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一章 镜花水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寂静的黑夜深处,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声,逐渐与喧闹融为一体。

    闻宛白飘逸的墨发散乱地垂至腰际,淡粉紧致的纱衣勾勒出她绝美的曲线,眉间一点朱砂,尽显妖娆绝色。

    左侧长相俊美的小少年喂她喝了一口醇香的美酒,她哂笑着揽他入怀,在他额头印了个吻,凑近他吹了口热气。“喻遥今日真乖。”

    平日里一向维持高傲姿态的少年低垂着一双精致好看的大眼睛,欲挣脱闻宛白的桎梏,却在那饱满莹润的唇落在额间时,身形一僵。

    另一侧的少年嘟起了小嘴,不满地说道:“宫主,人家也很乖的~”

    闻宛白笑得花枝乱颤,抬手揽过另一位少年的肩,“好好好,你们啊,都是本宫的心肝,来,继续喝。”

    穆夜推开门,抬首,望着眼前迷乱的场景,下意识地皱了皱好看的眉,拱拱手,扬声道:“宫主。”

    闻宛白盈盈一笑,扬手挥退一众歌姬、舞姬,纷纷退下,门扉半掩,寒风灌入,令左侧的少年缩了缩脖子,却被闻宛白搂得更紧。

    宫主对穆夜的心意,在这水月宫何人不知。当年宫主初初登位,穆夜却欲离开,为了留住穆夜,她甚至不惜动用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

    可惜这几年来,二位宫主见面更多的是火花四溅,也不知,闻宫主心中对他还存着几分情意。

    见状,左侧的少年不敢多留,知趣地起身告退。

    而右侧那肤白貌美的少年眨巴着可怜兮兮的眼睛,“宫主……”

    宫主方才可也夸过他的乖巧,他虽是宫主的男宠,却极少能见到她,他合该握住这次机会,青云直上。

    闻宛白揉了揉他的发,语气难得温柔,却带了一丝刻意:“乖。”

    那小少年磨蹭着不愿离开,穆夜沉了脸色,抬手抓住他的后领,花了四成的功力朝后扔了出去,小少年身子撞在红漆的柱子上,当即吐出一口鲜血。

    “找死。”穆夜冷冷吐出二字。

    他瞪大了眼睛,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却连一句完整的语言都未来得及吐露,便匆匆咽了气。

    方才温柔的女子却毫不在意地玩弄起自己的头发,漫不经心道:“这可是近日得的男宠里皮囊顶好的,穆副宫主杀了他,可怎么好?”

    话虽这样讲,她眸中却无半分怜惜之色,甚至不曾吝啬一个眼神给那至死都不知缘由的少年。

    “宫主还是莫要耽于美色为好。”穆夜自怀中掏出一块锦帕轻轻擦拭手指。

    闻宛白挑眉,唤人进来将那少年拖了出去。

    而后起身踱步至穆夜身前,玉指挑起他的下颚,啧啧两声,“本宫发现,穆副宫主生的也不逊色,不如——”

    失了位男宠不足为惜,若是能将他收入麾下,此番倒也不亏。

    穆夜却匆匆打断她,极不自然地移开目光。“宫主,不去看看他么?”

    “怎么,他还是不肯说?”闻宛白抬起一双妖冶明亮的眸,唇角勾起讽刺的弧度。

    她玉指缓缓至胸膛,身子凑了上去,见到男子耳朵上的淡淡粉色,了然一笑。

    穆夜念及初见时一袭白衣翩翩的男子,周身染尽血污地被丢在地牢,眸间闪过一丝恻隐之色,却只是摇摇头。

    “是,该用的刑罚一样不少,若是寻常人,早便招了。可他却一言不发,若不是因为失去武功,十有八九是一个危险的存在。”

