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三章 飞来横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宫主有令,不得任何人入内,还请副宫主留步。”小厮追在穆夜身后气喘吁吁地阻止着,但也无法阻挡住穆夜的脚步。

    穆夜推开门,见那从前一脸媚态的女子正一脸认真的处理公务,忍不住一愣。

    似乎许久之前她也是这般模样的,却不知不觉地变得离谱。

    闻宛白循声望见不远处的男子,唇角勾起讥诮,“哟,今日是什么风,把穆副宫主吹来了?”

    穆夜气势汹汹地走到案牍前,沉沉道:“我警告过你,不要做出格的事。”

    宫主宠幸了一位美少年,此事已是人尽皆知。可旁人不晓,他却知道的清楚,闻宛白在感情上看起来荒唐,却从不鲁莽行事。

    但是在他今日看清那少年时,他真的慌了。

    他知道闻宛白一直心悦与他,即使是以仇视的态度对待她,也从未想过有一天她真的会名副其实地去宠幸男宠。

    这少年与他的气质截然不同,却拥有着与他极为相似的侧脸,他早上见到那少年生无可恋的模样,心中的不安越发难以抑制,床榻上那抹刺目的落红甚至近乎让他丧失理智。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些奇怪的情绪,或许是因为,他希望闻宛白能爱惜自己一点吧。

    闻宛白撩了撩眼尾,弯弯唇角,“怎么,吃醋了?”

    早就让他做她的男宠,偏摆出一副贞烈模样,如今顺水推舟的成就了她的声名狼藉,他却来质问她。

    可他有什么资格质问她。

    穆夜被她的话一噎,不自然地挪开目光。“你是一宫之主,如今沉迷一个来路不明的少年,不怕有一天他的家人寻来么?”

    闻宛白站起身踱步至他跟前,像是听了莫大的笑话,嘴角翘起微笑,语气却颇是冰冷,“你见我怕过么?”

    “闻宛白,你不怕报应么?”穆夜企图在她的眼眸中看到一丝忏悔。

    他们自小一起长大,他自以为无比了解她的性格,可他看着长大的温柔女子,却在某一天变得嗜血,变得冷漠,变得让他始料未及,甚至打着爱他的名义,亲手了断本该与他成亲的妻,这让他无法再袖手旁观。

    闻宛白毫不在意地笑了笑,眸中是清晰可见的眷恋,意味不明地提了一句,“怎么,穆副宫主是不是以为本宫一直都会守在原地不会离开,所以才总是肆无忌惮地来伤害我啊。”

    “穆夜,你可知道,我的心也会痛。”

    穆夜后退两步,同她保持了一段距离,“闻宛白,你杀桑颐的时候,就该连我也一起杀了。”

    “穆夜。”

    她挑起眉,声音冷冷,教人瞧不出情绪,“滚出去,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她抬手,掌风凌厉,却是将穆夜的衣袍撕裂,那名贵的半段锦帛卷着她的盛怒扬起复又落下。

    她目光格外冷厉:“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我今日所作所为,你可在意。”

    穆夜摇了摇头,“闻宛白,你令我失望。”却在下一刻感到双眸一痛,似乎有汩汩鲜血流下,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他不曾想过……闻宛白真的会伤他,而方才他竟连她出手的动作都未看清。

    闻宛白撩了撩散落在侧的发丝,“穆夜,这是给你不听话的惩罚。”

    “来人,带穆副宫主下去。”

    穆夜忍住双眸的刺痛,险些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闻宛白,你是不是修炼了水月禁术?”否则,她的武艺怎会这般突飞猛进。

    闻宛白淡然地回身坐下,悄然敛下眸中嗜血的光芒,“我的事,不要你管。”她不再自称本宫,像是回到了多年前,那个只会向他撒娇的小姑娘。

    可那个只会撒娇的小姑娘,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死,而她却可以心平气和地杀人于无形之中。

    小厮匆匆踏入屋内,对于闻宛白凌厉的处事早已见怪不怪,可见到形容凄惨的穆夜,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轻轻扶住他:“副宫主,走吧。”

    这位副宫主性格最是要强,宫主却二话不说废了他一双眼睛,这对他将会造成多大的伤害……罢了罢了,日后他得更加小心翼翼地侍候着宫主,提防着自己的小命了。

    穆夜狠狠推开他,语气咆哮中夹杂着盛怒:“别碰我,我自己能走。”他被废了一双眼睛,但武功还在,认路的本领自然不差,却因一时无法接受,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旁边是半推半就扶着他的小厮。

    闻宛白望着那黑色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在眼前,顾自喃喃:“我给过你机会的。”

    她看着自己的掌心,苦笑一声,她如今是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你只会说对我现在的样子很失望,但是你从来没有问过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她揉了揉眉心,处理完要务已是日落西山,后知后觉地踱步回了寝殿。

    那个少年一言不发地以早上的姿势坐在床榻上,背影诉说着无言的悲伤。

    他的听力极其敏锐,加之闻宛白并未刻意压低步伐,很快便转过身,冷冷地看着她,这是她再熟悉不过的眼神。

    她也曾用这样仇视的目光,对待过一个人。

    闻宛白抬手招来小侍,目光冷冽如水,薄唇轻吐几字,却极具压迫力。

    “你们怎么照顾的。”

    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这不犹让在场的人都捏了一把汗,闻宛白的语气越是平静从容,出手越是干脆利落。

    向来如此,无一例外。

    小侍哆哆嗦嗦地跑到闻宛白面前,腿不停地在打颤,战战兢兢地说:“苏公子一直不肯让人近身,小的……小的怕伤到公子,这才……”话音未落,他人已被掐起脖子拎了起来。

    “本宫要的,是一个理由么?”闻宛白加大力道,冷笑着说,“记住,本宫这里,不需要借口。”

    小侍双脚离开地面,无力地求饶,“宫主饶命,宫主饶命!”小侍头一歪,竟被这架势吓昏了过去,不久之后他确实被放了下来,不过自然不是因为他的求饶。

    那身着白色单衣的少年轻轻扬起下巴,声音沙哑:“你不要随便杀人了。”

    ——————

    闻宛白:“只要投资不是个位数,我就不随便杀人。”

    今天早早来更新了,快夸我~

    顺口问一嘴,今天的闻大宫主有没有让人怦然心动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