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十章 桑之未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桑颐舔了舔唇畔上早已干涸的血迹,目不转睛地盯着昏黄灯光下,那身披黑色斗篷,只露出尖细下巴的人。

    “师兄,当初你就该杀了她。”

    乾枫自怀中掏出一个白玉瓷瓶,闻言手轻轻一顿。“如今的水月宫,正是世人口中的是非之地。桑颐,我劝过你趁早离开。”他说罢取出一颗黑色药丸,仰头咽下。

    桑颐原本还在委屈,闻言便愤愤不平起来:“师兄怎么帮着一个女魔头说话,更何况,我也是水月宫的弟子,凭什么要离开。”

    她从前可是老宫主最为宠爱的弟子,何时受过这般委屈。

    乾枫渐渐恢复了力气,取出一片方帕慢条斯理地擦拭了一下唇畔上的鲜血,这才上前,研究起束缚住桑颐的枷锁。

    乾枫的沉默让桑颐有些不岔:“阿枫哥哥,你不喜欢桑儿了么?”

    闻宛白每次与人讲话时,都带着一股子与生俱来的高傲。哪怕不端着宫主的架子,也有着一分居高临下,睥睨天下的气势。

    桑颐却是截然不同的,她讲话时总是一副温温柔柔的模样,即使是与人争吵,也端得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心不自觉地偏向于她。

    即使现在的她衣衫褴褛,残破的衣服上沾满了干涸的鲜血,蓬乱的头发下,更是一张毁的几乎难以辨认的脸庞。

    即使她的声音,夹杂着四分沙哑。

    闻宛白面对困境时的一身傲骨,激起的从不是旁人的怜爱,而是一腔想将她的每一根傲骨击碎的野心。

    乾枫毕竟是一个有感情的人,更何况,在他做暗卫之前,是这些师弟师妹心中宽容忍让的大师兄。他对每一个人,都怀揣着美好的期盼。即使如今的闻宛白,是这般的可怖。

    果然,在听到桑颐如此委屈的声音后,乾枫一个八尺大汉竟然不由自主地软了软音,低声哄道:“师兄自然是最喜欢桑儿的。”语罢,抬手小心翼翼抚上桑颐蓬乱的头发,“桑儿最是爱干净,在此处委实是吃尽了苦头。”

    桑颐意识到此时正承受着师兄久违的关心,心满意足地眯了眯眼:“只要师兄还是喜欢桑儿的,桑儿便是再苦也是甜的。”

    乾枫的心因着桑颐悲戚委屈的声音微微一颤,但理智很快将他拉回现实。“师妹,我们两个,只有一个可以离开。”

    “你听着,我如今是她的暗卫,无令不可离开。”

    “所以,我只能将你放走……”

    在这漫无边际的寒夜,他的声音亦染上几分冰冷,可在桑颐听来,却是这些阴暗的时光里,一道触手可及的光。

    乾枫挥手以内力斩断铁链,桑颐顷刻失去压制,一时失力直向地上扑去,幸而半路被他扶住。

    待她站好,乾枫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桑颐不禁忧心道:“师兄,你还好么?”

    乾枫摇摇头,擦干唇畔的血迹,又自白玉瓷瓶中取出一颗黑色药丸服下。

    乾枫永远也无法忘记,闻宛白方才离开时,心痛到极致的目光。

    他微微晃神,以至于桑颐唤了几次,才堪堪回过神来。

    “师兄,水月宫如今是她闻宛白的地界,早已无我们的立足之地,你若是放走我,她必定会震怒,到时若是害得师兄不测,桑儿会愧疚一辈子的。”

    乾枫沉吟片刻,对上桑颐难以置信的目光,微微一笑:“我信她不是那样的人。”话虽这样讲,他的笑容温润中透露出几丝惨淡的意味。

    桑颐不再争辩,长久的囚禁生活,让一时恢复自由的她感到有几分不真实的眩晕,手脚皆绵软无力,使不上任何力量。

    乾枫抱起早已折磨得不成样子的桑颐,一步步向门外走去,今夜,哪怕是以命相抵,他也要将桑颐送走。

    只是一路皆出乎意料地顺畅无阻,令他有些惴惴不安。

    皎洁的月光轻轻挥洒在人间,石阶上尽是醇厚的酒香,一连多个酒壶散乱地陈列在视野内,宣示着那狂傲不羁的女子荒唐的行径。

    闻宛白从前是不会饮酒的,只要沾了酒,便只是小酌一杯,都十分易醉。

    有一次,闻宛白便因偷沾了酒,而闹了个大红脸,最后还是他为她收的场。

    可自从她做宫主以后,似乎便爱上了饮酒。她再也不是过去一杯便倒的少女,甚至隐隐有了千杯不醉的气势。他只是在暗处默默瞧着,都禁不住发出感慨。

    “阿枫哥哥,你怎么了?”桑颐任由他抱着,艰难地探起头,呢喃了一句:“所幸未见到那个女魔头。”

    大概是因为乾枫的怀抱过于温暖,竟令桑颐起了贪恋之心,本就不大清明的头脑竟被熏得昏昏欲睡。

    乾枫拍了拍她的肩,“师妹,不要睡,你现在很虚弱,我怕……”

    桑颐抿抿唇,掀开眸子,“师兄,桑儿晓得的。”

    乾枫此时转抱为背,黑色斗篷下一双漆黑的眸微微闪烁。他突然顿住脚步,似是漫不经心地问:“闻宛白为何会这般针对你?”

    桑颐的睡意因这一句问话消散的尽净,她勉强稳住心下的慌乱,小心翼翼道:“师兄何出此言?”

    乾枫继续抬起脚往前走,不动声色地应道:“只是很疑惑,她为何唯独对你有这么深的敌意。”

    桑颐瘪瘪嘴:“她喜欢阿夜,可这水月宫上下何人不知,我本该是阿夜明媒正娶的妻。”

    乾枫略作思量,还是为闻宛白说了几句话:“据我所知,闻宛白平日里虽然手段凌厉,但不屑于用卑劣的手段去伤害一个人。”

    整个水月宫戒备森严,随处可见玄衣的守卫,唯独闻宛白的书房外纤尘不染,空荡无一人守。

    只因闻宛白喜怒无常的性子着实不是寻常人能忍受的,传闻她某一夜酗酒,杀尽了那一夜守在她附近的人,而见到那些人尸体的人,皆不敢再靠近闻宛白半分。

    闻宛白性情不羁,喜好自由,自然不喜欢被人看见自己的狼狈。

    因此,乾枫并不担心会有人突然出现在此处。

    但若是想出水月宫,便难如登天了。

    ——————

    和昨天一样,字数不够明天补,昨天的那一章不小心涉h了……对不住呜呜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