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造骨 > 第六十六章 最喜白衣血

第六十六章 最喜白衣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突然出现在陆东南身前的两道身影让众人傻了眼,不过进而则变成了无比的震惊,这一战无论结果如何,都将会在青冥州传开,成为万人传诵的一桩美事,因为这两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隐宗周广,离剑宗有号称小剑奴的洪越。

    这两人是青冥州公认的天骄,他们在此时站出来挡在陆东南身前,无疑是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他们身后的宗门与太初宫作对,虽然两人都说这只是私人关系,可是在各种利益的牵扯制衡之下,这无疑变成了宗门之间的博弈。

    “有种,我就当是你们的私人关系,无关宗门,今日一战,无论结果如何,各宗不得怪罪任何人。”

    申屠道云还没有说话,突然一道苍老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在其身后,还跟有四位中年男子,尤其是一位满头雪白头发的男子格外引人注目,而他在此时说这句话的用意,想必已是路人皆知,那就是无论你是何天骄,身后有何势力支持,今日,你必埋骨于此!

    “龙师叔。”

    看到这位老者,申屠道云连同身后白衣连忙作揖行礼,声音恭敬道。

    “龙泉!他怎么来了。”

    看到那个面容苍老的身影,众人瞬间哗然,因为他的存在,可能将会彻底改变这里面的力量制衡,龙泉,太初宫执法堂长老,其修为和地位虽不及四祖,可他也是太初宫不可或缺得到人物,辟府境圆满的修为,到哪儿都是横着走的存在。

    “想不到啊想不到,以为来了一个沈时就已经够了,想不到又来了几个老家伙。”

    身材魁梧如山丘,双手环于胸前的男子低沉道。

    “这可是在打我们各大宗门的脸啊!”

    呼延九江面容阴沉道。

    “哼,龙泉来了又如何,这里可不是他太初宫的天下。”

    言罢,魁梧男子便缓缓向上崖上飞去,之后,呼延九江紧跟其后,而呼延九江身后的负剑弟子想要快步跟上,却被那身材魁梧的男子喝退。

    “怎么,左丘允持和呼延九江竟然也去了。”

    看到那两座如山的身影飞向崖山,众人又是一阵哗然,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两位这是为何?”

    龙泉笑着问道。

    “你太初宫已经坏了规矩,但这不重要,我们前来,也是和陆兄弟私交甚好。”

    左丘允持淡淡道,之后,便站在了陆东南身前。

    “麻烦麻烦,还要赶回去收地里的庄稼呢!”

    众人还在震惊之中时,又是一道干瘦如柴的身影飞向崖头,来者不是旁人,正是隐宗涂燕誉,这还没有完,接着便是一柄巨剑率先插在崖头,而后一道面容枯黄的男子落在巨剑之上。

    “大剑奴,天呐,大剑奴竟然也去了!”

    看着那个面容虽然枯黄,可身材修长如剑的男子,众人更是震惊万分,大剑奴掌武,可是和隐宗涂燕誉打成平手的高手啊!

    到此,崖头之上,刺骨的寒风微微吹过,让那几个看起来年龄几乎相仿的少年们的衣袍猎猎作响,隐宗周广、涂燕誉,离剑宗小剑奴洪越、大剑奴掌武,雷鸣宗呼延九江、左丘允持,青冥州年轻一辈的公认天才,此刻几乎全部站在了陆东南身前。

    “好,好,好。”

    “好一个私人关系!”

    真丹空间之中,青渊老祖看着一个个当世天才全部站在了陆东南身前,随即便连说了三个好子,他脸上的杀意再也隐藏不住,毫无征兆的倾泻开来。

    “好!”

    张四上前一步,也说了一个好字。

    “好。”

    “好。”

    之后便是刘五剑,雷群,四人皆莫名的说了个好字,外人可能不知道,可身为一宗之主的他们却知道,青冥州,恐怕就此乱了,其乱根来源于宗门之间的无形博弈,这可远比帝王之间的博弈来得更加凶狠。

    青冥州存在有两大帝国,那就是北灵和南玄,两国之间交战已久,在南玄攻陷北灵帝国都城之时,北灵帝国的后院突然着火,一群不知根由的势力将南玄大帝的所有妃子嫔妃,皇子皇孙们统统杀光,之后屯扎在帝国后方的十万大军仅是一夜之间便蒸发全无。

    在北灵帝国彻底灭亡后的三天,南玄帝国也彻彻底底的灭亡,而且其速度还是北灵帝国的几倍有余。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这恐怕就是帝国间的腥风血雨吧!

