漏水,但朱程君却知道她也是个心思灵透的女孩。

    正因为有这两个妹妹,虽然父亲纳了小妾,但朱程君却并没有过多担忧,仍是一门心思放在了明年的恩科考试上。

    眼瞅着马上过年,王府里却又出了真王中毒的事情。

    京城里现在都在流传,真王中毒伤了身子,已经回天乏术了。

    朱程君在太学里就听说了,于是,借着旬假回了家。他还真怕错了机会,见不到堂哥最后一面。

    没错,朱程君虽然是二房长子,但却十分敬重真王朱熹。

    虽然朱熹从不与大房和二房亲厚,但这并不妨碍朱程君对真王的敬重。

    朱程君从小离家读书,所以,受家中长辈的影响很小。是非曲直,他自己心中有杆秤。

    朱程君回家后,便第一时间去闻涛苑探病,但却被闻涛苑内的下人挡了回来,没有见到堂哥,还自讨了没趣。

    朱程君因为担心朱熹堂哥的病情,听大伯刚刚提起,便发起了呆。

    而另一边的曹氏,平时最是要强,本欲还想争辩,但被丈夫瞪着,屋内又没有帮她说话的人,便气闷地闭了嘴。

    朱珊函坐在老夫人身旁,冷眼旁观着母亲的表现。

    朱珊函虽然脸上仍是天真烂漫的表现,但其实已经开了智,再加上人小鬼大,聪明异常,贯会察言观色,便知道母亲不服。

    朱珊函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便复又抬头,奶声奶气地说道“母亲,您别听外面人胡说,那些人巴不得看咱们家的笑话呢“

    朱珊函一番小人说大人话的表现,让杜氏乐开了花“呵呵,还是我们小珊函最懂事了。不像有些人光长年龄不长脑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

    因为朱珊函替母亲解围,让老夫人消了气,朱远川不敢再惹母亲不高兴,便说道“母亲教训的是”

    曹氏并没有察觉刚刚小女儿是在替她解围,只觉得她有丈夫,又有三个儿女,但并没有人替她说话,便心灰意冷的闭了嘴。

    老夫人见曹氏蔫了,便继续了刚才的话题。

    对朱远山说道“好了,你也别恼。虽然外面传闻很多,但这里面牵扯到了宫里,自然没有人敢造谣。听说要找那叫宋翊的丫头冲喜,不知道会不会如钦天监监正所说,起到起死回生的作用呢?”

    杜氏当然不是真的关心朱熹,恰恰相反,她巴不得朱熹就这样死了。

    听说冲喜的人就是荟芳园的那个丫头,杜氏私下里早就安排人时刻盯着荟芳园,只不过还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而已。

    若冲喜的女人死了,是不是那个孽畜必死无疑?

    杜氏心思歹毒,但却不会在子孙面前表现出来。此刻,她也只是说些场面话。

    朱远山当然明白母亲的话外之音,他何尝不是如此想呢?若朱熹真的死了,而他又没有子嗣,他死后,那这爵位必定是自己的了。

    朱远山做梦都想有蟒袍加身的一天。

    “钦天监秦大人亲自卜算出的,应该错不了。只是没想到,那两个人的缘分竟然如此深厚。不过,要我们真王府娶一个小丫头,岂不是让整个王府的人蒙羞吗?”

    朱远山自然不愿意看到冲喜成功,但这是皇帝的意思,他又不敢明目张胆的反对,只是在母亲面前说些挑拨的话而已。

    “大哥,所言极是。虽然熹儿中毒,但毕竟是年轻人,身体康复的快,说不定,不用冲喜也能好的。”

    朱远山十分惊讶,一向与自己意见不一致的弟弟,竟然在这件事情上与他想到了一起。

    朱远山和朱远川虽然是同胞兄弟,但他两人早有芥蒂。当年,朱远川执意要从商,不愿意入仕帮助哥哥。朱远山虽然表面并没有埋怨弟弟,但其实,两兄弟早已经渐行渐远。

    朱远川这些年在外做大买卖,见的人,看的市面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朱远川自然有自己的想法,不再是当年跟随兄长没有主见的人。

    也知道要不是这些年母亲一直在中间调和,再加上大哥做官需要他的银子去打点,大哥才渐渐不再对他从商有微词。

    但朱远川是个通透的人,看得明白。所以,他才会主动投靠了二皇子。这次,也是二皇子有交代,让自己想尽一切办法阻止真王冲喜。

    今日,朱远川原意是来探口风,顺便挑拨母亲去阻止冲喜的事情。

    不过,朱远川还没有开口,就听见大哥朱远山也反对替真王冲喜。而这,恰巧与朱远川的意图不谋而合。于是,朱远川刚刚才难得附和朱远山。

    两兄弟与老夫人杜氏都不愿意看到朱熹冲喜成功,虽然各有理由,但却殊途同归。

    曹氏在一旁虽然没有做声,但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老夫人杜氏看曹氏有话要说,故意不给她机会。

    “这事情还没有最终拍板,还有挽回的余地。我这就进宫找太后,说不定还能阻止冲喜这荒唐事”

    老夫人说要进宫找太后,朱远山两兄弟便没有表现得太过急躁了。

    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冲喜上,并没有人注意到一向喜欢热闹的朱晨曦,今日并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只是临走时,曹氏从朱晨曦边走过,惊讶开口道“三小姐,怎么才几日不见,你就像充了气的球一样,整个人都肿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