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王爷的暴躁小丫头 > 第117章 跳马逃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翊虽然嘴上在安慰着两个小丫头,其实她内心也十分害怕。

    马车失控狂奔,也没有听见马夫的声音,宋翊试着叫了两声马夫的名字,但并没有得到回应,显然,马夫他已经被害了。

    宋翊连忙掀开马车后面的车帘,黄土飞扬,已经看不清后路。但周围空旷,并没有看到其他的人,显然已经不在街上。

    宋翊竖耳细听,也并没有听见有马匹和打斗的声音。显然,小黑与那些人还在缠斗,并没有跟随而来。

    宋翊知道现在情况危急,让香莲和春香两个人扶稳马车内的固定物体保持稳定。

    宋翊自己则咬了咬牙,朝马车外探身而去。

    “小姐”香莲见宋翊离开车厢,便惊呼道。

    “别嚷”宋翊回头瞪了一眼“我去试试能不能控制住马车,马车这样疯癫,横冲直撞,若我们不自救,只能等死”

    宋翊说着话,脚下的动作一点都没有停。

    不过,晃荡得十分厉害的马车车厢内,宋翊寸步难行。

    宋翊好不容易到了马车车厢外,果然,原来马夫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

    马车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是这样无人牵引了。

    拉车的两匹马像发了疯一样,不管不顾朝前奔去。

    宋翊对马匹不是很了解,也没有学过驾车赶马,分不清这马是受了惊还是发了疯?

    但现在不是宋翊弄清这些事情的时候,这马车一直左右乱跑,若不及时拉住缰绳,确认方向,迟早也要出事的。

    于是,宋翊坐到马夫位置上,学着车夫赶马的姿势,试着拉起套马的缰绳。

    但宋翊使出了吃奶的劲,也拉不回来疯马。两匹马还是像无头苍蝇,时而分开两个方向奔跑,时而摩肩擦踵,一路跌跌撞撞。

    马车已经行驶到城外,四周荒芜一人,宋翊稍稍有些心安,在这里也不怕撞到行人,酿成惨祸。

    但若不让马停下来,自己和香莲她们的生命也是随时面临着危险。

    “也不知道小黑他有没有杀出来,会不会赶过来救我们?”宋翊虽然手忙脚乱,但还是制止不了脑海中胡思乱想。

    宋翊不管不顾,拼了全身力气,将缰绳套在自己手上几圈,身体后仰,拼命拉住绳子。

    缰绳虽然不利,但却因为宋翊使力,内嵌到了她的手掌里,鲜血流出,浸红了宋翊手中的套绳。

    马车厢内的香莲和春香,也从最初的不知所措恢复过来,想到主子去外面了,她们不出去帮忙太不合适了,便互相壮胆,攀附着车龙骨向外而去。

    两个丫头相互扶持着出了车厢,正好看见宋翊双手流血,全身力尽颤抖的样子。

    “小姐,您怎么了?”香莲和春香不约而同叫道。

    “别废话了,赶紧来帮忙啊”宋翊也没有心情解释,知道自己此刻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也顾不上会不会吓到两个丫头了。

    香莲和春香一听,也不敢再说话,连忙上前帮忙。

    三个女人,使出了浑身吃奶的劲,但马车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两匹马一定是疯了,即便被宋翊她们拽得生疼,一直嘶鸣,却仍然马不停蹄,往前奔去。

    “不行了,这马肯定疯了。我们要想活命,就只能跳马车了”

    “小姐,不要啊,这要跳下去,还能活命吗?”春香一听要跳马,第一个反对,这么高速的马车,从上面跳下去,摔死了倒一了百了,若摔个好歹,或者摔破了相,那她后半辈子就毁了。

    宋翊没有想到春香这个时候还在想这些,咬了咬说道“你们赶紧决定,前面就是悬崖了,等马车掉下去,我们都没命了”

    “反正我要跳马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宋翊觉得自己双手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手中的缰绳已经完全被手掌的血染红了。

    香莲看宋翊气急败坏,再看春香犹豫不决,又看了看前面的断崖,心中一横“小姐,别管这马车了,我们赶紧跳车吧”

