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九章 悉心调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闻宛白哂笑着将苏晔之的脸板正,迫使他与自己对视,玉指沿着他的眉毛一点点描摹。须臾啧啧赞叹:“本宫怎么舍得杀你?”

    她的目光充满了蛊惑人心的意味,在这狭窄逼仄的空间内,逆着光,自有一股蛊惑人心的力量。

    苏晔之沉在水下的手一点点捏成拳,一个个字儿从牙缝里蹦出来:“俗语有言,士可杀不可辱。”

    他着实不敢恭维这女魔头的心性,此话一出便有些后悔,这不讲道理滥杀无辜的魔头,整日里只知胡搅蛮缠,哪里会听他的片面之词。

    闻宛白的手不知不觉已滑至他的胸膛,苏晔之的心忍不住微微一颤。

    瞧,有些人嘴上说着不喜欢,反应却又这样诚实。

    闻宛白状似不懂地摇了摇头,语气妩媚妖娆,轻轻嘟起嘴唇:“可我不想听你说这些——”

    她挑起眉,眸中闪过一丝戏谑:“说你爱我。”

    苏晔之死死抿住下唇,对自己敏感的自己感到不适。而闻宛白后一句话,更是让他直觉一阵无语。

    这样的话,他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

    须臾,闻宛白抬手将他摁入水中,随之跟着贴在他身上,深深地口勿了上去。

    闻宛白从前虽荒唐行事,却不屑于去碰那些个男宠,唯一感兴趣的喻遥,却是个时时刻刻与她保持距离的,她想揩把油儿都很难。

    上一次她不过是趁其不备亲了喻遥一口,他差一点以死相逼。若不是他与穆夜有几分相似,她早便将他拖出去喂狗了。

    喻遥与他,是三分相似。

    苏晔之,却有四分。

    他的眼眸与侧脸,与穆夜如出一辙。只是即使这般相似,却绝不会认错,毕竟二人的气质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闻宛白选择让他成为她名副其实的男宠。只因为,他像穆夜,这便足矣。

    而在此之前,闻宛白从未想过,有一日自己也会这般沉迷鱼水之欢。

    闻宛白贴着苏晔之一点点浮出水面,抬起手理了理他散落在肩旁的墨发,彼此紧紧相挨:“告诉我,喜欢么?”

    苏晔之双眸微有迷离,喃喃:“喜欢……”

    闻宛白笑意斐然:“苏晔之,你陪陪本宫吧,本宫如今只有你了……”

    她的手逐渐蔓延到水下,柔荑撩拨至一处滚烫,灼烧人的心扉。她笑容愈发浓烈,朱唇轻启:“苏晔之,你对我有感觉。”

    由她盈盈一握,苏晔之忍不住低低浅吟一声。

    “苏晔之,抱我。”

    她得寸进尺,步步攻城略地。静待他成为她手中待宰的羔羊,抑或是一枚杀伐果断的棋子。

    苏晔之不由自主抱住了她纤细的腰肢,手中的柔软令他微微晃神。

    闻宛白笑靥如花,凑近他洁白的脖颈,循循善诱:“苏晔之,你想不想恢复武功?”

    苏晔之沉沉地望着她,一双清澈干净的眼眸虽浸染着情谷欠,更多的却是尚未被摧毁的理智。

    在听到她的这一句话后,他的眸中掀起惊涛骇浪。

    闻宛白莞尔一笑:“讨好我,你想要的,本宫都可以给你。”

    苏晔之如蒲扇般的睫毛轻轻扑闪,精致美好的容颜在雾气中渐渐染上浅淡的粉意。

    “说话算话么?”

    他难得盯着她的眼睛,轻轻问。

    闻宛白靠在他坚实的胸膛前,“你若是让本宫快乐了,本宫岂会有食言之理。”

    闻宛白的话就像猫儿的爪子抓在心上一般,直让人心痒痒,也抚弄得人心神荡漾。

    “本宫也想看看,你使劲浑身解数讨好我的样子,有多迷人。”

    苏晔之抬手,一点点拂落去闻宛白身上仅存的一件薄纱,在目光触及那近乎完美的酮体时,喉结禁不住滚动了一下。

    闻宛白妩媚一笑,指了指自己明艳的嘴唇,“苏晔之,吻我。”

    苏晔之闻言,却未行动,他生平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此时未免多了几分犹豫。

    更何况,在他看来,两情相悦,夫妻之间,方可如此。

    前次他毫无还手之力,任闻宛白欺凌,已是他毕生耻辱。今夜却不同,他若是主动,形势便会逆转,他将就此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可此时已由不得他。

    即使内心是这般厌恶她,身体却不可避免地与之契合,多么讽刺。

    闻宛白轻轻将脸埋进他的胸膛,眼角落下一滴眼泪,落入一池温水。

    她用细小温柔的声音,唤了一句:“阿夜。”

    那般温柔,那般惹人垂怜。

    苏晔之身子一僵,眸中闪过一丝讥诮。不过,他倒是从未见过,这个女人如此脆弱的一面。

    闻宛白嘲讽一笑,“苏晔之,是不是很绝望。”

    苏晔之压上她的红唇,堵住了那喋喋不休的后话,学着她的模样,缱绻一吻。

    闻宛白却适时地推开他,讥诮地说道:“你知道么,你这双眼睛,有多像他。”

    这些话无疑激怒了苏晔之,让原本不敢轻举妄动的他也变得狂躁起来。

    闻宛白似乎十分痴迷苏晔之的身子,颇有几分谷欠求不满的意思。

    良久,苏晔之抬手,轻轻拂了拂闻宛白的碎发,突然发现身体中有一股纯净的气息窜动,双手逐渐有了力气。

    闻宛白勾唇,有些嫌弃:“也不过如此。”

    她动了动有一些麻的身子,吩咐道:“抱本宫上去。”丝毫没有方才途遇高。潮时嘤嘤哭泣的凄惨模样。

    但苏晔之的脑海中始终盘旋着闻宛白方才悲伤绝望的发问,明知自己不该同情这大魔头,却止不住好奇她的过往。

    他还记得,闻宛白问他,为什么不肯多求一求她,不肯多看她一眼。

    她这是将他当做穆夜了罢。那个被伤了眼睛的副宫主,被闻宛白这种女人喜欢,还真是可怜。

    苏晔之默默想。

    ——————

    哎呀呀这一章可算是补齐了,我今天尽量再更新一章呀~今天作者又上了一天课,忙忙碌碌的也没什么时间码字,前些天因为情绪上的事断了更,酒酒挺愧疚啊,这些天尽力不断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