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七章 暗影现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水月宫历代宫主并非以血统相承,而是在每一届弟子中选择最为有才干的一位或两位,成为水月宫的新任宫主。

    从前两位宫主平起平坐,而自闻宛白起,方有正副一分。

    桑颐是前任宫主最为中意的女弟子,而穆夜,是老宫主最为中意的男弟子。

    这二人男俊女美,站在一处,更是宛如一对璧人。这水月宫上下,早已将这二人当做新任宫主对待。

    却不曾想过有朝一日,站在水月宫权力之巅的会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弟子闻宛白。

    谁也不曾想过一个遇事便慌里慌张,总爱躲在穆夜身后的小姑娘,有一日也会成为杀人不眨眼的狂魔。

    桑颐从前向来不将闻宛白放在眼里,只当她是个给一颗糖便能够立刻喜逐颜开的小姑娘,却不知,此时企图勾起闻宛白的手足之情,于她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闻宛白这三个字,在如今的水月宫,代表残暴无情。

    谁也不敢提起,谁也不敢冒犯,唯恐小命不保。

    零星的灯火映照着房间一角,将闻宛白的影子拖得格外悠长。

    闻宛白撩了撩眼尾,似是听到了极大的笑话,勾了勾唇角,语气尽是不屑,“收起你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你知道的,本宫想要的,不是这个答案。”

    桑颐舔了舔干涩的唇畔,沉沉地耷拉下脑袋,目光凝视着残破不堪的白衣上,早已干涸的血迹,心下了然:“我知道你喜欢阿夜,方才被你唬得乱了阵脚,我不信你会真的伤他。还有,如何复活寒水草,你永远都别想知道。”

    她的笑容苦涩,一双水眸更是沁着泪珠,即使残乱不堪,也隐见几分楚楚可怜的模样,而微微上扬的语调,是明目张胆的得意。

    闻宛白三两步瞬移到桑颐跟前,玉手狠狠捏起桑颐细弱的脖颈,迫使她与自己正视,字字珠玑:“你最好仔细瞧瞧,这水月宫如今的主,究竟是何人。”

    闻宛白细细眯起狭长的凤眸,望着女子逐渐狰狞的面容,报复的快感近乎袭满身心。

    她逐渐控制不住手下的力道,只觉那纤细的脖颈,在手下显得那般脆弱。

    桑颐忍不住反抗,却因双手被枷锁禁锢,显得尤为微不足道。

    此时,一道暗影悄无声息地飘到闻宛白身后,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斗篷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尖细的下巴。

    “主上,还请住手。”

    音色疏离,七分冷漠。

    这还是自闻宛白上位以后,第一个在她有杀人动机时,敢请她住手的人。

    闻宛白终是不屑地移开手,冷冷转身,斜睨一眼他,嗤嗤一笑:“乾枫。”

    乾枫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不卑不亢地应道:“我在。”

    每一届宫主身边,都会有一个暗卫,隐在暗处,时刻保护宫主的安全。而闻宛白的暗卫,却是自己亲手挑选的——从前她无比敬爱的大师兄。

    人人都道自闻宛白登上宫主宝座后,这位向来以宽容忍让博得人心的大师兄便消失不见,多有人揣测是被闻宛白所伤,实则不然。

    乾枫自做了她的暗卫起,便来无影去无踪,不出言相劝,亦不如旁人一般怨恨她,只是鲜少出现在她的面前。

    但闻宛白明晓,她所到之处,他必然在,否则,也不会晓得她囚禁桑颐之事。

    桑颐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沙哑的嗓音掩不住她本该光艳四射的气质。“阿枫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啪”的一声脆响,她的脸上顿时出现一道五指山。

    闻宛白讥诮的声音适时响起:“桑妹妹,你如今,只是本宫的阶下囚。这一句阿枫,你不配。”

    桑颐痛的咬紧了牙,从小到大,她还不曾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念及此处,恨意愈深。

    乾枫的目光未在桑颐身上过多停留,只是复对闻宛白说道:“宫主,得饶人处且饶人,水月宫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名门正派,却也不该因宫主狠厉的行事作风,令旁人多了无端的揣测。”

    闻宛白眸光一凛,望着他的目光如同凝了冰般冷漠:“你我如今初见,所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为她求情?”

    乾枫紧抿薄唇,不语。

    桑颐呵呵笑起来,眼角眉梢俱是得意,那模样似乎在说:闻宛白,你即使做了这水月宫宫主,也不过如此!

    闻宛白背对着她,自然是不曾见到她的笑容的,但乾枫却是看的真切。

    “滚出去,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闻宛白冷冷道出此话,抬手,掌风凌厉,给予他沉重一击,乾枫未躲,竟是生受了这一掌,身子不受控制飞了出去。

    闻宛白冷笑,以他的功力,躲开她方才微不足道的攻击绰绰有余。

    可他为了求一份情,不惜赌上她与他之间师兄妹一场的情谊,很好,很好。

    桑颐担忧地望了一眼乾枫,“阿枫哥哥……”

    乾枫紧紧捂住胸口,生生吞下一口本该喷出的鲜血,勉力朝桑颐的方向看去:“桑儿,宫主想知道的事,无需隐瞒,如实相告便是。”

    桑颐嗫嚅着:“可兹事体大,倘若告知于她,若是引起大乱该如何是好。”

    “桑颐。”

    “本宫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说,还是不说。”

    闻宛白冷笑:“寒水草为外人所毁,如今几近枯萎,本宫翻遍古籍,未能有任何解决方法。你明知寒水草为我宫圣物,既有办法,却拒之不告,居心何在。”

    “引起大乱?好一个大乱。是不是本宫说什么做什么,你们都觉得是不对的。”

    乾枫踉踉跄跄地站起身,蹒跚着想爬到她的身边:“桑颐,告诉她,今天,我带你走。”

    闻宛白撩了撩眼尾,“不知道的以为你们师兄妹情深,不知道的便又要说我闻宛白残暴无情了。”

    桑颐挣扎地看着闻宛白:“复活寒水草的方法是——”

    闻宛白一摆手,阴晴不定地冷冷道:“本宫突然不想知道了。”

    “乾枫,你敢带走她,我打断你的腿。”

    ——————

    我直接在这章请假条重新写了啊,昨天的事算是解决了,作者以后大部分时间就在书上,不会再想感情的事,伤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