    “好,我说一二三,等我数到三,放了手中的缰绳,大家一起跳”宋翊双眼盯着前方的路线,手中的缰绳只是为了控制马车不要偏离方向,早早就掉下了悬崖。

    春香也不敢作声,知道现在没有其他人能救她们,只能靠她们自救了。

    “我开始数了”宋翊没有回头,将手中的缰绳套子解开。

    “一”

    马车仍往前奔,离断崖已经越来越近。

    “二”香莲和春香两人手脚冒汗,连大气都不敢呼了,生怕打乱了宋翊的节奏。

    “准备好,三”

    宋翊一声令下,三人一起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三人在铺满石砾的硬土地上不停翻滚,不管身体上多疼,出于女子本能,还是尽量护着脸部。

    不知道翻滚了多久,宋翊才因为与地面的摩擦力而停稳了身子,耳边听到马匹最后的嘶鸣,接着传来木头撞击石壁的声音,虽然没有看见,但应该是马车连车带马落进了悬崖。

    宋翊最后一眼就是看见从地平线消失的马车,然后因承受不住冲击而昏迷了过去。

    不多时,一群驾着马车的人来到了宋翊马车落崖的地方,将昏迷的宋翊主仆带走了。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骑着白马,十分焦急的人影出现。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才杀出重围的小黑,他所带领的暗卫已经全军覆没,而王妃也不知所踪。

    小黑追随着马车车辙来到断崖边,一眼见不到底的悬崖,北风夹着大雪吹打在脸上,生疼!

    “主子,属下失职,没有保护好王妃”

    小黑一身鲜血,显然受了重伤,但仍回到了真王府。

    王妃生死不明,小黑自觉失职,本没脸回府,但此事事关重大,他不得不回来。

    “好,本王的王妃,也有人敢下手”真王听说宋翊马车出事后,哪里还装病,从床上一跃而起,脸色十分难看,双眼嗜血翻红。

    屋内瞬间坠入冰点,比府里的冰窖还要寒冷。

    小黑负伤而回,桂妈妈是亲眼所见,想到小黑是跟随王妃一起去杜府,看到小黑这般独自回来,便已经猜测到一些可能。

    “小黑,怎么是你自己回来了?王妃呢?”桂妈妈似乎听见了王爷的声音,有些不敢相信,便推门而入。

    桂妈妈一进屋,就看见王爷已经站在地上,全身冒冷气,但却没有一点病弱的症状。

    “王爷,您......”桂妈妈一脸惊喜,以为王爷已经无药自愈了。

    然后又一脸狐疑,莫不是?

    “桂妈妈,稍后,本王再跟你解释。王妃被害,生死未卜,本王要去救人”

    “王爷,千万不可。您现在出去,只会被人抓住把柄,说你欺君罔上”

    “怎么?本王要去找王妃,谁还敢置喙吗?”

    朱熹脾气上来,便没有人敢拦住他。

    宋翊生死未卜,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朱熹悲痛不已,哪里还能想其他?

    早知道,他就不用这装病的法子,直接将女人娶回王府了,也不会有这些事情发生。

    朱熹亲自出马,点兵派将。真王手下精锐尽出,一时京城中风起云涌。

    百姓纷纷闭门未出,因街上浩浩汤汤,有许多兵将盘查。

    有人打听后才知道,真王府未过门的王妃在大街上被人劫持,现在生死未明。真王一怒为红颜,在京城中大肆搜捕可疑人物。

    真王出手,将自己实力暴露出来,原来,真王实力如此强大,京城里大小官员纷纷侧目。

    朝堂上,御史针砭真王的奏折如雪花般飘至御案上,莫不是痛斥真王欺君罔上,在城内集结兵力,图谋不轨的。

    皇帝表面震怒,却并没有做出实际性动作,只是连发三道圣旨让真王进宫说明而已。

    但现在一心找人的朱熹,哪里还在乎那些,便对圣旨视而不见。

    但不管朱熹如何查找,宋翊却像凭空消失一般,不见踪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