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大佬的娇妻软又甜 > 第十一章 期盼的周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程洛低头给越瑶洗脚的画面,说明程洛是个合格的佣人,把越瑶伺候的很好。

    但傅景恒却眉头紧锁,略沉思几秒,给越瑶发了视频过去。

    越瑶接通的很快,娇笑道:“恒哥哥你怎么给我发视频呀,工作都忙完了吗?”

    “嗯,忙完了。”傅景恒慵懒的嗓音有些性感,“脚洗完了吗?”

    “嗯,洗好了,在按摩呢。”越瑶回答的同时,还把前后摄像头切换,傅景恒便看到程洛正在给越瑶按摩脚。

    程洛明显没有任何按摩技术可言,但越瑶在乎的并不是这个。

    “她不懂按摩,我让许特助给你安排一个专业的按摩师。”傅景恒很是嫌弃的说。

    视频里的画面本该取悦傅景恒的,但他却觉得有些刺眼,最终归结为程洛的水平不行。

    “还是可以的,恒哥哥不用为我操心。恒哥哥早点结束那边的工作,我就可以早点见到恒哥哥了呢。”越瑶说到最后都开始娇羞起来。

    傅景恒轻笑,“好,我会尽早回来。”

    两人你侬我侬,程洛像足了瓦数超大的电灯泡。

    直到视频结束,越瑶也让程洛停止了按摩。

    “恒哥哥有这么关心过你吗?”越瑶好像随口一问。

    “不曾有过。”程洛低垂着头,扯起一抹嘲讽的笑。

    傅景恒岂会关心她,他恨不得她死。

    “恒哥哥果然只喜欢我一个。”越瑶开心的说。

    程洛没有开口,但心里却是赞同越瑶这个说法的。

    从她知晓越瑶存在起,傅景恒身边唯一的女人便是越瑶。

    而她自己,只不过是个闯入者。

    程洛回到自己卧室,并未开灯。

    关上门,顺着门板滑坐在地上,双手抱膝,把脸埋在膝盖上,无声的流泪。

    她连哭泣都不敢大声,现在的她,真的是好悲哀。

    日子始终是要过的,程洛哭过之后,糟糕的心情也稍微得到缓解。

    再次失眠到后半夜,短暂的睡了几小时便起床了。

    知道了越瑶吃早餐的时间,程洛就没有太早起来。

    程洛厨艺虽不错,会的都只是简单的家常菜。越瑶却是要吃出花样来,程洛只好现学。

    越瑶为了刁难程洛,可谓花样百出。

    先是糖多了,又是盐淡了。这个热了,那个冷了。

    总之只有程洛想不到,没有越瑶找不到的理由。

    “你连红提都不会洗么,这么明显的脏处,你是眼瞎了看不到吗?”越瑶每次教训程洛时,都是中气十足,怎么都不像个身娇体弱的。

    “我这就重新去洗。”程洛几乎不辩解,只是安静而又耐心的再去重做。

    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越瑶越发的不满程洛的淡定。

    殊不知,她所谓的轻松,于程洛而言,却是无尽的折磨。

    “你是叫程洛吧?”这是越瑶第一次正式询问程洛的名字,“我们之前有什么恩怨呀,你那天怎么都不让我抱你的宝宝呢?”

    越瑶表情无辜,可程洛只觉得她假惺惺的。

    若真什么都不记得,这些天何必如此针对她?

    但越瑶都这么说了,她也只能是得继续配合下去。

    “越小姐还是去问傅少为好。”程洛一句话堵了回去,“至于宝宝……孩子之前丢过,我自是要守护好他。”

    “我很喜欢孩子的,你大可放心。”越瑶说。

    程洛心里冷笑,她又不是傻子,永远不会信越瑶所言。

    程洛沉默不语,越瑶也没再说其他。

    可越瑶把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在程洛所做的各种事上。

    哐当。

    傅景恒收藏的茶杯被打碎,越瑶命令程洛:“还不快把这垃圾清扫了,你还留着它们扎我的脚不成?”

    程洛找来扫帚清扫,越瑶坐在一边拍了个视频,发给了傅景恒。

    越瑶:恒哥哥,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程洛非要去碰你的收藏品,我要去夺回来时,不小心给摔碎了。

    程洛完全不知晓,她莫名其妙的背了个锅。

    越瑶没等到傅景恒的回复,心里有些失落。

    “这茶杯可值不少钱呢,你拿什么赔偿?”越瑶幽幽地质问程洛。

    程洛不卑不亢的说:“这是越小姐打碎的,想必傅少是不会介意的。”

    越瑶可是傅景恒的心尖儿宠,又怎么会为了钱财之物跟越瑶计较。

    “都怪你突然出现吓到我,这责任肯定是在你。”越瑶强词夺理。

    程洛没再接话,既然越瑶存了这样的心思,她多说无益。

    周五晚上,程洛激动的几乎一夜没睡。

    只要天一亮,她就能见到孩子了。

    只是短短的几天,她却每天都是度日如年。没有了孩子的陪伴,她的生活了无生趣。

    程洛精神和心情都特别好,若不是担心越瑶又找茬,程洛都想哼歌了。

    “要见到孩子很高兴?”越瑶吃早餐时,还非要提孩子。

    “是的。”孩子肯定是要送到别墅的,且本就说好了时间,否定也是没用的。

    越瑶勾起一抹浅笑,程洛心里却咯噔一下,总觉得越瑶这是又在算计着什么。

    越瑶针对她无所谓,她什么都可以扛得住。

    但越瑶明显在惦记孩子,越瑶究竟要做什么。

    越接近见到孩子的时间,程洛越忐忑。

    十点半孩子会送过来,程洛快速的把一切都收拾妥当,站在院子里朝大门口张望。

    大门一开,程洛便飞奔了过去。

    “我的孩子!”程洛把孩子抱到怀中,亲了宝宝脸蛋好几口,眼泪如决堤般往下掉。

    程洛很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确认宝宝并未有任何被虐待的迹象,心里的担忧这才落了地。

    周末的两天因程洛可以亲自带孩子,便特意多了一个佣人照顾越瑶。

    但这并不代表程洛什么都不用做,相反的,她还得兼顾越瑶和孩子。

    “把宝宝给我抱抱吧。”越瑶冲刚进门的程洛说。

    程洛是很执拗的,她可以为了孩子轻易妥协,也可以为了孩子,绝不妥协!

    “越小姐正在养身体,还是别让我的孩子闹着你为好。”程洛找了个很不错的借口。

    越瑶前些天就在惦记程洛的孩子,现在又怎么可能因程洛一句话就作罢。

    程洛站在玄关没动,她决不允许越瑶接触孩子!

    即使傅景恒命令,她也绝不会松手、松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