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八章 暗波涌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乾枫单手捂住胸口,迟疑地望向闻宛白,他这些时日一直跟着闻宛白不曾现身,自然晓得现下的闻宛白嗜血冷漠,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他见识过她阴晴不定时的模样,也目睹过在漫无边际的深夜,那孤寂落寞的身影。

    他痛苦地呢喃:“师妹,收手吧。”

    闻宛白抬手便将乾枫吸了过来,葱白的手掐着他的脖子,“师兄,你也喜欢她么?”她轻轻呢喃,暧昧地凑近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轻轻发问。

    她一点点施力,乾枫近乎喘不过气来,可即便如此,他从始至终都不曾反抗。

    只因现在,他的身份,不是她的师兄,而是她的暗卫。

    暗卫的职责所在,是护宫主周全,却不能还手。

    闻宛白的目光落在自己纤细的手上,原来这般干净的一双手有一天也会沾满鲜血。

    很好,她再也回不去了。

    “够了,闻宛白!”

    桑颐不知从何处来的力气,也是被逼到了极致,嘶吼的声音近乎歇斯底里,与平日里温温柔柔的模样,出入甚大。

    此时的她,像是一条疯狗。

    乾枫的气息一点点微弱下去,透过黑色的斗篷被掀起的一角,可以隐隐约约间看见闻宛白精致美好的容颜。“宛白,还记得那一年漫山遍野的雪么?你说过,想与师兄看一辈子的雪。”

    闻宛白目光一凝,狠狠扔开了他,转身出去,脚步显而易见地紊乱。

    她的心,也乱了。

    她坐在台阶上,灌了一壶又一壶酒,神思却颇是清明,怎么都无法让自己一醉方休。

    苏晔之睡得并不安稳,即使身下是难得柔软的质感,也难以让他忘记地牢阴冷暗潮的感觉。

    他身上的伤还未好全,又因闻宛白的强行侮辱而颇是不愉,作为一个在感情上极度有洁癖的人,他只觉得现在的自己肮脏无比,而闻宛白便是让他变得肮脏的罪魁祸首。

    突然,他的耳朵动了动,多年来的惯性,使他不得不提高警惕,默默握紧了双拳。

    即使如今的他,犹如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毫无还手之力。

    “他睡了?”闻宛白淡漠的声音自门外传来,伴随着的是那胆小的小侍连声应是。

    苏晔之唇角扯出一丝讥诮,这女人何时还会顾念他的感受了。

    闻宛白破门而入时,空气随之飘来一阵浓郁的酒气。

    苏晔之本能地皱起眉,他不喜女子沾酒,闻宛白更是集齐了一切他所不喜欢的特质。

    闻宛白拎着一壶已空的酒壶,随手抛了出去,掷地有声,残落的酒水在空中划出美好的弧度。

    这一声巨响,让本便皱起眉头的少年,愈加不喜。

    他生平最是喜静。

    少年墨发轻披在身后,单手支着头,慵懒地睁开那双蛊惑人心的眼眸望向闻宛白,自带震慑人心的力量,仿佛他才是此处的主人一般。

    “醉了?”他并不准备与闻宛白多说什么,于是略表心意地问候了一下,可在闻宛白听来,更像是在敷衍。

    “本宫没醉。”闻宛白细细眯起狭长的凤眸,矮身坐在床畔,金丝的棉被轻轻下陷,突兀的寒气与酒香,弥漫在苏晔之鼻尖,挥之不去,他的眉头皱的愈深。

    而闻宛白则一把攥住苏晔之,冷冷拖起来道:“陪本宫去沐浴。”

    薄雾袅袅而起,笼罩着整个浴池,偌大的空间内,飘荡着暧昧的气息。

    苏晔之并没有过多的力气,此时的他还是分外虚弱的,所以被闻宛白毫不留情地丢下了浴池,洁白的丝绸被温和的池水浸透,隐约可见精壮的胸膛。

    闻宛白细致玲珑的身材完美地展现在他面前,若隐若现地露出内里绝美的风景。

    他轻轻叹了口气,慢慢地靠在边缘,仅存的几丝睡意已被吞噬得干净,余下几分理智用来闭目养神。

    闻宛白轻轻撩了撩垂在肩旁的发丝,心中有一口气堵着,无论如何都压不下,甚是烦闷。抬眸却见苏晔之正闭目养神,心下几丝讶异一闪而过。

    “苏晔之。”

    她轻轻唤他,软糯三分,情意三分,还有几分他人不曾有的干脆清澈。

    可这样干净清冽的音调,在苏晔之听来,宛如魔咒。他默默睁开眼眸,而本该在远处的闻宛白,已不知不觉出现在他身旁。

    他们离的是那样近,甚至连呼吸都夹杂着彼此的温度。

    苏晔之不动声色地移开距离,闻宛白便又靠近他几分,直到退无可退,他被逼至逼仄狭小的角落。“闻大宫主,有何贵干?”

    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苏晔之都无比痴迷于闻宛白唤他名字时的漫不经心,那是只有她能做到的从容淡然。

    闻宛白轻佻地吻上他的唇,须臾,温柔地埋在他的肩窝,声音有些闷,“苏晔之,你是不是也特别怨恨我?”

    苏晔之身形一顿,“所以,你是要对我下手了?”

    他并不知道,闻宛白为何突然转了性,竟还会有类似于忧愁的情绪。他从她的眸子里,竟然读到了伤心。

    念及此处,他心头闪过一丝讥讽。

    她欢喜与否,干他何事。

    闻宛白圈住他的脖子,肌肤与之紧密相贴,“记住本宫说过的每一句话,不管本宫今后如何待你,都不要忘记,从一开始,我是如何对你的。”

    她轻而易举地撬开他的唇舌,长驱直入,是从未有过的细致温柔。

    可苏晔之的内心,却未因这软绵绵的触感而被搅乱,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清醒过。

    或许是因吻得过于投入,苏晔之第一次能以一人之力推开她,他抬手狠狠擦了擦唇。“闻大宫主的技巧这般娴熟,想必是在许多男宠身上演练过。”

    “我苏晔之不喜欢这样的女子。”

    闻宛白笑了。

    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愈加凑近他,声音沙哑,带上几丝魅惑:“苏晔之,乖一点。你知不知道,上一个对本宫这样讲话的人,已经拖出去喂狗了。”

    苏晔之一愣,无奈别开脸。“你不然,还是杀了我吧。”

    ——————

    作者来给各位读者大大请安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