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王爷的暴躁小丫头 > 第111章 朱远山卖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朱远山从妻子那得知,朱晨曦竟然与镇安侯府二公子泰颜行了苟且之事,还明珠暗投,有了孽种。

    朱远山当场暴走,恨不得将朱晨曦撕碎了,免得自己被世人耻笑。

    不过,朱远山并没有真的对朱晨曦动手,因为他知道,若真的闹开来,恐怕事情就瞒不住了。

    前有朱子墨在老夫人寿宴被人“抓奸在床”,现在又出了未嫁女失身有孕的丑事。

    这接连打击,让朱远山对妻子极其不满。原以为娶了京兆府尹嫡女,会妻贤子孝,官运亨通,哪里想到,王氏却如此令他失望,一双儿女,在她手里都相继出了事情。

    朱远山越想越觉得气难平,在屋内听妻儿哭哭啼啼,他一个大男人便觉得自己太窝囊。

    于是,朱远山怒气冲冲出了门,套马驾车前往了镇安侯府。

    因事发突然,朱远山根本没有提前下拜帖,自然在侯府门前吃了闭门羹。

    好在,最后表明了身份,门下之人请示了侯爷,朱远山才被迎进了镇安侯府。

    朱远山没有逾镇安侯泰华客套,将自己来历言明。

    镇安侯听后,十分震怒,当即让人去将泰颜抓来。

    侯爷生气,要抓二公子,侯府下人自然向镇安侯夫人通风报信。

    于是,镇安侯夫人董氏便华丽登场。

    朱远山见镇安侯夫人年岁不大,但却气韵非凡,一看就是精明人物。

    因男女有别,听了下人通报,便稍作回避。

    镇安侯夫人进来的时候,就见屋内有外男,稍微颔首,便在夫君镇安侯泰华边上询问。

    泰华十分惧内,再加上等下还要处理夫人的宝贝儿子,便不敢隐瞒,想给夫人提个醒。

    不过,还没有等镇安侯将事情向夫人言明,泰颜便跟随找他的下人姗姗来迟。

    泰颜一副老大不愿意,衣裳不整,脚步轻浮的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朱远山一见,如当头棒喝,这一看就是被人从床榻之上抓来的。

    镇安侯夫人董氏见夫君脸有愠色,朱大人也面如黑霜。

    董氏一脸凝重,不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又做了什么事情?

    但董氏也不是无知妇孺,更是对儿子的品行了如指掌。莫不是又在外面争风吃醋、骗了哪家小姑娘不成?

    知子莫若母,董氏一下就摸清了“病脉”。但她并没有将这件事情看得多严重,以往也不是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镇安侯泰华看见泰颜扭扭捏捏、油头滑脑的,气不打一处来,“孽子,还不跪下”

    董氏见夫君生气,场上又有外人,怕泰颜顶嘴惹怒侯爷,偷偷朝儿子使了眼色,让其乖乖跪下。

    “侯爷,您别生气啊。颜儿若做错了事情,您处罚了他便是。何苦拿自己的身体赌气呢?”

    镇安侯夫人接过丫头递上的茶盅儿,转身递给了夫君。

    镇安侯泰华自然不敢将怒气牵扯到夫人身上,乖乖拿了董氏递来的茶盅儿,顺便也接到了夫人递来的眼色。

    镇安侯心中郁结,知道有了妻子这座靠山,泰颜便更加不服他的管教了。可这事情,岂能如此揭过?朱远山虽然被贬,但也是与他同朝为官多年的老相识。再加上对方是御史,若向皇上参一本,又该如何处置?

    想到这些,镇安侯叹了口气,可看到泰颜眼神滴流乱转,深知儿子品性的镇安侯明白儿子又在憋了什么坏点子了。

    泰华将茶盅儿重摔在桌上,盖碗儿里的热水撒在了桌上。

    镇安侯夫人见了,知道今天不是轻松揭过的事情。

    于是,笑了笑,对朱远山说道“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朱大人今日来不是特意来看我们侯府的笑话的吧?”

