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三生无虞 > 第六十八章 第九童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四周不断移动的森森白骨,楚一凡展开修为的同时连连暗骂,在这一刻,他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急。楚一凡目光闪动,老镇长刚才的话语依旧回荡在他的脑海里,沉吟少许,他低声自语:“恐惧?兴奋?老东西,既然你感觉到了恐惧,今日我便除了你!”

    楚一凡心里很清楚,这老镇长恐惧的并不是他,而是他体内的某一样东西,龙魂?魔灵?或者是七巧玲珑心与骨书,不管是其中的哪一样,在这生死危急之际,楚一凡一试便知。话音落下,楚一凡右脚踏地,身子一飞而出,与此同时,一把青光大剑赫然幻化,朝着不远处的白骨斩下。在这一斩之下,大量白骨崩溃,巨大的白骨墙出现了一条裂缝,楚一凡没有犹豫,一闪之下直奔裂缝而去。眼看临近,可就在这时,老镇长的声音响起:“你跑不掉的!”

    余音回荡间只见那刚出现的裂缝处顿时就出现了无数枯藤碎木,这些枯藤碎木立刻形成一张网,将裂缝堵上,与此同时,竟有数十根枯藤变成人手的模样,直接朝着楚一凡抓来。这些枯藤所化的人手速度很快,眨眼就出现在了楚一凡身前,数量实在太多,也就是一两个呼吸的时间,楚一凡的双手双脚就被枯藤缠绕,倒挂在半空,动弹不得。

    就在楚一凡被枯藤困住的瞬间,那些白骨停止了移动,一缕缕黑气从那些数以万计的白骨口中涌出,这些黑气在涌出时就融合在了一起,最终形成了一个人影,定睛去看,这人影赫然就是老镇长的模样。楚一凡看着漂浮在身前不远处的老镇长,内心骇然,嘴上却是大骂:“你这个老东西,老妖怪,小爷早晚要弄死你!”

    那黑影轻笑一声,缓缓开口:“我不是你说的老镇长,我是魔神,我是这世间一切邪念所化的魔神,我也不知道我在这里沉睡多少岁月了,你所谓的那个老镇长只不过是我操控的一具活人傀儡罢了,我需要生机,需要大量的生机,整个青阳镇的生命都是我的,包括你!”

    这自称魔神的黑影说到这里突然一愣,空洞的双眼盯向楚一凡,片刻之后,他再次开口:“就算我吸取了这里所有的生机,也不会苏醒,是你,是你带来了希望,小小修士,你不配拥有他!”

    说完,只见那黑影一指楚一凡,一缕白气从其体内飘出,这白气在出现的一瞬就化作了一个人影,正是骨书。看着眼前漂浮的骨书,楚一凡心中已然有了答案,让这黑影兴奋的定然就是骨书。

    就在骨书出现的一瞬魔神竟然凭空消失,出现时已经来到了骨书的面前,他绕着骨书走了一圈,缓缓开口:“真是天助我魔神,只要吸了你的生机,我就将永生,不死不灭!”

    闻言,骨书淡淡一笑,说道:“上古魔尊坐下第九童子,仅靠一丝残念存活至今,还想吸取我的生机,不死不灭,真是痴心妄想!别说你此刻只是一缕残念,就算恢复如初,在本大爷面前也如蝼蚁一般!”

    骨书抬起下巴,一副傲然的样子,看都不去看那魔神,楚一凡听闻骨书一席话,心中暗道:“难不成这只老鸟深藏不露,修为惊天?”

    转念一想,自打认识这骨书以来,楚一凡就从来没有见他出过手,想来这老鸟定然是在故作镇定,虚张声势。魔神仰天一吼,就要出手,骨书轻咳一声,一指楚一凡,说道:“且慢,你可知他是谁?”

    魔神抬起的右手一顿,看向楚一凡,没有说话,骨书冷笑,再次开口:“想必你也感觉到了魔尊的气息,没错,他就是魔尊传承者,这也是我守护在他身边的原因所在!”

    言语间,只见骨书向着楚一凡眨了眨眼,楚一凡摇头苦笑,心说这骨书也太能吹了,什么上古魔尊,什么传承者,全是瞎编的。不过此言一出,那魔神竟然后退几步,体内黑气不断涌出,似在犹豫挣扎。就在这时,骨书的声音传开:“第九童子,你在等什么,还不赶紧放下你的新主人!”

    骨书斜眼看向魔神,冷哼一声,只见那魔神沉思少许之后轻叹一声,右手一挥,那些缠绕在楚一凡身上的枯藤缓缓松开,回到了裂缝处。就在这时,那魔神突然开口:“虽然我闻到了一丝魔尊的气息,但这不足以说明你就是传承者,我族有言,魔灵乃万魔之根本,得魔灵者方可号令众魔,得魔灵者方才是魔尊传承者,你可有魔灵?”

    听到这话,楚一凡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他淡淡一笑,缓缓开口:“第九童子,你看这是什么?”

