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从执掌鸿蒙开始垂钓诸天 > 第两百零二章 夫妻吵架,殃及池鱼(为别无所求加更!)

第两百零二章 夫妻吵架,殃及池鱼(为别无所求加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牧白…你这是打算吃干抹净不认账对了?”

    闻人牧月圆滚滚的眼眸子怒瞪牧白,眼眶一片通红。

    “什么吃干抹净?我什么时候吃了你?你可别冤枉人呀。”

    牧白皱眉,这女人怎么都不讲理呢?

    “我们曾经在酒店,在你牧家睡了两次,而且方才在暖池,你该看的,不该看的全部都看了,你这还不叫吃干抹净不认账?”

    闻人牧月大声的质问。

    而听到这话,长孙皇后,闻人敬之均是捂住了脸,恨不得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

    天呀!

    他们到底养了什么样的女儿呀!

    这种伤风败俗的话,竟然也敢当着那么多宾客的面说?

    而冷凤舞和闻人慕灵则是不以为然。

    她们这些小辈的观念跟得上时尚,未婚同居之类的事情,在她们的眼里,并不算什么大事。

    “虽然我们同处了两晚,但你的守宫砂还在吧?我什么时候实质性的碰过你?你该不会是嫁不出去,一定要赖上我了吧?”

    牧白板着脸,反击道。

    “我会嫁不出去?我闻人牧月堂堂长公主,长得花容月貌,追求者无数,你竟然耻笑我嫁不出去?”

    仿佛听到了有史以来最好笑的笑话,闻人牧月道:“我告诉你,事实是,失去我闻人牧月,在地星没有一个女孩子会看上你,你注定得孤独终老。”

    听到这话,梦芊芊内心腾升起一股冲动,打算挺身而出,狠狠的打闻人牧月的脸。

    不过裘千仞连忙拉住了她,压低声音道:“主人和牧月姑娘虽然在吵架,但更像夫妻之间的斗嘴,你最好不好参合,以免等下里外不是人。”

    闻言,梦芊芊美目透出一丝沉思之色。

    其他的宾客显然也有些看出味道来了。

    按照正常交往的男女来说,彼此翻脸,那就直接分道扬镳呗。

    而眼下牧白和闻人牧月,还真赌气似得清算旧账,各自争个输赢。

    显然是不符合逻辑的。

    “闻人牧月,你这是在质疑我的魅力?”

    牧白笑了,目光扫视着在场所有的宾客,道:

    “我已经没有了婚约的羁绊,眼下是自由之身,你们之中,可有什么美女,看上我那英俊不凡的容貌,打算做我女朋友的,尽管站出来。”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的宾客,特别是几个少女,跃跃欲试起来。

    “谁敢?”

    闻人牧月一声断喝,迫使那几个本来想站起来的少女,登时打了个激灵,悻悻然的坐下了。

    “牧白,你好歹也是帝都四大美男之一呀,看起来魅力也不怎么样嘛?”

    闻人牧月笑了,唇瓣高高的翘起,透着一丝傲娇。

    “眼下在你的地盘,以势压人不算什么本事?同样,哪怕我真的在地星找不到女朋友,天上不是还有一位么?”

    牧白似笑非笑的抬手戳了下苍穹。

    “你若真的敢去找她,我立马当场随便找个男人给嫁了,反正我们眼下也没有了任何关系。”

    闻人牧月自然听出了牧白的弦外之音。

    他要找的自己召唤灵的寄生体,月宫仙子嫦娥,这便是摆明了变着法儿抽她的脸。

    毕竟她占据嫦娥的身躯每个月只有十天,剩余二十天,牧白等同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

    唯一的区别就是,她能知道牧白和嫦娥彼此发生的点点滴滴。

    “那你可以试试看,如你这般一马平川的身材,这样泼辣的性格,根本不可能有人会要你的。”

    牧白毫不留情的打击道。

    “那位帅哥,你可愿意娶本公主?”

    闻人牧月显然也是急了,美目在人群中急转,凝视着个二十几岁的世家青年。

    “我愿意,我愿意……”

    那男子亢奋的几乎蹦跶起来。

    他也没有预料到这样一个天大的馅饼当头砸在了脑门上呀!

    而其他世家弟子投向他的眼里都是羡慕。

    “牧白,看到了没有?就单单这大殿里,我随便挑选一个,他就是我的追求和仰慕者,如今你可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闻人牧月嘴角浮现出一抹傲娇。

    “你这是在跟我炫耀?”