    朱远山毕竟是外男,刚刚侯夫人进来,他就有点回避,故而一直没有插话。

    现在侯夫人问话,他怒气未消,料她不会明目张胆的护短,便将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

    镇安侯夫人听朱晨曦怀孕,十分震惊。没想到,泰颜这回被人抓住了把柄,还留下了“罪证”。

    不过,在董氏看来,这些事情并不是什么大罪。泰颜从小娇惯,又喜欢往脂粉堆里钻。过往,也不是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

    然而,那些小姑娘大部分是府里的丫头和小门小户的女儿。这回,让朱晨曦怀孕了,还真的是有点棘手。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再说,这种事情又不是强买强卖能成的,必定是两个孩子你情我愿的。即便泰颜有过错,那朱晨曦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也同样是有错误的。

    董氏想到这些,便心中有些安定。

    不料,泰颜却高兴地乐起来。

    “怎么?才一次,就有了?本少爷还真的是厉害”泰颜虽然人物风流,外貌出众,但自小不学无术,说话也粗俗不堪。

    在初见的女人面前,还能假装斯文,但上手后便立即恢复了原型。

    现在,听说朱晨曦有了他的孩子,惊讶之下,并没有想到朱大人是来找他算账的,而沉浸在“一发就中”的自傲中。。

    “孽子,还不闭嘴”镇安侯见儿子如此不知廉耻,便也觉得十分丢脸。

    连忙向朱远山告罪“朱兄,抱歉,教子无方,还请您海涵。这件事情,本侯一定给您一个交代”

    “侯爷,您何必如此?颜儿与朱小姐男未婚女未嫁,情同意和,擦枪走火而已。何必像现在这样,天又不会塌下来”

    “你这无知蠢妇”泰华虽然惧内,但也不是一个毫无见识的脓包。儿子已经成了京中一害,董氏还一味护短,只会让儿子更加有恃无恐。

    都说“慈母多败儿”,果然不假!

    董氏见丈夫难得发脾气,还当众指责自己,便沉下脸。

    “都说子不教父之过。朱大人既然是御史,自然要以身作则,但贵府千金与外男私会并明珠暗投,这事情要被皇上知道,朱大人恐怕就不是降三级这么简单了吧?”

    镇安侯府人话中有话,提醒朱远山,因为朱子墨的丑闻,皇帝才会降罪与他,贬了三级,若再加上朱晨曦的事情,只会让人攻讦他是个无能之吏。

    俗话说“齐家治国平天下”,换言之,一家不平,何以平天下?

    朱远山一下子被打了软肋,他是将仕途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的。若女儿的丑事被捅出去,自己身为御史,还有何脸面去监察别人?

    朱远山一口气不顺,却又没有办法说出口。

    镇安侯夫人董氏看这样,哪里还不知道朱远山的心思。

    根本就不看自己的夫君,坐了下来,笑了笑。

    “朱大人,您今天来镇安侯府,恐怕是想来解决这件事情的吧。否则,也不会孤身一人前来镇安侯府。不如,您先请坐下,我们两家商讨一下对策,如何?”

    “是啊,岳丈,您今天既然来了,就定下了小婿与晨曦的婚事吧。如此,岂不是双喜临门吗?”

    泰颜嬉皮笑脸,一点正形都没有。

    镇安侯见母子两人都如此不当一回事,反倒显得他少见多怪了。本身在家里又没有什么地位,又人微言轻,自然也就不说话了。

    朱远山被泰颜一声“岳丈”,叫得七孔生烟。但又不得不佩服镇安侯夫人眼光毒辣,他之所以独自前来,潜意识里还是来要好处的。

    这件事情,他本来是被怒气冲了头脑,知道自己女儿被人糟蹋,便来兴师问罪。现在,冷静下来,倒又不一样的想法了。

    自己受儿子牵连被贬,现在只是三品御史。原本想靠着女儿嫁进定国公府,能帮他官复原职。但却被定国公府嫌弃,女儿的婚事也告吹。现在又出了这种事情,一个失节的女子,除了嫁给泰颜还能怎么办?

    虽然镇安侯府只是一个三代袭爵的侯府。但镇安侯府与定国公府是世交,同气连枝,若能与镇安侯府攀上姻亲,对自己的仕途也是多有裨益。

    聪明如他,朱远山哪里还看不出,镇安侯府内是谁说话算话,便耐着性子坐了下来。

    于是,朱远山便与镇安侯府夫人商议两个小孩的事情。

    最后,朱远山十分满意地从镇安侯府离开了。

    后事如何处理,且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