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十一章 一叶障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闻宛白秀眉微颦,猛然推开他。苏晔之反应不急,被推入身后水中,呛了几口水,如泼墨般的秀发再经水浸润,一寸寸贴在肌肤上,精致的挑不出一丝错处的脸庞在灯火下愈加迷人。

    她沉沉抬眸,眉眼间再无半点情欲浸染的痕迹。

    “滚出去。”

    她一字一顿,冷硬如石。

    而她微微抬起的右手,正在微微颤抖,似乎是在极力隐忍着何事。

    苏晔之却是无半分留恋,缓了缓身形便一声不响地套上长袍,转身离开。

    闻宛白死死咬着下唇,几近沁出血来。

    良久,她森然一笑。

    “来人,替本宫更衣。”

    苏晔之已在外间换上一身蓝衣,还未走远,便听见闻宛白的声音远远传来,门口的小侍匆匆忙忙地跑了进去。

    他的身上,还存着那女子的馨香,甚至弥留在唇齿间,经久不散。

    他努力地遗忘方才发生的一切,可每一帧都记得那般真切,令他忍不住面红耳赤。

    她还真的是将他当做一条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致力于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羞辱他。

    这偌大的水月宫,哪里有他的容身之处。他欲离开,抬脚却不知去往何处。

    闻宛白穿戴整齐,悠哉悠哉地迈步出门,立于石阶之上,居高临下地望着那低垂首的男子,颇有些意外,“你为何不走?”

    苏晔之低眸,敛下眸底讥诮:“宫主并未告知晔之滚去何处,晔之不敢擅自离开。”

    闻宛白的心情似乎很好,弯了弯眉,瞬间到苏晔之面前,一只手轻轻抚上他的容颜,少年蒲扇般的睫毛轻轻扑闪,泄露了他此时真实的情绪。

    “苏晔之,做戏要做全套。”她凑近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脖颈,令人心痒难耐,偏偏欲罢不能。

    苏晔之未及做出反应,便被闻宛白强拉着走出几步。

    “走,本宫带你瞧一出好戏。”

    如今正是半夜,应是熟睡之时,他偏生了无睡意,还跟着一个他从不屑于相与的女魔头胡闹。倘若让他的同门知晓,他必定会成为师门耻辱。

    闻宛白给了乾枫近乎一夜的时间,她倒要看看,这位一向宽厚的大师兄,有没有本事从她的地盘上把人带走。

    如今的闻宛白,即使是随手一挥,也足以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一瞬消失于这尘世,而他方才生生接了闻宛白一掌,若不及时调理,必将落下病根。

    原本以乾枫的本事,做到来无影去无踪,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

    现在他以残破之身带着桑颐,无疑是雪上加霜。

    双方颇有默契地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各怀心事地在黑暗中前进。突然,乾枫深深顿住了脚步。

    那一身白衣的女子盈盈而立,眉眼妖冶如画,笑意斐然:“乾枫,你也不乖。”

    她的斜后方,站着一位唇红齿白的少年,眉眼如画,眸光流转。分明要比闻宛白高半个头,却做着谦卑的姿态,气势上短了一大截。

    那感觉颇是奇特,分明是该睥睨天下的人,却匍匐在一个女人脚下,甘愿为奴。

    桑颐在这悠长婉转的音调中惊醒,眸中染上一点点难以置信:“闻,闻宛白?”

    “乾枫,亏你是本宫的暗卫,为何不想想,若无本宫授意,你们可还能够活着站在这里。”闻宛白嗤笑一声,娓娓道来,并非讥讽,而是难得大发善心地解释。

    苏晔之低垂眉眼,目不斜视,对闻宛白阴晴不定的性格早已习以为常。

    乾枫微微一愣,看了看四周每一棵都近乎相似的树,恍然大悟道:“你竟在此处布了阵法?”

    怪不得他走了这么久,都如在原地踏步。

    闻宛白掩唇一笑,眸中却俱是森然冷意:“还不算太笨。”她随手丢了一把匕首过去,“乾枫,本宫给你两个选择。”

    “要么杀了她。”

    “要么,自我解决。”

    那匕首砸在乾枫脚边,在月光下显得格外耀眼刺目。

    乾枫手一顿,竟将桑颐直直摔了下去。

    桑颐惊呼一声,虚弱地倒在一旁,“师兄不必管我,今日杀了我,来日必教她血债血偿!”

    闻宛白噗嗤一声笑了,漫不经心地说:“真是聒噪。”

    乾枫矮身拾起那一柄匕首,锋利的感觉刺痛了他的皮肤。

    “暗卫本是为护卫历代宫主而生,你既然亲自选择我,恐怕是不会希望我匆匆了断自己性命的。”

    他的声音低沉醇厚,令本置身事外的苏晔之微微抬头,可惜只看见黑色的斗篷下白皙的下巴。

    闻宛白挑眉,“你知道该怎么做。”她踱步至桑颐身前,弯腰捏起她的下颌,啧啧赞叹:“关了这么久还是伶牙俐齿,本宫当初怎么没将你的牙都拔了呢。”

    桑颐狠狠别开脸,啐了口唾沫:“别拿你的脏手碰我。”

    “手刃同门之事,实非我所愿。所以,抱歉。”乾枫说完此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那干净的不然尘埃的少年身后,手中锋利的匕首已横在少年脖上。

    “宫主,你敢带他来,想必他在你心里的地位一定不低。”

    苏晔之嘲讽地看了他一眼,带着几分悲悯的语气对他说:“你想多了。”

    他还未及思量话中深意,右手便受到一股力量的重击,匕首徒然落地,发出一声脆响。

    闻宛白适时收回手,声音冷冷,“本宫费尽心思,引你出来,可不是为了让你在我面前表演兄妹情深的。这一套,本宫腻了。”

    她摇摇头,叹了口气:“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

    “苏晔之。”

    她的眼眸微微闪烁,在触及苏晔之时,焕发了新的生机。

    苏晔之心平气和地望了一眼紧紧握住右手,一脸痛苦的乾枫,识趣地捡起那柄匕首,抬脚走向闻宛白,低声应道:“我在。”

    闻宛白满意地看了他一眼,慵懒中透露着三分惬意。“你知道该怎么做。”

    ——————

    终于补好这一章了,我努力不断更,在此基础上,如果有时间,尽力把之前断的更补回来。

    谢谢每一个点进来的兄弟姐妹,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