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六章 水月禁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黑漆的夜空点缀着零星几点星辰,寒冷笼罩着这静寂的水月宫一角。

    醇香的美酒散发着醉人的气息,女子醉眼朦胧地坐在院内,脚边是一壶壶已空的酒壶。她泰然自若地坐在酒壶中间,与平日里嗜血成性的水月宫主截然不同,难得透露出几丝小女儿情怀。

    寒气四溢,可她却似浑然不觉,望着空空荡荡的院子,她恍然忆起白日穆夜失望的眼神,还有自己情绪失控时的样子。

    抬手便灌入一壶美酒,辛辣的滋味顺着喉头灌入肠胃,心却早已麻木。

    也有半日未见他,下午时她怒极也只是用了三成的功力,却轻而易举地伤了他。

    闻宛白盯着自己葱白的手,提不起半丝欣赏之意,甚至有一些憎恶自己。

    皎皎明月高悬,她直起身,一步步走回房间,眸中煞是清明,哪还有半分醉意。

    不多时,她已打开房间中的暗格,下了台阶,便是一个个地下的独立房间。她左拐右绕,来到一处偏僻的小房间。

    那里锁着一个早已被折磨得不是人形的女子,闻宛白望着她,唇畔勾起一丝冷冽的笑。

    “桑颐妹妹,本宫来看你了。”她挑起眉梢,三分讥诮。

    她没有杀桑颐,却跨不过心中的那一道坎,将桑颐囚禁在此,是她最大的仁慈。

    桑颐循声抬起沉重的头,蓬乱的头发垂落在颈间,那双毫无焦距的眼睛在看见闻宛白后,渐渐恢复了依稀旧日的神采。

    酒气扑鼻,她下意识皱了皱眉。即使是蓬头垢面,也遮不住她与生俱来的气质。

    她的嗓音早已不如黄鹂般曼妙,沙哑中透露着愤怒,活想将闻宛白生吞活剥一般,可因气息微弱,生生灭了本该凌云的气势。

    “闻宛白,你来做什么。”

    闻宛白走近她,盈盈而立,如遗世独立的仙子一般,淡淡地瞥向那满身血污的女子。“桑妹妹还是这般心性,令本宫好生羡煞啊。”

    桑颐别开可怖的脸,连看闻宛白一眼都尽是嫌恶,语气是满满对闻宛白的不屑,即使此时,她无任何优势可言。

    “总有一天,阿夜会救我出去。”

    闻宛白撩了撩眼尾,闻言笑弯了腰,仿佛是听见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穆夜?”

    “他如今自身难保,更何况,穆夜可是对我杀了你这件事深信不疑,你以为,他如何能救你。”

    桑颐先是一愣,对闻宛白的话将信将疑,继而愤愤抬起头,眼睛里的火近乎喷卷而出。

    “闻宛白,你不得好死!”她奋力挣扎着,可每动一下,身上的痛便加诸一分,这微弱的动静,激不起闻宛白的任何恻隐之心。

    闻宛白饶有兴味地望着她,细细呢喃她最后所说的四字,“不、得、好、死?”

    桑颐恶狠狠地盯着闻宛白,整个人焕发着生机。“你把阿夜怎么样了?”

    闻宛白挑眉,“也没怎么,不过是废了他一双眼睛。”她跌跌撞撞地转过身,寻了处坐下,随意地翘起二郎腿晃悠,眼底眉间俱是讥诮。

    “桑颐,你可知道,我有多在意他,便会有多嫉妒你。”

    她的语气渐渐变得萧瑟,大概无人会相信,平日里素来威严不可冒犯的闻大宫主,也会有这般落寞的一面。

    她抬起头,望着那容颜早已面目全非的女子,似是念及往事,眼神逐渐飘忽,“有时候,本宫煞是羡慕你。”

    桑颐恶狠狠盯着她,眸底的恨意逐渐狂热,闻宛白的上位,是她生不如死的开始,唯一支撑她走下去的,是记忆中穆夜温柔的模样。

    这几个月,闻宛白时常在寂寥的深夜,一身酒气地出现在她面前,说一些令人甚是不齿的话。

    她却不知道,唯独这时的闻宛白,才是最真实的。

    她抿了抿早已干裂的唇,终究还是垂下高傲的头颅,言语难免显得苍白无力,第一次示弱,声音里满是别扭:“阿白,对他好一点。”

    她一直知道,闻宛白在她这里,要的是她的一个低头。

    这几个月,即使被打的遍体鳞伤,甚至近乎毁了也曾如花似玉的脸,她也未说过一个错字,更不曾低过一次头。

    但这一次,她如从前那般,唤她阿白,少女的尾音轻颤,竟似带了一分撒娇的意味。

    她坚定地抬起头,试图从闻宛白脸上找到几分过往的影子,“我们……总归是一同长大的情分,算我求你。”

    她知道,闻宛白向来是说一不二的性子,更何况,如今的闻宛白已不是过去那个弱小无助人人可欺的傻姑娘,阿夜的功力又远在她之下,所以,阿夜极有可能为她所伤。

    闻宛白一怔,轻轻一笑:“方才恨得情真意切,怎么一听到你的阿夜哥哥受伤,便是连尊严都放下了。”

    “是想同我讲,过往是如何一步步将我推向绝境,还是想告诉本宫,你的阿夜,对你何其痴心。”闻宛白邪气地勾了勾唇,“本宫这辈子没什么爱好,最爱的无非便是强人所难,夺人所好,你明白的。”

    “桑妹妹这样不乖,不如本宫明日再卸他一条胳膊,带来给桑妹妹下酒。”闻宛白的语气像是在谈论天气一般漫不经心,可每一个字都足以令人心惊肉跳。

    桑颐咬了咬牙,嘴一时快了些。“你一直在找的水月禁术第七重,我晓得在何处。”说完不禁懊恼不已,这是齐长老逝世前,托付与她的,她本不该说。

    水月宫将此功列为禁术,更是不允许任何人修炼,只因练此功者,多会成为心狠手辣,断绝情爱,天下得而诛之的魔头。闻宛白在意外中习到第六重,这第七重以后的秘籍,翻遍了水月宫却都未见到。

    闻宛白当然知道,禁术不可习,但她既然做了,便再无回头路。

    闻言,她稍稍有几分惊讶,弯了弯唇角:“桑妹妹,你为了你的阿夜哥哥,是什么话都愿讲了?”

    她忍住不杀桑颐的念头,囚禁了她如此之久,正是要挖掘出可利消息,如今得知此事,却并无意料之中的欣喜。

    桑颐的眼睛渐渐积蓄起泪水,本便虚弱的声音此时更显无力:“你忘了,我们……一同长大的情分了么?”

    ————

    闻宛白:“她来了她来了,酒酒带着她的碎碎念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