    牧白瞳孔眯起,对着裘千仞使了个眼色,道:“裘千仞,凡是站出来的男人,全部打断双腿,让他们知道,哪怕我牧白看不上的女人,也不是他们能染指的。”

    “喏!”

    裘千仞身影一闪,快速的朝那个所谓的青年才俊掠去。

    “哼,牧白,你不过是占着镇天宫狐假虎威的小辈罢了,还真的以为自己是仙人了不成?竟然敢欺负我们的小辈?”

    “牧白,此地乃皇宫,还轮不到你一个小辈放肆,既然你不知天高地厚,那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个青年才俊的两个长辈,脸上透出一丝煞气,纷纷从位置上窜了出来。

    这两人应该也是武馆的馆主,不过修为并不高,仅仅在宗师境的中后期。

    人还没有触碰到裘千仞,立马被对方恐怖的气劲直接给掀飞了出去,如皮球似得,一个个砸在地上。

    “大宗师中期?你是大宗师中期的强者?”

    倒在地上的几个武馆的馆主脑子陷入了一片空白。

    而在场其他宾客,乃至闻人敬之,长孙皇后,闻人牧月,冷凤舞也是目瞪口呆起来。

    大宗师中期修为的武者,在皇室内和帝都武道界还是有一些的。

    但堂堂大宗师中期的强者,却自愿做牧白的仆人,这点无疑让他们有些不理解了。

    “如今你的追求者好像没有了呀!”

    牧白耸耸肩,似笑非笑的瞥了眼闻人牧月。

    方才随着系统的解释,牧白内心的怒火也消散了不少,此时仅仅是搁不下颜面和好罢了。

    “那个谁谁谁,你…”

    闻人牧月脸上都是不服气之色,扬起纤细的手指,在人群里晃悠着。

    “我、我不要,我不要了……”

    “长公主,你们夫妻吵架闹不和,私下找个解决便是了,何必连累大家呢?”

    “啊?长公主,不是在下不敢娶,而是不能呀!”

    凡是被闻人牧月手指戳到的男子,顿时吓得面色一白,连连摇头拒绝了。

    他可不愿为了得到少女的青睐,从而丢了性命。

    而在场的长辈,如长孙皇后,闻人敬之,牧仁德等人,则是满脸的古怪。

    他们都是过来人,哪能看不出来。

    牧白和闻人牧月的对话,根本就不想是翻脸,反而是小情侣闹脾气,在相互的指责和撒娇。

    “闻人牧月,看起来没有人敢娶你呀!”

    牧白脸上露出一丝冰冷的笑。

    “牧白,你三番四次阻扰我征婚,是不是在掩饰你自己对本公主的爱慕?”

    闻人牧月水灵灵的眼珠子一转,饶有深意的问。

    这话一落下,长孙皇后,闻人敬之,乃至牧仁德眉头一挑。

    这对小冤家不省心呀。

    初次恋爱,懵懵懂懂,难道不清楚男人最爱的就是面子呢?

    若彼此没有芥蒂,牧白或许会承认,可如今彼此内心都堵着一口怒气,哪怕牧白有这样的心思,被你闻人牧月当众点破,为了顾忌自己的面子,定然会矢口否认的呀!

    “闻人牧月,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牧白怒极反笑,道:“你给我听着,我之所以阻止你选男人,是对你的欺骗的报复,我要一辈子让你嫁不出去,一辈子让你孤独终老,任何男人靠近你,我都要杀他,以此来还你欠我的账!”

    “你……”

    闻人牧月的俏脸顿时一片绯红,气的蛾眉倒竖。

    “哼哼……”

    就在气氛万分尴尬的时候,只见一只肥嘟嘟的金色小猪,一屁股一屁股的朝闻人牧月走来,用猪鼻子对着她拱了下。

    “小金,只有你能懂我,比某些混蛋知道疼惜人多了。”

    闻人牧月使劲忍着想哭的冲动,弯下柳腰,打算将那只小猪抱起来。

    看这态势,这只猪绝对是她饲养了多年。

    “刷!”

    牧白袖袍一甩,一道起劲席卷而出,击打在那只肥嘟嘟猪的脖子。

    那只猪顿时嗷嗷直叫,失去了生机。

    “牧白,你这个混蛋……”

    闻人牧月粉拳紧握,气的眼睛瞪得像两个铃铛,气得呼呼地直喘粗气。

    “我说过,任何男人都不能接近你,哪怕是一只猪!”

    牧白冷冷的道。

    这话使得在场诸多长辈面色更加的古怪了。

    “它是母的……”

    闻人牧月的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