    闻宛白混不在意,凑上前想吻他的唇,却被他躲开,堪堪擦过他的脸庞。

    她轻轻地笑了。

    “你还是这么抗拒我啊,穆、副、宫、主。”最后四字一字一顿,甚至染上了不易察觉的怨意。

    穆夜神色不改,对闻宛白的调侃早已习以为常。

    “宫主说笑了。”

    “本宫突然想亲自审审他,有劳副宫主派人将他带上来。”闻宛白弯了弯唇角,转身坐在主座上,单肘支头。

    穆夜摇摇头,还是提醒道:“你不要做出格的事。”

    闻宛白漫不经心地抬起眸扫了他一眼,隐隐流露出三分迷恋,“出格?穆副宫主即使不喜欢,也不好碍着本宫寻欢作乐。”

    “宫主若是无事,穆夜先行告退。”

    他话虽这样说,却不待人回话,便转身离开。

    闻宛白挑眉,冷冷唤他:“穆夜。”声音沉静,带着不容抗拒的力量。

    他身形一僵,却未回头。

    少顷闻宛白便闪身拦在他面前,语气有几分冷肃:“你还念着她是不是。”

    “是。”穆夜毫不犹豫地点头,念及桑颐,心一下软了下来。

    闻宛白嗤笑,“可她已经死了!”

    穆夜讥讽地扯了扯唇角,一字一句道:“她是我的未婚妻,即使葬身黄土,亦是。”

    闻宛白的心钝钝地痛,深知今夜失态,当即恢复了漫不经心的语气,“穆副宫主果然是情深义重,若本宫是桑妹妹,定然是要被感动不已的。”

    “闻宛白。”穆夜正色,语气有些失望,“你不配提她。”

    “穆副宫主可别忘了,你待在水月宫最真实的目的,是为了打败我。这些年,我可一直在等着你。”闻宛白冷笑着一字一顿说道。

    闻言,穆夜眸中闪过一丝杀气,转身怒气冲冲地离开。

    闻宛白抬起如凝了霜雪一般的皓腕,执玉壶斜斜斟酒,而后仰头一饮而尽。

    此时殿中唯有她一人,与平素的喧闹格格不入。

    也不过须臾,大门再次打开,寒意侵入,一个血肉模糊的少年被押上大殿,血迹早已干涸,远远看着,有一份骨子里的倔强。

    他抬起头,眸中尽是毫不掩饰的恨意。

    “真是放肆。”闻宛白喃喃。

    押着少年的人闻言,一脚踢在他的腿上,“大胆,见到宫主竟敢如此无礼!”

    少年一下扑倒在地,身子不受控制地抖起来,闻宛白注意到,这般寒冷的天气,他却只着单衣。哂笑一声,三两步便到人跟前,抬手便拎起大汉的衣领,不费吹灰之力地提起来,笑得漫不经心,却字字如淬毒,“本宫说的是你。”

    她随手将他扔了出去,却未如穆夜那般狠心,只是启唇:“为这位公子沐浴更衣,送到本宫房里。这幅凄惨的模样,本宫半分都不想多看。”

    她感到有一道灼热的目光正凝着自己,低眸寻去,正是那个少年。

    他哑着嗓子说:“你最好杀了我,否则,总有一天你会后悔。”

    这是他对她开口所说的第一句话。

    闻宛白眯起眸细细打量起他,即便是脏乱不堪,也抵挡不住原本的眉眼如画。她嗤笑一声:“本宫生平尚不知后悔二字怎么写,岂容你一个阶下囚放肆。”

    “来人,带他下去清洗。”闻宛白不再多言,越是高傲的东西,她便越喜欢玩弄,尤其是这样不肯屈服的美男子,她最是有兴趣。

    美人被送到她房间时,被捆了绳子,恐怕方才是又不安分了。洗干净以后,倒是让闻宛白眼前一亮,如泼墨般的长发松松散散垂在身后,还在滴滴答答地往下淌水,只是随意地那么一跪,都是绝美的风景。

    ————————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重要的事说三遍。

    来给酒酒新书打call,酒酒给你满满的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