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五章 如履薄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从未见过如你这般狠心的女子。”少年温润的声音微微沙哑,难以置信中夹杂着心痛。“你可知这是我娘临终前,唯一留给我的念想。”

    他的声音渐渐变得绝望,闻宛白只是笑,甚是不在意地摸了摸他如绸缎一般漆黑亮丽的长发,愈加凑近他的颈窝,不屑地摇摇头。“可你方才是要用它伤我啊,我的好、男、宠~”

    冷风灌入屋内,苏晔之抬起手,企图握住扬起的粉末,闻宛白先一步挥袖,顺势将那簪子的碎末挥洒得一干二净。

    她盈盈站起身,华美的裙摆漾出美好的弧度,轻轻划过苏晔之的脸。“本宫改变主意了,日后你就住在本宫这里,如此,本宫日日夜夜看着你,才会快乐。”

    少年无力地滑倒在地,眼睛一瞬失了神采,如同一个易碎的瓷娃娃一般,脆弱无助。

    “来人。”

    闻宛白恢复了清冷的模样,颇是雅致的容颜,却因犀利的眼神及可怖的气场,令人望而生畏。

    小侍深一脚浅一脚地迈进屋内,在闻宛白附近停下,“宫主有何吩咐。”

    闻宛白看也未看小侍一眼,而是含情脉脉地望着苏晔之,落下的字一个比一个冷:“备水,为苏公子沐浴。记住,日后他便是本宫最得意的男宠,给本宫好生伺候。”

    小侍诺诺应是。

    薄雾袅袅而起,檀香徐徐,白纱半敞,潋滟一片春色。

    苏晔之茫然地望着四周,暗幸闻宛白虽行为异于常人,但并无偷看他人沐浴的习性,念及此处,他深深松了一口气。

    他的眼神比起方才在闻宛白面前的脆弱无助,多了一分耐人寻味的深意,邪气地勾了勾唇角,可即便如此,清澈的少年气依旧丝毫不减。

    他自铺满玫瑰花瓣的水中抬起白皙的手,尝试着运功,却还是在某一个点上受到阻碍,但是很明显地,要比前几日顺畅不少,紧皱的眉头轻轻舒展开。

    闻宛白的喜好千变万化,他不敢妄加揣测。

    方才的簪子并非是他母亲的遗物,只是小师妹闲来无事赠予他把玩的,也是这些天,他唯一藏在身上的利器。

    虽然此举过于莽撞,但也令他得到了一些信息。

    闻宛白或许喜欢的是挣扎与反抗,他当然不会听她的话,与她硬碰硬,更不能轻信能少年的话,过度顺从。

    有一定的反抗,激起闻宛白的征服欲,再加上不时的顺从,让她降低警惕,渐渐淡忘他的存在,才有助于他离开。

    半晌,小侍低伏着头,候在屏风后,提醒道:“苏公子,该起身了。”

    苏晔之浅浅应了一个“嗯”字,倏然起身,水花四溅,长臂一伸,拾起将旁侧叠的整整齐齐的衣物,慢条斯理地开始着装。

    迈步出门,他又恢复了文文弱弱的模样,闻宛白正坐在圆桌旁,笑盈盈地望着他,脸颊双侧的酒窝若隐若现,意外显出几分岁月静好的模样。

    如果他不知道她是一个杀人狂魔的话,他一定会以为这是一个贤良温柔的女子。

    闻宛白望着他精致的容颜下那一双熠熠生辉的眸,有一瞬间的恍惚,下一刻抿了抿唇,轻轻招手:“苏晔之,过来。”

    苏晔之这三个字,时常有人提起,可她提及时的清脆与温柔,给予了他不曾有过的悸动,竟然,意外地好听。

    他后知后觉地走到她的身边,顺从地坐下。

    闻宛白敲了敲他的脑袋,难得温和地问:“在想什么?”

    苏晔之下意识躲开她的手,以致她的手扑了个空。“苏某方才在想,宫主容貌上佳,实在令在下叹服。”

    闻宛白的手轻轻徘徊在苏晔之的衣襟口,身子往前凑了凑,头顺势靠在他胸膛,听着他“扑通扑通”的心跳,徐徐说道:“再美丽的风景,昨夜你不是也见识过了。”

    苏晔之一愣,继而羞红了脸,身子轻轻一颤,“闻宫主,你是女子,还请自重。”

    闻宛白噗嗤一笑,“怎么敢做不敢认呢?”

    “昨夜,本宫可甚是满意呢。”

    苏晔之皱了皱眉,忍下心中的嫌恶,“宫主满意便好。”

    闻宛白挑眉,顿觉无趣。

    “你不必唤我宫主,唤我宛白。”

    闻宛白,听起来便是一个极为动听的名字。

    她未在他面前自称本宫,而是干脆利落的一个“我”字。像极了小女儿家情态,却委实吓到苏晔之了。

    他忙不迭摆摆手,“宫主,我们不熟……”

    孰料下一刻便被堵上了嘴,他看着送上来那莹润饱满的唇,禁不住睁大了眼睛。

    闻宛白抬起手轻轻遮住他的眼睛,也不过须臾,便放开他。呵呵笑着,弯着眸问道:“苏晔之,我们不熟?”

    苏晔之未曾想到她已经无耻到了这个地步,活了十余年,哪一个女子不是同他说说话便会脸红,闻宛白……还真是一股清流。

    他一言不发,只是沉沉望着她。因为每一次,他都会因为她的靠近,而几欲作呕。

    有些人,即使貌美如花,也有让人厌恶的本事。

    小师妹就不这样,她笑靥如花的模样煞是可爱,情不自禁地会令他移不开眼眸。

    闻宛白拍了拍他的头,“苏晔之,你要笑,越恨我,笑的便越要开心。”她说此话时,笑的明媚肆意。

    “那你心里,是不是也有许多恨?”苏晔之冷冷问。

    闻宛白一愣,抬起酒觞轻轻晃了晃,看着酒微笑地说:“你是第一个这么问的人。”语罢,一饮而尽。

    苏晔之皱了皱眉,继而冷声问:“何意?”

    闻宛白凑近他,按住他的头,渡了一口酒过去。

    苏晔之被强行灌下一口辛辣,狠狠擦了擦嘴,“闻宛白,你真恶心。”

    “再恶心的事你也甘之如醴不是,摆什么清高的作态,你今日所在的地方,可是我水月宫。”闻宛白语气中尽是不屑,直起身,将才抬起的筷子重重一搁。“不吃了,真是没意思。”

    闻宛白听着他语气中的嫌恶,甚是不喜,看着他熠熠生辉的眸,心不知怎的就嗡嗡地疼,抬脚便走了出去。

    苏晔之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身影,她心里恐怕装着另外一个人,大概便是今日也凑巧来过的穆副宫主了。

    他轻轻勾起唇,这对有情人,委实有趣。

    ————

    对不起,前两天是真的很压抑,不想敷衍大家,所以没有更新,今天调整好状态,就回来了。另外提一句,求而不得的感觉,真是让人伤心。希望读到这里的你,一定是求得,而非求不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