    但这也只是帝国间的互相厮杀,宗门间则全然不同,宗门之内,聚集了一州一地的那群掌握了特殊能力的人,也就是灵师,国家没了,会有下一个君王来代替,可宗门没了,则会有其他州的宗门势力介入其中,而后,本州无论是百姓还是灵修,都将会彻底沦为奴隶,一辈子供人趋使,如同牲畜。

    所以,在世人眼中,那些各居一方的宗门,往往成为了百姓眼中庇护他们的活菩萨。

    “有点本事,如今看来,也不负你们天才之名了。”

    龙泉神色不改,镇定异常,而后只是微微向前一步,半壁悬崖如被天公斩下一刀一样,瞬间掉落一半。

    “辟府境圆满!”

    这下,不仅是崖下众人震惊万分,就连崖上几个少年眼神之中都是闪现一抹惊讶之色,辟府境圆满,看来太初宫早就是有备而来。

    “各位,犯不着。”

    陆东南对着众人笑了笑,萍水相逢,有些更是素未蒙面,可今天他们竟然会站在自己面前,这让他心底划过温暖,不过他还是出声劝道。

    “陆兄弟,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私人关系了,我们各宗的尊严,当由我们来捍卫,今日是帮你,也是帮我们,你尽管安心突破即可。”

    身材干瘦如柴的涂燕誉转头回道,委屈永远不能求全,这是青冥州各大宗的立宗之道,平日里各宗之间虽然看起来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大的摩擦,可若是宗门之间的尊严遭受践踏,则风平之下就是巨浪滔天,永远没有浪静一说。

    这次就是如此,青冥州境内各种机缘造化之地,大宗之间的千百年默契就是不派出老一辈强者前来争夺机缘,即使派出,其修为也不能超过辟府境中期,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青冥州机缘造化之地实在太少,几十年也不曾有一处,老一辈强者少参与其中,就是元要多给年轻一辈一些机会,要知道,每个州域内的顶尖宗门不仅要维持本地的正常秩序,还要抵抗其他区域的宗门带来的压力,而年轻一辈,是这抵抗之力的鲜血。

    这次太初宫不仅践踏了这种心照不宣的规则,其派出的强者,竟然还有辟府境圆满的强者,太初宫不顾及其他宗门脸面,如此大张旗鼓,显然是已经不在意其他宗门了,而且这秘境之行,机缘造化多是太初宫夺得,现在想来,肯定是这几个老家伙的介入。

    如此让人寒心的事,显然是惹来了众怒!

    “陆兄弟,这其中牵扯太多,一言半语也说不清,你好生突破,这几人,绝不会打扰到你。”

    周广也笑着道。

    “几个娃娃而已,真是血气方刚。”

    就在几人交谈间,龙泉身后跨出一道身影,淡淡道,可其灵力爆发的那一刻,彻彻底底的引燃了全场。

    “又是一位辟府境圆满的强者!”

    全场再次陷入哗然,除了他们身后的那群白衣之外,太初宫此次的阵容就堪称豪华至极,两位辟府境圆满强者,加上沈时,申屠道云,龙泉身后的另外一个老者,以及观罗等五位辟府境后期的强者,这样的阵容要是放出去,就足以抹杀任何一个二三流宗门。

    但反观另外一面,涂燕誉,大剑奴掌武,以及左丘允持,三人的修为皆是辟府境后期之外,其余几人也才是辟府境中期,这样的阵容看起来虽然已经极为不俗,可面对太初宫时,就显得有些吃力,而且别忘了,那群白衣之中,依然存在着辟府境强者。

    “今天你爷爷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厉害。”

    呼延九江冷哼一声,顿时雷鸣阵阵,让人头皮发麻。

    “我这柄剑,可断尔等狗头千次!”

    小剑奴洪越率先上前一步,淡淡道。

    “此剑曰千秋,最喜白衣血。”

    大剑奴掌武灵力如九天之水全部倾泻而下,身材修长如利剑,脚下巨剑顿时颤鸣不已。

    “俺干活是一把好手,杀人嘛,很少试过,不过今日也学一下。”

    隐宗涂燕誉也是上前一步,漫不经心道。

    “俺也一样。”

    接着,洪越紧跟其后,此时显示出一副憨态。

    “我左丘允持最是佩服陆兄弟,今天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我都想饮一口白衣血。”

    左丘允持笑着道,其话音刚落时,崖下突然传来一阵阵雷鸣之声。

    “我最喜白衣血,不饮一口誓不休!”

    接下来,无数人影密密麻麻,涌上崖头,其中有四处漂泊的散修,更有一方宗门的门徒,更有三大宗的身影,今日,千人共饮白衣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