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二章 他的名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把头抬起来。”

    少年死死抿住下唇,倔强地低垂着头,及腰的长发随意地用一根带子轻轻束住,周身尽显清贵气度,便是不发一言地跪在地上,亦足以令人为其倾倒。

    见少年不为所动,闻宛白嗤笑一声,玉指狠狠捏起他的下颚,谅是见过美人如云,亦被他的光芒一晃。

    那是一双明亮璀璨的眸,却含着恼羞成怒。若不是武功尽失,定然是要扑上来同她决一死战了。

    少年恼怒地将头别至一边,就是不看她。

    震慑到闻宛白的不是他的容貌,而是这一双同那人相似的眸。她板过少年的脸,轻轻描摹那眉眼,啧啧赞叹道:“果然是生得一副好样貌。”

    少年的耳朵一点点染上绯红,抬起手颤抖地指向闻宛白,“你,你无耻!”

    闻宛白歪头轻笑,喃喃:“无耻么?”语罢,盈盈一笑,“你来水月宫之前,莫非不曾听过,水月宫宫主是一个怎样的人。”

    她俯身凑近他,吐气如兰,“你信不信,还有更无耻的。”

    少年双眸如凝了寒冰,冷冷地望着她。

    “你最好杀了我,否则,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闻宛白轻轻笑了,对上他水雾朦胧的大眼睛,分明藏着恐惧,却又佯装镇定,究竟是年纪小了些。

    “本宫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闻宛白玉指拂过他的眉眼,柔软的触感越发令人爱不释手。

    世人皆知,水月宫宫主残暴无情,他若是说出了自己的身份,极有可能招来灭门之灾。

    见他不发一言,闻宛白挑逗般轻轻咬了一口他粉嫩的耳垂,漫不经心道:“让我猜猜看,你是想救人,对不对?”

    少年的脸变得更红,随着女子的靠近,理智一点点被摧毁。

    “乖,告诉我,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少年微怔,语气夹杂几分不屑,“何人不知你闻宛白是天下第一女魔头,你的话又有几分可信?”

    “你可真不乖。”

    闻宛白靠在他身侧,一手禁锢住他的腰,另外一手拨弄着他如泼墨般的长发,在他震惊的神色中,轻轻含上他的唇畔,一点点吮吸,汲取到十分好闻的清香气息。原本只是浅尝,却因这一下而一发不可收拾,演变成了深吻。

    少年的眸变得很冷,浑身上下却软绵绵的,只能任由她胡作非为。想狠狠咬下她的舌头,却又因这楚楚动人的女子而晃了神。

    骤然分离的一瞬,他看清了她妖冶如画的眉眼,她即使与他做着这般亲密的事,也会笑意斐然,酒窝轻陷,同小师妹很像。

    小师妹笑起来如阳光一般璀璨,还喜欢吃冰糖葫芦,总会跟在他身后,一口一个四师兄。此时却病恹恹地躺在榻上,等着他拿回解药。

    水月宫至宝,寒水草,可解世间奇毒。

    可他却错手将它毁了。

    他的手一点点捏成拳。

    良久,闻宛白松开他,却靠在他胸前笑的放肆,“你毁了我水月宫的圣物,便该知道会有这一日。”

    闻宛白站起身,不费吹灰之力抱起那软绵绵的少年,扔在软榻之上,欺身上去,却看见他一直冷静的脸上出现了惊恐的神色。

    “终于知道害怕了?我会轻一点的。”闻宛白不由勾起冷冽的唇角,残忍的微笑。

    少年往里缩了缩,躲避闻宛白的靠近,“你会后悔的。”

    “后悔?本宫生平从不知这二字如何写。”

    闻宛白褪下他的衣衫,玉指抚过灼热的胸膛,一点点延至眉眼,手过之处,尽是滚烫。“真美啊。”

    “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地臣服于我。”闻宛白笑意斐然,可眸底却是一片冰冷。

    第二日,轩窗大亮,闻宛白习惯性将手挡在眼前,以适应突如其来的光芒。

    良久,移开手,瞥向靠在一侧的少年,他眸底的冷意近乎将人吞噬。

    闻宛白毫不在意地轻挑秀眉,他不仅眼眸似穆夜,侧脸近乎相同,而正脸却是不大像的。

    他身上有着一种即使身处淤泥,依旧不染尘埃的淡然高贵,比以往那些男宠不知强上多少。

    她揉了揉额头,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些荒唐,往日虽行事散漫,却从不动真格,昨夜竟似着了魔,委实有些奇异。

    不过到也无事,她的名声早已传了出去,坐不坐实倒也无甚可在乎。

    她的神色皆落在少年眸中,映照出恨意的火星,他恨自己毫无还手之力,却更恨自己……在昨夜竟会在她的哄骗下有了感觉,做出这般羞辱之事,让他恨不得杀了自己。

    “想不到声名狼藉的水月宫宫主,竟然是处子之身。”少年语气冷冷,轻哼一声。

    闻宛白眸光一暗,余光瞄见那绽开的暗红,片刻间玉指已搭在少年如凝脂般洁白的脖颈上,凑近冷笑,“本宫新得的小男宠,原又是个性烈的。”

    闻宛白另外一只手无所谓地摆弄着散落在胸前的碎发,“若是昨夜你乖乖听话,本宫兴许会放过你,可是——”

    她恶作剧地吻了吻他的嘴角,挑衅般对上他盛满冷意的眸,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不、乖。”

    少年的呼吸随着她力道的加重一点点变得急促。

    他真的想杀了她,却无能为力。最终只化作咬牙切齿的一句,“请宫主自重。”

    闻宛白转而挑起他的下颚,语气轻佻飘忽,“怎么,有本事爬上本宫的床,没本事承认同本宫欢爱之时,你亦是欢愉的?”

    少年顿时羞红了脸,这一幕落入闻宛白眸中。她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好脾气地问:“叫什么名字。”

    敢独自一人上水月宫,自有一份不同于旁人的勇气。瞧着他身娇体弱易推倒的气质,想来也不足为惧。

    闻宛白嗤笑一声,她向来是遇神杀神遇鬼杀鬼的性子,这么多年,她还不曾惧怕过何事。

    既然动了他,便做个娇养的男宠,只要她想,他今生都踏不出水月宫半步。

    等磨光他这一身骄傲,变得足够顺从之时,她再将他丢弃就是。

    少年抬起头,布满红血丝的眸凝着闻宛白,字字珠玑:“你听着,我叫苏晔之。”

    闻宛白笑的悲伤,语气中压抑着声声控诉,“我不想知道你叫什么,我只想知道收藏投资推荐票什么时候能破个位数!不然我家酒酒要哭的!”

    ——————

    成长型男主和腹黑魔头女主呀,爱了爱了~~所以你们喜欢么~~只要你喜欢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