    言语间,楚一凡闭上了双眼,待到再次睁开时,只见他眼中红芒乍现,体内更是散发出一股逼人的气息,在这红芒之下,魔神后退数步,“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抱拳开口:“魔尊坐下第九童子石山拜见传承者,刚才是小人有眼无珠,竟未识得传承者,是我该死!”

    这样的变故来的太突然,楚一凡一愣之后轻咳一声,装着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缓缓说道:“罢了,不过你在此地沉睡,吸取青阳镇无辜百姓生机,此乃大罪,不容宽恕!”

    魔神闻言,右手抬起,在自己眉心处轻轻一点,在这一点之下,只见无数星点从其眉心处缓缓飞出,楚一凡略一沉吟,看向骨书,问道:“这是什么?”

    骨书来到楚一凡身边,小声答道:“这就是你刚才所谓的生机,这第九童子在这里不知道多少年了,竟然吸取了这么多的生机,现在他把生机从自己体内抽出,恐怕连这一缕残念都要消散在天地之间了!”

    这些星点缓缓上升中融入了虚无,没有了踪迹,与此同时,在这片空间之上,原本的死寂之地此刻大量的花草树木快速生长,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飞鸟成群,在树林里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即便是秋天,也没有一篇黄叶落下。青阳镇中,老镇长打了一个哈欠,抽了一口旱烟,整个人微微一震之后竟年轻了许多,脸上的皱纹也都全部消失不见,就连花白的头发也都成了缕缕青丝,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摸了摸头发,身体竟不由自主的颤动起来,两行热泪从眼角缓缓流下,他抬眼望向远处,大声开口:“解脱了,我们终于解脱了,青阳镇终于解脱了!”

    曾贵灰头土脸的冲进大门,“扑通”一下跪倒在老镇长身前,嘴唇颤抖,许久才说出话来:“爹,我们自由了,自由了!”老镇长右手抬起,放在了曾贵的头上,没有说话,此时此刻,他比谁都要激动。

    待到再无星点从魔神眉心出飞出,他的右手才缓缓垂下,整个人顿时就变得萎靡,奄奄一息,仿佛一阵风就可以将他吹散。他缓缓抬起头来,看向楚一凡,说道:“传承者,我已将所有生机奉还,想得永生,不死不灭,谈何容易,就连当初的魔尊、仙帝等大能之人都无法做到,更何况我这一缕残念!石山,上古魔尊坐下第九童子,告别传承者!”

    话音落下,只见那魔神的身体渐渐化作了缕缕黑烟,消失不见,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些数以万计的森森白骨,这里一切的一切都化为了虚无。楚一凡轻叹一声,转头看向骨书,此时的骨书已经变成了一只鸟,它拍打着翅膀,落在了楚一凡的肩上,尖声开口:“这次太险了,还是本大爷聪明吧,紧要关头临危不乱,要不是有我在,一百个你都不够他塞牙缝的!”

    看着骨书得意洋洋的样子,楚一凡也很是无奈,说道:“你厉害,都是你的功劳,行了吧!不过...”

    骨书打断了楚一凡的话,接着说道:“你是不是想知道上古魔尊是什么人,传承者又是怎么回事?以你现在练气期的修为还没有资格知道这些,等你哪天达到斩凡境了,再来问我!还有,在你的修为不够强时不要轻易显露体内的三大至宝,否则你将麻烦不断!”

    楚一凡本来还想问问有关魔灵的一些事情,可听到骨书这么一说,他只好暗叹一声。就在这时,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骨书身子一闪,回到了楚一凡体内。目光一闪,楚一凡散开灵识,在他的眼中立刻出现了三个身影,正是周茹三人。

    时间不长,这三人便来到了楚一凡所在之地,周茹沉思少许,上前一步,抱拳道:“这位道友,我等三人乃还魂宗弟子,多谢出手相助,不知道友是哪个宗门的人?”

    楚一凡略一沉吟,本欲道出真实身份,可转念一想,这里可是南域苗疆,他一个来自北边的练气修士来到这里不好解释,于是说道:“在下池牧,无门无派,山中一散修,三位道友不必多礼!”

    闻言,周茹三人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心思,孙云哈哈一笑,说道:“我看池牧道友修为不凡,距离筑基也是一步之遥,何不拜入我还魂宗,宗内资源丰富,若是完成宗内长辈交代的任务,还有可能获得筑基丹,这对于道友筑基可是大有好处啊!”

    一旁的孙雨也是淡淡一笑,说道:“说的是啊,要不池牧道友就随我等前往还魂宗如何?”

    楚一凡沉吟少许,抱拳道:“多谢三位道友厚爱,我本山中散修,闲云野鹤惯了,恐怕不能跟随三位前往还魂宗!”

    见相邀无望,周茹暗叹一声,说道:“既然池牧道友心意已决,我等也不再勉强,他日有缘再见,告辞!”说完,三人便转身离去。

    看着三人的背影消失在了黑暗中,楚一凡轻声喃喃:“筑基,筑基,我要筑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